首页 > 盲婚哑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4】.初步恢复

人护送,然倒觉得安全多了。只氏闻言,迟疑。

才想起古代男女授受亲,徐东个陌生男子,怎好送守寡的氏回家村呢?

俗话说,寡妇门前非多,虑实属正常。

徐东虽家的情况,却知道己那般言语唐突,便道:“在下思虑周,莫怪。”

“徐大哥乃好意,妾身怎能怪罪?”氏言罢,又道:“想必那人应该还没那么快追来,届时我们已经出城,那人应当就没了办法。”

徐东闻言,觉得理,正想再说什么,却忽然猛咳起来。

然见徐东咳嗽得厉害,寻常风寒,便上前抓起徐东的手诊起脉来。

氏见般动作,明所以,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在做什么,徐东却步道:“只偶感风寒,习武之人,过段日子便好了。”

然闻言却皱起眉头,徐东的脉象,哪里只偶感风寒那么简单?

看着徐东隐约表现出的咽喉间的适,结合起脉象,然已经能断定,徐东若再重视,接下来等着他的就慢性扁桃体腺炎,心内膜炎等更为严重的病。

医疗设施技术落后的古代,要得个心内膜炎,严重者要人命的。

毕竟徐东今日算救了己和氏,了在氏面前暴露东西了,而且,日后氏总会知道的。

思及至此,然便指压徐东手上的合谷穴,先将徐东的喉痛与咳嗽止住。

“咦,小大姐,你还懂穴位?”徐东惊讶道。

然点点头,随后又去街旁的写字摊上,用五文钱买张信纸,并借了笔墨。

三两下便写好张药方,还重视可能导致的后果并写上,随后便把写好的纸递给徐东。

徐东接过看,字迹清秀,那药材的名字,样的。至于后面写下的重视,严重可能会致死的话,却让徐东狐疑。

小大姐之前能把小主子救回来,想必医术的,届时己去找大夫再看次印证下便可。

“多谢小大姐提醒,钱银子,还请收下。”徐东从怀里掏出钱银子,直接给了然。

然接过收下,心中美滋滋的,己来到古代赚的第笔诊金。

至于氏在旁看着,却阻拦插话的意思。虽然她知道女儿的医术从何学来,但她相信己女儿会做坑蒙拐骗的事。

至于徐东给的银子,氏虽觉得之前徐东救过她们,应该再要银子,但因着曾救过徐东主子的事在前,份人情,如此来,收下银子应该的。

“徐大哥既然抱恙,便早去药堂取药吃吧。妾身便带然然回去了。”

氏告辞道。

徐东略作犹豫,便应道:“那在下就送你们了。若人真的找上你们,就来悦来客栈找我。数月之内,我都会在那儿。”

留下了联系方式,徐东便走了,而氏原本打算带着然直接出城回家的,却然拉着比划了好半天。

“你要去集市买东西?”氏皱眉问道。

她虽然想要买什么,可她却知道己的钱多,如今又没好的进项,毫都得用在刀刃上。

然进来吃了太多苦,难得然想要买东西,己怎么能拒绝呢?

想到儿,氏便再犹豫,带着然向青山镇的集市走去。

到集市,然便迫及待地找到卖生姜的地方。

“生姜两文钱块。”

摊主见人站来,便道。

然估摸着三五块就足够了,记忆中被灌下的哑药份量并多,毒性没那么大。

随即取出十文钱买了五块,便转身准备和氏回去。

氏却意外然身上怎么会铜钱,结合起之前那人追来,所说的永济药堂之事,再她此时发现然身上的葫芦早已在......

“然然......”氏叫住然,但张了张嘴,什么出口。

罢了,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么懂事,氏又欣慰又觉得难过,若秀才去世得那么早,双儿女如今怎么用吃样的苦。

然见多说,默许了她的做法,总算松下口气,意味着以后己做事会更由。

因着出城之时,便已晌午,氏怕然饿着,便拿出老板娘给的包子递给然,己却没吃。

然看在眼里,想要改善生活的想法越发迫切。

等把嗓子治好之后,便去山上趟,若能找到野生的药材,便能拿去药堂换钱。

在古代,还没大面积的药田种植,少药堂都需要从专门靠采药为生的人手里收集药材,或猎户,偶尔识得药材的,会顺手带回来卖给药堂。

路平安无事。

回到家中,然便将生姜汁做好,数日服用之后,已经能够沙哑着开口,即便如此,已经让氏喜极而泣,当即便拉着然去给秀才的牌位上香,说秀才终于在天灵了。

仅如此,氏还托人捎信儿,把在青山书院的浩给叫了回来。

浩听说家妹妹能够再次说话的消息,长久以来在心底聚积的责感终于减轻了许多,他直觉得妹妹失声皆因他的病而起。

随即浩便收拾好东西,急忙往家村赶,路患得患失,生怕己听错了。直到见到然,听她沙哑着嗓子叫出声哥哥,心中的大石才算放下。

当日,向只糊糊与酸菜的桌上,破天荒的多了份红烧肉,虽然只寥寥数块,但对个家来说已非常奢侈。

然没想到仅仅能沙哑发声,便让氏与浩激动至此,直至刻,然才觉得天外来客,少了那份异世的孤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