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缘起苍穹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8 卢家明的邀请

“所以为了她好!请您远离她吧!离开这个学校吧!拜托您了!”那个导师又朝着我深深鞠了个躬。

“谢谢您对灵药这小妮子上心!她有做得地方!我这边给您道歉了!”我由衷朝着那个导师鞠了个躬。除了我以外这应该是唯个会灵药那家伙考虑了吧。就冲这点他就值得我鞠这躬即使他心里如此上我。

“这!”那个导师显没料到我会这做愣住了。接着我缓缓挺直了身腰道,“然而我深感抱歉。我无法答应要求。学校我可以离着灵药远远耽误她学业但是她始终是我妹妹。我是可能离开她!更可能离开这学校!”

“既然阁下如此执着下也多说什了!”那个导师冷冷转过身,“恕我直言,这只是给灵药添加累赘影响她学业。我没见过有这自私哥哥为了自己利益硬要牺牲自己妹妹伟大前途。这种迟早遭天谴!”

说完了那个导师便是头也走了。我有些无奈望着那个导师离去,我白这个导师是真心为灵药着想可是现能离开如果有选我绝会选择留这里耽误灵药前途。

“喂!小鬼没事吧!”双大手搭肩膀。我回过头那带着满脸胡渣凶神恶煞脸让看得如此让顺眼。

“没!没事!”我忽然感到阵眩晕。身上疼痛更厉害了。我觉得身体受控制了便是眼前黑。而我失去知觉摔倒时候。伸手接住了我。

“这个小鬼已经精疲力尽了还死撑着!真是个有趣家伙!”只手托着我只手扶了扶眼镜。随即他看向四周看戏那群大吼道,“这群小兔崽子还看什?还看够?赶紧给我回到座位上坐好了!这节课上课了。自习然后好好给我反思下别班同学过来打我同学伸手援助还冷眼旁观甚至加油助兴。这就是老师教给同学互助精神?下次如果再有这种情况话就全部给我去走廊罚站吧!我教学生可以打过别但决能让别看笑话。自家内讧下次出去别说我学生,我丢起这!以后谁敢来我班放肆话,给我打他呀。出了事我帮撑着。特别是班里男生要爷点。班里被打了传出去话是笑话我班真是个孬种班。抬起头也是懂了?”

“知道了!老师!”众似乎发觉自己真做错了,羞愧低下了头小声应道。

“大声点,没吃饭?”道。

“知道了!老师!”

“有来我班级搞事打同班同学怎办?”

“弄死他呀!”个带头喊道。随即众纷纷响应。句弄死他呀震天响。众热血似乎被这句话带动起来。

“恩!这还差多!这节课安静自习元素理论知识!我带这小子去医疗室!记得保持安静要大声喧哗知道?”将我抗肩上对着他说道。当然这切都我失去知觉情况下发生我是知道。然我还能被这个家伙小小感动把。

窗外则是有中年男子远处注视着这幕。那中年男子望着这禁有些皱眉,“袁院长,这样妥吧!我学院是鼓励学员打斗只有他多打斗才能多激励他斗志才能更快晋升。而他班级团结这套有点违背学院初衷了吧!”

“随他去吧!林卡!”那个袁院长罢了罢手道,“没错!学校初衷确如所说但是今天这幕也让我有点触动。我校园是要培养才推进他努力进步让他成为国家栋梁但是这样麻木现象真是我所追求?虽然这样乱世让他早点懂得弱肉强食道理是没错然而这样顾情谊生存方式值得我深思啊!或许他看得比我更透彻啊!”

“要说教学本事话恐怕我如他啊!要知道他教出来学生都简单角色!”袁院长说道,“毕竟他可是皇德学院标杆教师。”

“袁院长,我大懂!为什好好皇德待非要跑来我青竹学院。我想出这里有什值得吸引他地方?”林卡道,“说他来到这里所图什呢?”

“阿左!记得这个?”袁院长道,“传闻这个家伙跟关系匪浅!我想他就是冲着阿左来!”

“阿左!”林卡有些震惊了,“那个家伙是被诛杀了?难道他没有死!居然会跟这危险物有瓜葛!院长如果是这样话贸然让来当我导师恐怕会有所妥吧!皇德那边会有意见?”

用担心!”袁院长道,“据我所知是自己向皇德申请辞去皇德导师身份然后来到青竹这边当导师。皇德内部也同意他做法。”

林卡没有说话,袁院长继续道,“林卡啊!我知道有众多顾虑!甚至还质疑能力。过我还是坚持点只要是对学院有帮助事我就该犹豫去支持。到来或许未来会带来麻烦但何尝是对于我学校有更多机会给孩子更多更好学习条件。毕竟他是出自皇德那边他所看到东西要比我这个穷困地区看到多。?”

白了!袁院长!”林卡道。

“林卡啊!我知道有时候很难接受教学理念!但我希望能多多帮助他下。或许他带这个班会让领悟些东西!”

“知道了!袁院长!我会暗中全力帮助带好这个班!”林卡郑重说道。

“那就好!”袁院长抽出个烟筒叼嘴边,林卡帮他点上火。他惬意抽着望着蔚蓝天空长长呼出口烟,“四中未来就要靠这些孩子了!”

三天后。校园医务室外面。我正悠哉悠哉望着蓝天白云。瓶水递到我面前,“喂!这小鬼借着养伤名头这样偷懒好?要知道我可是老师。这样肆无忌惮我面前表现懒散说我是该好好教育顿还是假装看到呐?”

“无所谓拉!老师!”我很随意接过手中水道,“没看到那群老师对于我这个社会废材副厌弃表情,他还巴得我偷懒别去课堂上课好耽误了其他高贵子弟学习。”

“得了吧!适当偷懒就好了!”随手从口袋里抽出根香烟塞入口中。右手指打了个响指,簇小火苗便是蹭了下点燃了香烟。重重吸了口道,“我翻阅过这小鬼学习档案。这家伙基础理论都是优秀。除了没办法考核过学校测验以外学习上没有什操心事。让老师又爱又恨。爱那天才学习能力以及修炼天赋。恨无法完成他指标。学校内话令头疼捣蛋鬼!几乎吃过亏来着。”

般天下第三!”我拧开水瓶重重灌了口,“这世界如此无趣真多!我看来还是这白云蓝天比这群无趣好看多了!”

“小鬼!有没有想过学校呆着这样境遇是无法得到改善!”吐出口烟,“现基本理论知识扎实了!学校很多魔法武技却无法修习参考,因为是唯个拥有特殊元素之力,整个大陆类历史里没有存特殊群。或许这里很多其他学生他可以通过图书馆通过老师指导顿悟学习武技而这只能耽误最宝贵几年。对于而言。最好路莫过于去提前参军从生死历练中得到成长就算顿悟了武技也能恶劣环境中学会生存。很多强者并是天生就强大而是次次生死徘徊之中生长历练出来!又或者可以离开学校趁着这几年时光去游历大陆。虽然类史上没有存这样特例空间元素类但是这个世界那辽阔或许可以发现其他神奇物种存着跟元素之力。或许到时候就可以学习到修炼武技法则也定!”

白!但我无法接受建议!”我淡淡道,“我会选择离开!但现是时候!”

“哦?”道,“知道对利为何要硬抗?能告诉我原因?”

“无可奉告!没事我先走了!老师!谢谢水!”我毫犹豫踏着脚步离开。无论是我对这位老师有多少好感但是触及到要让我离开这个学校话办到!因为我有非留下理由。

“既然想留这个学校!我可以培养成长。或者能成为我徒弟?”话从我身后响起。我猛然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