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缘起苍穹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 丢失信仰的剑

“轰!轰!”道闪雷从而落。森林里个红发少年抚摸青色的剑。雨滴“淅淅”的掉落而下。落在的头发,落到的身上。少年丝毫在意。似乎这个世间上没能令在意的事物般。细的看这少年竟是双眸暗淡。整个便是如同没灵魂般。知世间什么事能此正青春的少年竟是如同行尸走肉般。

雨滴逐渐的大了起来,渐渐的连成线,那声音也由“淅淅”变为“哗哗”的顺流而下。那少年依旧为所动。如果是那抚摸的动作还在继续倒也像极了个雕像。剑发青色的光芒在这灰暗的地之中散薄光。

“咻!咻!咻!”几道影从降落。个蓝发少年为首的几个来到了红发少年面前,其中呵斥道,“呔!大胆叛徒左,盗取皇德之宝苍穹剑。杀害师长。残害同胞。还速速束就擒!”

为所动继续擦拭穹苍剑。蓝发少年拦住了那个,上前步,“左兄曾是皇德学院之骄子。年纪轻轻又成为了皇德的十大魔导师之,是大罗顶尖的高很好的前途,要执迷悟。交出苍穹剑。跟我起认罪。相信皇德学院会爱惜的才能从轻发落!”

“苍穹剑!”左终于是点反应了,的双眸还是样的无神。呢喃:“知道么?把剑要是丢失了信仰,没了守护的,那它便如把废铁。哪怕它曾经是神兵利器绽放它绚丽的色彩。而旦信仰没了它便是如同这黑夜般沉寂。而了爱,没了心。便如同这行尸走肉般。虽然活的意义又何在?”

左兄!”蓝发少年忍住道。还没说出口,身边的便是嘲讽道,“是想说苍穹剑是废铁么?我说它是神兵利器。看它还发光芒。这是只神兵的光芒。废铁?只这样的傻小子才觉得是废铁!”

“是么?”左望上的苍穹剑道,“是神兵么?为何谁都保护了?把没信仰的剑。把连守护的都保护了的剑。为何还能被称为神兵,绽放神兵的光彩!”

左说,那苍穹剑的光芒竟真的点点消逝掉,最后黯然无光称为了把漆黑的剑。左望剑,“我就说了这只是把废铁!”

说完便是将剑重重插。这个剑便是没入了土地。

“住这个孽障准破坏神剑!”蓝发少年身边的扑了出去。这动。全也都动了,都扑向了左。蓝发少年见所扑上去,也是只能上前。

“想动?”左的右背突兀的出现了个青红相间的“冥”字。瞬间黯然无神的眼睛变得血红。股凌厉的杀谬之气从身上爆发而出。

好!”所顿时心漏拍。左右已经出现了道阴冷的黑雷直扑众而起。

惨烈声从四周响起。瞬间鲜血染红了这个宁静的学校。只是瞬间。除了蓝衣少年以外所都被干掉了。而此刻也是冷汗直冒。因为左的那道黑雷就距离的额头到几公分。要是微微往前推。那么就会跟那些样成为这校园的其中个残骸。

“怎么?害怕了!”左的声音传来,“身为皇德第护卫长。曾经号称皇德最瞩目的才的,也知道害怕了,凌学长!”

的身体忍住的颤抖死咬牙间,“这到底是什么力量。这的力量,左!这是属于的!究竟怎么回事。之前我跟交过根本没这样邪恶的力量!左难道真的步入魔道了么?”

“魔?哼!什么是魔?心就是魔!知道这股邪恶的力量哪里来的么?那是来自于们的贪欲。知道这样的贪欲带来怎样的幸么?类总是如此的贪婪,所以才会那么多的幸!”左脸部变得狰狞。的双眼充斥猩红。股狠厉又暴躁的气息冲而起,“感受到我的愤怒了么?”

这可怕的气息瞬间席卷了凌的整个身体。凌犹如堕入冰窖。已然感觉身体受控制了。要死了么?凌看见左右微抬。闭上眼睛。接下来就该是这招落在的脑袋上了。要结束了!想到我堂堂的皇德护卫长。居然会惨死这个地方。真是甘心啊!

“轰!”凌只觉得阵刺耳的声音从的脑袋旁穿过然后便是感觉身后轻便是重重摔了下去。

“怎么回事!”凌猛然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没死。抬头看了眼,左的右缠绕的浓厚的黑气。背上的青红交间的“冥”字却是更加的鲜艳。无意间瞥见了自己身后。竟是硬生生被砸出整片的的窟窿。。整个土地生生塌了遍。瞬间只觉得冷汗淋漓。该庆幸那拳是砸在身上,估计连渣都剩了。

左右的黑气越来越浓厚了,身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了。忽的左冷哼道,“区区魔气还想影响我!”

说完,凌便是又被接下来的幕惊呆了。抓住右猛然撕,便是将整个右生生撕了下来仍在地上。右落地竟是将地上腐蚀了块。还发出了“嘶嘶嘶”的声音。凌完全愣住了,发觉自己的脑子完全无法消化所所见的信息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凌脑子里回荡的就仅剩下这句。眼前的这切完全超出了的想象。

“滴!滴!滴!”左的右臂已然空空如也。鲜血染红了的衣服渗透到地面。左的脸显得些苍白了。凌。此刻左的双眸回复了澄清但看到的是双眼里的死寂。

“这家伙眼里透露的死寂是怎么回事?”凌是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呆呆的躺在那里。

“看在曾经是我学长的份子上,这次我放过!”左转过身缓缓道。从的背面凌完全看左的表情,“回去告诉皇德的那群老家伙,苍穹剑我左收下了。蔡永生跟蔡小艺也都是我亲杀掉的!如果们想要夺回苍穹剑。我左接便是!还次,叫追杀我的话,记得叫多点,叫些厉害的。像这样的虾兵蟹将完全够看!我可是每次都能好心情大发慈悲放过!”

说完左便是头也回的缓缓向前走。凌身体在颤抖。动啊,动啊!凌内心对自己说。越走越远的身影,猛然间终于站了起来咆哮道,“左!给我站住!为什么?为什么杀掉蔡永生,为什么杀掉蔡小艺!个是未来的丈兼老师,个是的未婚妻!们曾经是最在意的,曾经信誓旦旦要保护的,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如此丧心病狂对们下此毒!”

左顿了下,“懂得什么叫力量么?那种被充斥全身的喜悦,地掌控的愉快感,这样的凡怎么能理解!最极致的力量。这就是我想要的!而们居然妄图阻止我得到这样的力量,们该该杀!”

这个混蛋!”凌怒了,猛然冲了过去。这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是实力左,但就算拼上性命也要跟左同归于尽。

“凌学长!是觉得现在冲上来跟我拼命,赌上同归于尽的想法就算没办法拉起死也至少能把我重伤?”左猛然间回头瞥了眼凌

竟是硬生生被定在那里。这是什么眼神。会被杀掉!凌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我居然还想跟这家伙同归于尽。左转过身。缓缓的走向凌每走步,凌的压力便是多分。凌的冷汗直下。身体却是绷直敢动弹。左缓缓的从凌的身边略过。空荡的右袖轻微的擦过凌的身上便是径直朝远处。雨水淅淅的落下。淋湿这两的头发。左越身而起消失在了半空中。

直到左离开。凌径直坐在地上喘粗气。回想刚才那幕,汗水禁滴了下来。这个家伙的实力好可怕。愧是皇德的第。回想那时候自己还单切磋,被自己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这么短短几年时间。自己已经只能望那个家伙的背影了。凌叹了口气怔怔的看这雨水。过那个家伙已经背叛了皇德了,这是个很棘的问题啊。要是处理好到时候估计要死很多了。这样想凌些懊恼刚才没能拦住左。

“踏!踏!踏!”阵脚步声在雨中急行。便是“嗖!嗖!嗖!”的几声。几道身影便是出现在凌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