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抓错壮丁后[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

秋铭意味深长看了他

树后退步,身体紧贴着墙角,瑟瑟发抖:说什么呀,你干嘛么看?嘤嘤嘤,你吓到了,赔!

:MDZZ

人群中走出名中年大叔,大叔:“你们好,叫于远,你们就是救助站派来救人吧?”

秋铭松开被自己按在地上人,他站起身,条不紊拂去衣服上灰,才同于远握手,:“秋铭,些都是队友,起来接你们人。”

于远还接话,趴在地上人站了起来。

他叫陈彪,长相清秀,与名字十分不符。

陈彪揉着胳膊和腿,忠心:“兄弟,你真厉害,手劲真大!就那么弄,就动不了了,哈哈哈!”

树眼角抽,差点把假睫毛抽掉,人可能自虐倾向吧?被队按在地上揍竟然还敢笑?

于远拉着秋铭去旁谈话,树闲着无聊,抽出任务面板看了看,OOC数值(1/100),他眨了眨眼,下秒,1变成了0。

树抓狂,紧急敲系:“是什么情况!”好不容易才点!

安慰他:“淡定,其实你10点,已经掉光了。”

树:“……”点都被安慰到。

慢悠悠:“亲爱宿主大人,小系昨天提醒过您,任务目标怒气值+10,您所OOC数值点每小时下降1点。”

树望着秋铭,目光充满怨念。

秋铭感觉到他目光,回头勾唇笑,又宠又苏。

当场就姑娘准备去告

树被他眼神秒杀,低头数蚂蚁。

他暗搓搓:“系们打个商量,你把数值还好好完成任务,给你拿个优秀!”

:“……做任务是你应该,谢谢。”

秦岚拉拉他胳膊,:“姐姐,陪上厕所。”

树抬头瞄了她眼,他抱着自己肚子,往墙上歪,装:“哎呀,刚才好像动了胎气,会儿肚子疼,哎哟~疼~”

秦岚:“……垃圾姐姐。”

甩手自己去了,树看着她背影,幽幽叹了口气:大男人,总陪你去厕所也不是个事啊!

秦山等人已经去探路了,他们要从三楼直接跳到楼,而于远队伍里不少柔弱女性,女同胞身体素质使他们直接跳下去计划无法实施,来硬肯定不行,所以他们需要制造些垫脚点,以及悄无声息解决楼下丧尸。

时间不多,于远他们用来堵住楼梯口家具已经开始震颤,直警戒成员回来,神情晦暗,总觉得他们可能会死在里,就算人来救他们,也燃起多少希望。

他们在里待了太久了,每次都是几个会跑酷年轻人出去带些食物回来,电报也发了无数次,但前来救援部队,听说已经团灭了好多波。

他们就像个饵,来救人都是鱼。

秋铭盯着于远表情,观察着他细微说话习惯,分辨他说谎,他问:“你们之前去过顶楼吗?”

于远摇摇头,诚实:“,丧尸异变以后,们便被堵在了三楼,步也离开,电报机也是突然捡到。”

“捡?在哪捡?”秋铭目光带着审查。

于远:“是们队里个年轻人,出去带食物回来时候,发现路上放了个黑盒子,感觉用,就带回来了,刚好个保安是武警部队退伍,会发电报,检修了下便用上了。”

秋铭:“你知你们电报写地址都是天台吗?”

于远震惊:“不可能,喊他过来当场给你打封,直发都是三楼!”

秋铭拍拍他肩膀,:“不用了,先集合,们必须尽快离开。”

电报机突然出现事明显不对劲,于远又说谎,那就只能说明,敌人很聪明。

丧尸王……

秋铭眯起眼睛,他才六阶,丧尸王至少也是六阶,人类难要毁在里吗?

不……哪怕同归于尽,他也要杀了可恨丧尸!

提示:“男主急需爱抱抱。”

“抱什么抱,可是男朋友人!”

树翻了个眼,他悄摸摸走过去,站在秋铭面前,秒钟换了个忧心忡忡表情,担心:“队?你表情好沉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秋铭深深看了他眼,压低声音带着期盼:“如果遇到危险,你会救吗?”

树惊讶:“队您么厉害,也会遇到解决不了事吗?”

秋铭沉默望着他,些局促,紧张搓着手指,小心翼翼:“说错了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秋铭摇摇头,嘴角勾,眼带笑意,:“你说错,会保护你。”会替你解决所危险。

树猛受击,他捂住胸口,暗骂:太犯规了,他要弯了!

:你可能对直什么误解?

秋铭弯腰抱住树,他身体冰凉,替树散去了些热气。

树只觉得耳朵痒痒,下秒,低沉男性声音响起:“你记得待在身后。”

秋铭松开他,去安排接下来工作。

他问于远:“你们可以战斗多少人?无法战斗多少人?计过吗?”

于远回答:“计过,可以战斗半。”

秋铭点点头,“希望你们可以保护好自己,次行动切听秦山队长指挥。”

于远脸上明显疑惑,为什么不是听你

秋铭拍拍他肩,替他解答,反而走到窗边往外看,那瞬间,他看到了……那个丧尸王!

丧尸王对他咧开了嘴巴,露出个挑衅味十足微笑。

秋铭脑中紧绷断,他以手撑住窗台,时冲动就想跳过去宰了它,心中仿佛黑暗在膨胀。

丧尸王转身不见了。

身后双手将他抱住,瞬间温暖了秋铭冰凉身体。

树将他从窗台上拖下来,呼出口气,委屈巴巴:“你刚还说保护么快就想反悔吗?”

秋铭莫名其妙:“……”

树用食指戳着他胸膛,质问:“还说,你都打算自杀了,你肯定是后悔不想保护才去自杀!臭男人!你们男人都是垃圾!哼!嘤嘤嘤!”

秋铭叹了口气,解释:“真刚才……”刚才,鬼迷了心窍,非常冲动想去弄死丧尸王。

他打了个颤,醍醐灌顶般,脸色突然难看起来。

他刚才竟然被丧尸王蛊惑了!

听他欲言又止,树收了哭声,他放下揉眼睛手,小心翼翼看向秋铭,试探:“你怎么了?事吧?……不是说你垃圾……你别生气啊?”

秋铭回过神,很快恢复了正常,还微笑着安慰他:“生气。”

边感叹他心理素质真强大,边腼腆笑了下,他低下头从怀里掏出块巧克力,细心剥开,再递到秋铭唇边,轻轻笑,:“给你吃。”

巧克力在秋铭唇边留下褐色痕迹。

秋铭舔了下嘴唇,调戏:“很甜。”

他看着树爆红脸,突然抓住手,就着个姿势直接咬了大口。

树:“……”你休想掰弯

算了,还是弯了吧,不是意志不坚定,只是敌人太难打……

他烫手样丢开巧克力,低头跑了。

等他离开以后,秋铭回到窗边,神色又沉了下去。

作为人类异能者之中最强者,地位越高,责任越大,他必须保护所人类。

个丧尸王,必要时,他会跟它同归于尽……

秋铭眼中闪过坚定,五指紧紧捏在起。

树叹了口气,问系,“系该怎么帮他?”

:“宿主,你爱上他了?”

树果断:“不可能!”

嫌弃:“那你为什么要帮他?”

树忽略系嫌弃,:“他死了任务不就失败了吗?可是丧尸王又打不过,个世界bug吧!绝对是bug!”

沉默了会儿,:“宿主别怕,丧尸还10分钟就能攻破里,生死命富贵在天,祝你好运!”

树:“卧槽,么快?你怎么现在才告诉!”

无辜:“你又问……”

觉得你是想让死。”

“关机了,事别找。”

树:“……”想申请换个系

换系是不可能辈子都不可能,只深夜委屈躲起来哭哭唧唧样,勉强维持下生活。

树又跑回去找秋铭,脸色惨,紧张:“……看到楼梯外边全是丧尸,他们好像快攻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