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野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7章

MEN酒吧开片有些年头了,因为三个字母拼起来和“门”同音,人们也就叫头“门酒吧。”

黎清扬打出租停门”时候,他抓手机手已经全汗了。掌心里又湿又黏,难受得很。他不停请求出租司机快点,可下了车时候,发觉还晚了。他眼就见了何寻,已经不到什么学生了。

么大,来过次数几个指头就能数过来。市中心偏西带,地方大,人杂,早几十年还个市场。他到那两排二层门脸房间隔出片地方,成了个入口,从入口进去绕到后头,里面有挺大块儿空地,那应该就门后巷”。

条街清色儿饭馆。烧烤,面食,炒菜,火锅,炖骨头……

左边头顶门”酒吧蓝紫色招牌,旧得似乎站那儿就能闻二楼牌子陈年老土味。

右手座石狮子。位置吊诡,只有座,好像很多年了,跟片地方格格不入。黎清扬到时候,何寻就蹲那石狮子背后,浑身都抖。

“何寻。”

姑娘开始反应,黎清扬又叫了声,她才缓缓抬头,大概因为眼睛大,何寻眼珠往。黎清扬站那里,第大面积眼白,像极了个从病院出逃精神病人。

黎清扬,何寻眼泪就往出溢。像被人捏住了鼻子捂住了嘴,只剩泪腺有被堵住,她张脸憋成紫红。黎清扬不安地瞪眼,下意识把揪起她就抱住。黎清扬有种直觉,如果他再盯那张紫红色诡异脸,而不抱住她,他肯定,下秒他面前就会发生出爆炸事故。

“你别怕,别怕。事,事何寻!”黎清扬尽量说得大声,定定

何寻脸紧贴肩膀处,她正用力仰脖子,面朝天,张大嘴,嗓子里发不出声。明明他抱她,可那副景象却像她被刀刺穿,然后挂他身样。

“孟原呢?”

里面吗?”

“……”

事,事何寻,别哭,别哭。”

“里面……孟……打……”

几个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字,音不大,却让黎清扬也不受控制地打起颤。

廖星燃来了,他飞速扫了眼何寻,朝黎清扬丢下句,“丫头好,你俩都别进来了。”就了影儿。

话音还落,黎清扬听到了隐约警笛声。

廖星燃拐进后巷时候,还暗道声晚了,因为除了躺不省人事孟原之外,他到别人。

尽管廖星燃比黎清扬冷静得多,但到孟原当时那副模样时,向自控力比较强他,还忍骂出了声,“我操!往死里打啊。大姐,你抄别人户口了?”

孟原,浑身下,只要露肉地方,块干净,全。头被磕,嘴,脸大概被扇,脸糊满了,还有手指头印儿。

廖星燃见孟原手臂下头压什么东西,他把孟原手臂抬了抬,发现那张用拍立得拍照片。目光拉远,又放长,才见散落周围被人踏过,不止照片。他小心翼翼把照片张张捡起来,拿手里翻,盯了几十秒,脸轻蔑地摇了摇头。

弹了弹土,他把几张照片整合起,塞进书包了。

警车拐进来了。林泽跑过来,也挺急。

“星燃,人怎么样了?”

“你怎么跟来了?人……半死不活吧,死不了。”

“打人人呢?”林泽南北两头瞅了瞅,问。

“估计刚跑十分钟,姐们儿血还呢。见那个半降车库门?几个大哥你们从那里进去找人吧,那也酒吧,他们跑不了。”

几个警察进去找人了,林泽也想去,廖星燃拉住他了,林泽也再说什么。他低头孟原,“谁啊,还长得挺好。”

廖星燃突然笑,抬头,意味颇深,来了句:“五十晚,你睡?”

林泽默默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往后囤了两步,“又开我玩笑。”

廖星燃担起孟原头,给她掐人中。就眼皮子动了动,然后睁开眼了。

醒了。

“孟原?”廖星燃叫了声。孟原大脑,时候还失联状态,也就说,她可能只去醒了。

廖星燃时候拿开手,不动声色站起来。

孟原被掐了人中才缓过劲儿来。她费劲儿站起来,脚底像踩了棉花。就她差点又跌倒时,有人拽了她胳膊把。

死就站稳。”那声音传来。她想去谁拉她,于回头,却只个黑白交加影儿。白校服,黑双肩包,胸牌晃得人眼生疼。

H市第三中学

孟原强忍头疼,冲那模糊张脸,“你……”

“廖星燃。”

三个字也不知道听听清,眼前黑,她就又头栽倒了。

“你不行啊姐们儿,都站起来了,怎么还有再栽回去道理?”廖星燃说,拍拍她脸,反应了。

了眼林泽,林泽什么话也说。他又朝林泽道:“我开车了,帮我把她抬车吧,去医院。”

肖老六开面包车,离“门”不到50米地方,突然急刹车。因为他见,两个男把孟原角落里那辆车了。

肖老六有些远视,但他还那车确认了不止次。侧停不到车牌,但认出了车,奥迪Q7。两个男,岁数不大。

他点了根儿烟,朝副驾驶小伙问了声,“赵鹏,那辆车不?”

了六哥,咋了?”

“什么价知道不?”

赵鹏盯了会儿,道:“不清楚,见过。”

肖老六伸出两根指头,“个数。”

赵鹏:“二……十万……”

肖老六掐了烟,那车也走了。他拍拍身烟灰:“加零。”

赵鹏小子有点憨,太琢磨肖老六话,又后知后觉自顾自道:“六哥,刚刚被抬进去啊?咱不要人去?”他瞪眼,脸担忧。

“那妞儿命可大呢。”

话音落,肖老六踩了脚油门,跟那辆Q7飞出条街时,他差点忘了2007年。

林泽坐副驾驶,廖星燃开车。后座,孟原被何寻和黎清扬俩人夹中间,何寻坐最靠里位置,黎清扬靠右手车窗。

“丫头了?”廖星燃从后视里了眼,问。

“嗯,快吓傻了。”黎清扬回了声。

“何寻,别哭了。她事儿,刚刚还能站起来呢。”等红灯时间,廖星燃朝何寻说了句。

何寻时候像只团猫,她连都不敢孟原眼,脸使劲别

孟原还昏迷,刚被抬时候,她无意识靠了何寻肩膀,廖星燃何寻吓得整个人都哆嗦,尤其孟原了她身之后,就哆嗦得更厉害了。他说:“清扬,你扶下孟原。丫头害怕呢。”

黎清扬脸色也不怎么好扶,孟原又倒自己身了,校服顿时蹭血印子,血半干了。黎清扬脸黑得突然。

幕把廖星燃逗笑,他无奈,“你俩呀,见过人被打。忍忍吧,马到医院了。”

……

“何寻,你敢不敢她?”时候廖星燃又问,何寻不动。

“还真个小白眼儿狼。”廖星燃道,嘲讽还嘲笑,难说。谁都再说话。

直到到了医院停车时,何寻都敢正眼孟原下。

H市人民医院,H市最大医院。

了楼,站走廊能听见叮咣响药剂瓶碰撞声,气氛死沉。消毒水味儿从鼻腔里抵肺,让人难免恶心。站道人间和鬼门交界线,里外人们都压抑,就身边道道白影儿匆匆闪过。

时空像错乱,身体扭曲变形了,所有声音都飘渺,只剩心跳。

拐角处走来白大褂,廖星燃还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觉那道声音如雷贯耳。

“病人伤得很严重,情况危急不乐观,再晚来会儿,可能命就不保了。转重症,家属来办理下相关手续。”

家属?

廖星燃要去找何寻,才发现身边空无人。黎清扬不了,何寻也影儿了,就连林泽,也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似

“直系亲属?”

“不。”

“监护人?”

“不。”

转ICU知情同意书放到面前,廖星燃感觉脑袋嗡嗡响,根本听不清那医生说什么话。只记医生跟他说了大堆。大概设备使用,病人状况,可能出现后果……总之听清。

尽管如此,他还平静开口:“不直系亲属和监护人,病人病情唯知情人。愿意承担病人转重症治疗,以及后续治疗期间切可能造成后果和治疗风险。”

廖星燃清了清恍然间有点沉大脑,签了字。还来得及喘口气,就下头,压病危通知书。

几个大字,黑得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