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野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5章

“妈,我们回来了。”廖星燃开了家门,就喊了句。刘秀韵脸上贴着面膜,但站在门口还是先听见响亮的声音,“呀,清来啦?欢迎啊,快进来!”随后才看到刘秀韵道曼丽身影。

"刘姨好!"礼貌问好,面膜也盖住女眼里暖而柔的神色。

“好好好!可有些日子没来了,星燃会儿要去找,我还得在外面待会儿,结果也没多久嘛,就回来了。坐着,我去给们弄点好吃的。”

还没等回话,刘秀韵就顶着面膜进了厨房。廖星燃在边看看,笑朝:“她最近公司没什事儿,就闲在家,各种折腾,齐姨都几天没来了。”

“哦,廖叔叔忙吧。”

“老廖应酬多,段时间尤其。”

刘秀韵端着切好的新鲜水果,还有冰箱里冰好的自制红豆双皮奶,以及她的小饼干……立马道,“谢谢刘姨!”

谢,孩子呀,星燃总特别客气,还真是。”放好了东西,她又,“俩待着吧,阿姨去睡了。”

“刘姨晚安。”

“晚安妈。”

刘秀韵走了半路,突然转头,“哦对了,清,需要单独整理个房间吗?过我记得,每次俩都睡屋的吧?”

用刘姨,我俩直睡屋。”

刘秀韵点点头,上楼去了。

睡觉时,廖星燃从柜子里抱了两床被子,又找了另套睡衣。洗漱完俩起在卧室里待着了。

廖星燃家在H市华安路华安花园,别墅区。土生土长的H市都知道,华安带,住的都是些有钱

张开大字,仰面摊在廖星燃的床上,廖星燃看了看他,从转椅上起身,把白炽灯光调了个暖黄。整个屋子瞬间暗下来,舒服,柔和。

知道我觉得刺眼了。”道。

“谁刺眼,亮。”廖星燃忍着笑,完,又坐回到转椅上。是第次来了,所以对于来星燃家,早就习惯了。至于什拘束,都是以前的事了,在星燃的邀请下,他总是经常来造,让他早忘了拘束是什感觉。

尽管能掩盖他第次来里时,看见璀璨的水晶灯,博古架上摆着的瓷器,美轮美奂的入壁鱼缸时脸的惊奇和知所措的事实。没见过。

房间里贴了少灌篮高手的海报,是星燃喜欢的动漫。

廖星燃去拿了两根小雪生雪糕,丢给根,抬下巴笑,又卧回转椅上,来了兴致,“接着大哥,我在三中两年,都没遇上厉害的……”

刚撕开雪糕袋,就坐起来,“行,我冒虚汗,手凉,吃了。”

廖星燃反应快,他走过来拿过撕开袋的雪糕,开房间门出去了,会儿端来杯热水,放了两支安神口服液,包菊花枸杞茶在床头柜上。

要紧吧?”

“没事,经常的,手术以后落的毛病,也清楚。”

看要哪个,我妈有时候喝个,她安神。”

“好,星燃我没事。听我接着讲,我就听赵天亲口问社会姐,还看见往她领口里塞了五十块钱。反正赵天是真够狠,往纸巾上吐了唾沫,冲着社会姐的鼻子就擦下去……本来脸上就有结痂,硬生生擦出血了,特难看。何寻时候还要过去,还好被我拦着了……”

“之后呢?”

“之后,班上天肯定要打她,至于乔岐,中午跑了就没再去上课了。”

“被孟原野浇了身沙子混饭?”

“对,孟原野。记性真好,我就知道女的很社会。大家她是个鸡,乔岐跑了之后,赵天直接问她,们都呆了。”

廖星燃忽然“哈哈”地笑出声,把笑得云里雾里,“突然笑什?”

“我笑孟原野,敢当着大哥面把大哥的女给整了,看来也是什省油的灯,真大姐!哈哈哈哈哈……”

廖星燃笑完了,突然正经道,“她书还念得成?”

怔住,随后摇了摇头,也没意思,但廖星燃明白。

“赵天呢?”

“他应该没事,又是追乔岐,又是众围着转。都他发生事,还能回来上课就简单……”

廖星燃是越听越想笑,赵天,厉害的物,怎他就点没听过?还喜欢乔岐?乔岐见自己,巴得粘身上,乔育平见自己,巴得让闺女粘身上,怎也没听有

好吧,给出答案了。些年头次,清感觉自己鄙视了把星燃,他,“废话问题,乔岐喜欢,她敢让知道?乔育平也没胆。”

“快得了,我巴得赶紧有个大哥收了乔岐,省得乔育平成天打着我廖家如意算盘。再了,乔岐其实挺明白事儿的,我的态度归我的态度,可毕竟父母辈的事儿,我还能把她个姑娘怎着了呢?别,她是真挺怕我。”

谁知道时候淡来了句,“我也怕啊,真的,觉得特吓吗?天,社会姐,是没见,见了怕我三个字倒过来写。”廖星燃乐了,直接反驳,“去的,我是喝血了还是怎?”

玩笑声中,其实俩都明白,没有开玩笑,廖星燃也知道。

怕就怕吧,但清的怕,星燃觉得真没必要。

把雪糕吃完,廖星燃又接,“也知道,我,从来码归码,打的事儿另过清,我就纳闷了,我乔叔都没胆的事儿,谁给天哥的自信啊?”

躺在哪儿,被廖星燃问逗乐了,笑起来,旁的也笑得越厉害。知道,笑是讽刺。讽刺他所看到的,讲述的关于赵件事的切。并且,没有比他更有讽刺的资格。

廖星燃看来,就像是小孩子打架,身强力壮的小霸王总是欺负个没他块头大孩子,并且在孩子群里称王。当然,种小霸王在幼稚园里靠欺负称王的事,廖星燃以前没做过,现在会做,以后更会做。

很久以前,老狐狸和小狐狸过:要让大家从心里服,就要做出让大家从心里服的事。而永远记住,肢体暴力,在我们的世界里,是排在末位的,最可取的选择。如果为了解决某件事情,轻易就和别拳脚相加,或者对别拳脚相加,和两头疯狂的公牛没有区别,而我们是比它们更高等的动物。

所以,话也没有绝对,廖星燃早就明白,倘若拥有足够成熟的心智,在面临问题和解决相互之间的分歧时,能和气的尽量和气,和气了的,自然也会摆到明面上用来耀武威。

他走过来,并排摊在旁边,声音清冽,又道:““鸡”扣个饭就念成书了,可行凶的安然无恙,“鸡”的买卖,也太吃亏了。如果我没记错,是报仇吧?是乔岐先打的吧?都多久了,今天才回去上课。”

“她要真是个鸡,我觉得值得帮,我就是认为,何寻该跟种女的扯块去。”

廖星燃把头转过来,眼色压了压,并没看到,只听廖星燃声音高,“见了?见男上她了?”

“没有。”回。

廖星燃呼出口气,“林泽常话来着?”

“什?”应。

话做事要讲证据啊。再、事要分得开才行。唉……老廖总很复杂,我能过好的日子,是我幸运,可归根结底,是老廖老刘奋斗的结果。至于我能看到什,很多时候其实重在我的选择。”廖星燃云淡风轻,时候天色已晚。

沉默了会儿,“星燃,话让我想起个好像和个话题没什关联的。”

“谁?”

“爱因斯坦。”

“噗哈哈,还真是跳。看来以后得研究个。”廖星燃着,往头顶的天花板上指了指。

“啥?”问。

“天啊。”

嘟囔了句,“研究天如研究。”

廖星燃又,“行,看来,得再找我乔叔喝茶了。”

晚廖星燃也没想到,事儿居然来得速度。过,好在清的到来让他有了些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