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野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3章

包间里人把音乐停了,有桌打了牌,桌喝了酒,孟原跟肖老六块儿坐在喝酒桌。她没数自己灌了几瓶啤酒,只知道周围男女冲她拍巴掌,大叫,“姐好酒量啊!”

句没听耳朵里,自顾自趴在肖老六耳朵根上要钱时候,男人塞她嘴里根儿雪茄,然后给她点了。孟原吸了两口就咳嗽,雪茄太猛,直直冲上脑袋,她拿下嘴里烟,醉熏熏说了句,“劲儿真大。”

肖老六手搭上她肩,低了头凑她耳朵跟前,压声,“回怎么要么多?”

孟原把手探上桌去,牙签扎了颗葡萄,靠回喂给肖老六,笑得没心没肺,“甜?”

肖老六吃了葡萄,接道,“嗯,甜。别打岔,问要两千干什么?”

“买手机。”

是有个?”肖老六斜了她眼。

是我买,给丫头买。”孟原

"她屁大点儿要手机干啥啊?看好了?"肖老六又问。

“嗯,6300。小了,我她么大时候都认识苏姐几年了,唉呀说了,丫头跟我能样吗?跟何远山,些年没出事儿也是命大。唉算了算了,爷给,我也要了。”

孟原撇撇嘴,脸失望,身又去喝酒了。肖老六扒下她手,“少喝点吧,看看脸成什么样儿了,说叫个车去吓唬帮小崽子下吧,让。”

孟原笑笑,“我还想念书呢,再说了,知道,大千金,吓吓,得出事儿?等我念了跟混,时候爱咋咋。”

肖老六没说话,也拿酒喝时候孟原又吸了两口雪茄,突然就站,捂嘴弓腰,“行爷,我得去个洗手间。”

雪茄劲儿突然顶得胃里阵翻滚,到卫生间往右时候,和拐出男生撞了,下忍住了,还没到卫生间,哇口就吐了。

孟原头都没抬,赶忙说对脸嫌弃,孟原就抬头了。

两个人同时惊呼出声。

“孟原?”

“赵天?”

天看孟原模样,似笑非笑,满脸讽刺,悠悠句,“么久没见,姐睡//男人本事见长啊,都混到了。”

孟原抬眼冷笑,“我算啥,差点儿把人扎成废物还能回上课,还是天哥更牛逼。”

脸顿时阴下去,孟原个转身,跑进卫生间隔间里了。

时正好肖老六也过了,“要紧吗?”孟原忽然把脸埋进肖老六褂子里。

“咋,熟人啊?”肖老六边低声问,边揽孟原背往外走。场干什么都有,地方很大,鱼龙混杂。差多安全时,孟原才敢离开。她到现在心还狂跳,面色太好看。

“六爷,今儿能玩儿了,舒服,得回了。”

“走吧,我送送。”

坐到肖老六车上时,孟原忽然了句,“爷,我估计今年就念成了。”

"为啥?得念完高三?"肖老六开车,问她。

“估计等到。”孟原回。

时候肖老六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了叠钱,“拿吧,给小丫头买个手机。”

“谢谢爷。”孟原些钱,眼亮了亮。

精,会说话也会事儿,要是念了出,老苏儿以后也能看些钱,定非得6300吧,便宜点儿也行。过,自己掂量,明天回学校去?”

“嗯,好得差多了,能上课了。”

“给买得药用没?”

“用了,谢谢爷。”

“咱俩客气啥。”

车到了楼下,肖老六让她路上注意,就走了。地方此时片黑,孟原开了手电,估计是电池行了,光有点弱,她摸黑上楼了。

开门,把关上,坐门口就捂脸哭会儿是半夜里十二点半。

屋里睡何寻听见了孟原开门声音,后就听见哭声了。她小心翼翼打开门,发现孟原把她开客厅大灯给关了。

她走出房间,秉呼吸,“孟原了?”

门口处孟原没说话,何寻只听得见她哭。

何寻光脚走过去,开了灯,就看见倚门坐,捂脸哭孟原

“孟原,是是又有人欺负了?”

……

“孟原别哭了。”

……

何寻跪下,身子探到孟原胸前,两只手从孟原腋下伸过去,时候她才看见孟原张花了脸,何寻还是第次见她哭成样。她有意要把孟原,却发现自己根本抱块石头。

何寻突然用劲儿了,她下巴抵在孟原肩膀上,两只手把,手背挨冰凉冰凉防盗门。

“孟原好,地上很凉。”何寻语气轻,丫头说话声音高,又软又糯。

抱抱我好好。”

她紧紧抱孟原,可孟原就是哭,没有点反应。何寻终于也绷住,

"孟原我求别哭了,么哭我害怕……”说完哇哇嚎出声,边嚎边还说,“好!孟原我害怕……”

孟原终于动了,她手探上姑娘背,听姑娘嚎。丫头泪罐子打开,好合上。

哭了,我哭了,咱们站。”

听声,何寻才缓了缓,松开孟原,自己站,然后孟原就站

两个红红眼,感觉特委屈地看孟原。孟原用手蹭蹭她脸上泪,哑嗓子,“跟我凑什么热闹啊?又没睡?”

姑娘时半会儿缓,没回答,却转身光脚跑进卫生间和厨房。孟原进了卧室,没关门,她脸埋进张乱七八糟大床。

何寻知道什么时候搬了个小凳子进,又端盆,拿壶和毛巾,坐在凳子上。

姑娘小心翼翼把开水倒在毛巾上,学孟原天给她敷眼睛模样。开水烫了她好多下,但还是吭,终于拧好了毛巾,又说,“孟原敷眼睛。”

孟原个惊翻身,才看见拧好了毛巾何寻。姑娘光两只脚丫子坐在凳子上,头发乱蓬蓬,双漂亮眼柔柔看孟原,手里拿冒热气毛巾。

控制了眼泪孟原次真是绷住了,她眼泪受控制地流出。无论她怎么挤鼻子,挤眼睛,可眼泪就是受控制。

孟原点头如捣蒜,边说,“好,好,好,我敷眼睛,敷眼睛,我去洗个脸。”

何寻把毛巾扔进盆里,跟孟原出去了。热水上脸时候,孟原还觉得脸上有些地方生疼,但相比刚受伤会儿,已经好了很多了。

她看巴掌大镜子里自己,些天补了层又劣质睫毛膏眼线终于在时候滑落,黑黑几块。没了粉底遮盖,有些软结痂混水也掉下,她又挤了洗面奶,挫出泡泡同时,刺痛感又加深少。嘴角,脸上,反正只要是破皮地方,都受到了二次伤害。

洗完了脸,何寻呆呆看孟原出话,孟原她发愣姑娘,目光往下扫,“去把拖鞋穿上。”

何寻溜烟跑了,又穿拖鞋“嗒嗒嗒”溜烟回

回到了孟原卧室,看坐在何寻拿毛巾,副磨刀霍霍模样,露出久违笑,“要给我敷眼睛啊?”

何寻拧好了毛巾,有点急,“哎呀快坐下,天就是么给我敷眼睛,敷了会好受。明天就么难看了!”

……

两个姑娘天又睡在,何寻盯孟原,“孟原,原个样。感觉小了好几岁。”

以为我什么样?”孟原眼睛道。

化了妆感觉很社会。”何寻说。

“是嘛?社会就个样。”孟原发出突兀声笑,回。

“孟原还是能告诉我为什么哭?”句问完,孟原没了音。何寻张等,等啊等。

大概过了三分钟,孟原沉沉蹦出句,“赵天回了。”

“啊!”何寻也跟吸了口气,她知道赵天。听说上学期打架,差点要了命。

“没事儿,睡吧。”孟原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很平静,就像是被打了剂麻药。

“孟原会有事儿。”何寻道。

“嗯,会。明天我也要去学校了。”何寻知道什么时候睡了。

月亮躲在片缭绕白云后头,若隐若现柔光,忽明忽暗照孟原神经。没人知道,她心思就和月亮样,躲了,只过挡在她面前是使得月亮若隐若现白云,而是片乌云。假如片乌云是堵墙话,定是密透风

天回了,好日子到头了……么说,因为她根本知道“好日子”三个字怎么写。在看见赵天脸刻,孟原就知道,用等到高三,今年也许就用念了。

因为支撑住,滑坐在防盗门前时,有瞬间她想了百了,是何寻个软乎乎怀抱让她打消了个念头。

她现在真知道,自己滩烂肉,要怎么面对将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