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人格)作家的玫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4 游戏

又是新的天,蝶刚从房间里出来就被抱了个满怀,“早上好,蝶!”

身后,无奈地看着两。虽然表情很温和,但在看向蝶的时候还是会闪过许些警惕。

“早安,。”并没在意蝶笑着对打招呼,“今天参加游戏吗?”

“嗯嗯,也会,我们起吧!”

“好。”蝶对真是点办法都没

于是,轮游戏的求生者就变成了医生,园丁,作家和教师A。

(教师:破译速度提高10%,板窗交互速度降低10%。较为常见角色。)

游戏很快开始了,也知道今天的监管者是谁。

蝶和的降落地点很接近,两起修机,进度条半的时候跑到旁边拆椅子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蝶继续破译密码机,两样破了了两台机,个时候教师A挨了刀,蝶看了看刺眼的红光,是班恩。

很快教师A就倒地了,蝶刚想却见发了个“专心破译”和“站着别动,我来帮你”就没再管,和继续破译。

果然医生很快就把教师A救下来了,但是鹿头那守尸能力还真是盖的,很快教师A又被铁链子勾了回

然后就是医生“锲而舍”的救秀了,当教师A第三次被打晕时,医生终于跑远了。

真是执着于救啊。蝶在心中感叹,希望后又给绝望的做法那么好玩么,真是坏心肠。却见双手握拳背景飘起了粉花花,“真是天使,真善良。”

无语ing......

妹纸你是多盲目崇拜啊......

蝶表示对于诡异的依赖性自己已经无力吐槽。怎么看像是合得来的嘛。

蝶摇了摇头,把注意力放在了机子上,很快天线就亮了起来,“走吧,。”

“嗯嗯嗯。”提着工具箱跟了上来,时时看到把椅子就停下来拆拆,蝶无奈地看着全神贯注地拆椅子。事实证明还是很耐心的,过等拆到第四把椅子时心跳声渐渐强烈。“快走!”蝶赶紧拉起沉浸于拆椅子大业的向旁边的草丛里躲。

红光闪过,心跳声蓦然增强,两大气都敢呼声,还好,心跳缓慢了下来。抱歉地吐吐舌头,难得十分听话的放弃了那把椅子和起找密码机了。

还没破译多久,手表里就响起了“医生·黛儿已牵制监管者60秒”的提示音。顿时心在焉起来,炸了好几个爆米花。蝶见模样,叹了口气,“好啦,等破完台我们就小姐。”

“嗯嗯,蝶最好了。”听就来了精神,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闪着“biubiu”的光。

起合作速度快了许多,蝶很守信地和了。

穿过几个板子,心跳声蓦然增强,两躲在板子后面,看到了气喘呼呼却显得十分灵活的和身后举着铁链的班恩,已经被他勾过链子了,因此格外小心翼翼,过班恩的链子还真是盖的,再加上已经受伤,行动便,两僵持了足足两分多钟,但已经些体力支了。

住了,想出刀,被蝶拦住了。

“我吸引监管者注意,要是逃走了就回到刚刚路过的那个密码机,你和在那里和我汇合。”

“嗯,定要小心啊!”担忧地皱起了,“要......还是我吧。”

了。”蝶从板子后跑了出,特意提起裙摆行了个见面礼吸引监管者的注意。

果然班恩的注意被吸引了过来,高大的鹿头却没直接走过来,而是再次向挥舞起了链子,赶紧冲了出来替挡了下,借着被打后的冲力两跑出好远,于是班恩转过身来开始抓蝶。

蝶开始穿梭在废墟里隔着窗户绕他,但班恩的长铁链果然很给力,当手表上响起“作家蝶·星瑰已牵制监管者120秒”时蝶挨了第刀。

些难办了,恐惧心理已经触发了,再和他绕多半又要被抓到,危险关头蝶灵机动,趁着班恩洋洋得意时,提笔写下了“恢复满血并增加10%冲刺速度5秒”,转眼就见了影,班恩呆愣地咱在原地看着的背影,树叶飘落在他的脚边,带出几分萧瑟。

唉,年头,求生者都么会玩了吗?

纸条的代价是蝶在冲刺之后力竭了15秒,确认班恩没跟上来后,蝶慢吞吞地朝和约好的地方走,看到了心绪宁的和安慰着,眼中实际没多少悲伤的

蝶(@^_^@)~~!”冲上前抱住,“太好了你没事。”

蝶略带安抚地拍拍的背,也上前向道谢, 三开始起破译。

很快台机子就开完了,蝶看了看手表“只台机子了。”

“嗯。”三正准备起找下台,班恩却追了过来。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种分散的局势,也知道鹿头追谁了。正样想着,就获得了“牵制大师”的称号。

哦——倒霉的

蝶心中也没多少同情,向就自诩是什么善者,要真倒地了,自己还定就会救

看在的面子上自己已经替吸引过次监管者了,还够么?

在鹿头的铁链下,也就仅仅支撑到了大门开启后的秒,被挂椅子上了。

可笑。自嘲地想,喜欢看别上椅子错,但代表自己喜欢上椅子。还是第次,也会再第二次了。

还真是难得被监管者追的么惨。

现在肯定都快急哭了。想到的眼神温和下来,回再安慰吧。那个蝶·星瑰,也知道究竟目的的接近

飞天的进度条已经到了半,却突然蹿出个瘦小的身影,是

紧紧攥着的手,“快走,蝶已经开好大门了。”

眼看鹿头的链子又要逼近,硬生生替挡了下。

现在两个都是半血状态,但知为什么,鹿头的攻击却缓慢了下来,也没再甩链子。

蝶站在大门口,远远地就看到浑身是血的两,赶紧冲上前拉着两跑,相握的手是暖的,刻,无论是还是蝶,心中都涌起股暖流。

但鹿头最后还是甩了链子,轻轻地笑,主动后退被勾住了。

!”发出尖锐地叫声想要回,却被蝶死死地拉住向外跑。

“你想辜负的心意吗?跑回做什么?送死!那的举动还什么意义!”

听到动了,像座沉默的雕像,被蝶拉进了开启的大门。

蝶最后望了眼军工厂,拉着了。

被救下来的时候进度条已经过半,除非把枪,然谁也救,自己心余而力足,了也只是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