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降临之后(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五章

等带班主任喊来的温医生赶到医务室时,走廊已经看不见乔玥涵的影子。

烟将门推开,恍惚了下,穿校服拿校园卡坐凳子姑娘也愣住。

“哟,怎么了?”

后面的温姿只略扫了眼便开始打趣:“才刚返校个两个就都往我校医务室凑?”

说话的功夫,衣架的白大褂已经被她重新换旁站烟拧开瓶矿泉水,递到祁越眼前,还没说话,转过身的温姿便啧啧两声。

她生了双漂亮的桃花眼,看人时眼波流转,会儿看烟的眼神更带了好笑和意味深长,格外像学生时代爱八卦的女同学。

对温姿,烟其实略耳闻。

据说届高学生中格外出名,当时军训不少男生都借中暑的名义想来见见大学刚毕业不去医院反而来校医务室养老的女神面。

不过确实值得见,见祁越抿唇,眸光冷淡,烟很快笑了下,从塑料袋里递出另瓶给她,“姐姐要吗?”

温姿挑挑眉,边端酒精棉球和镊子纱布的铁盘边意味深长地回了眼,“们不用讨好我,姐姐又不灭绝师太。”

烟要解释,温姿忽然又哟了声,戏谑地转头看向烟,“男朋友竟然还生气了,年纪就么严肃长大还了得?”

她虽然打趣,手动作却格外干脆利落,透出股子专业来,烟看了眼祁越抿得格外直的唇和冷郁的黑眸,犹豫了下才继续接之前的话。

“他不我男朋友。”

暂时还不?还就不?”

温姿戏谑地挑眉,烟额角跳,顶祁越冷冰冰的视线答:“暂时还不。”

胡说什么!”

祁越蕴薄怒,温姿却直接将酒精棉球往他破了的结痂伤口摁,边涂药边调侃,“淡定淡定,人家姑娘脸皮薄,肯样说已经很勇气了。”

烟心里偷笑了下,她头次见祁越脸出现除了冰冷之外的表情,怕再说少年翻脸,她心磕了下,目光落温姿手的动作开始沉默。

样的表情落温姿眼里就成了落寞和难过,她往祁越结痂的伤口缠了几层干净的纱布,刚要再调侃几声,少年却霍地起身,道了谢便冷张脸直接出了医务室。

温姿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住,转头看了眼烟疑惑道:“女追男不容易吗?”

烟审视了下温姿的长相,心道换作追确实挺容易,不过她没说出声,刚想跟祁越起回教室,直呆呆坐凳子量体温的高姑娘忽然抬头。

她眼神很干净,兴致却怏怏:“女追男哪传说中那么简单。”

见两人都看她,她索性直说:“我、我个朋友,从学四年级就喜欢她的竹马了,认识了十四年,喜欢了七年,不还没比过刚认识个月的新同桌。”

“得,好端端的医务室被我变成情感咨询室了。”

温姿笑了下,边拧开水龙头边感叹:“喜欢了整个青春,啧,不过要觉得难追就不要继续了,多累啊。”

“确实挺累的。”姑娘叹口气,脸神情些哀伤。

“可她说自己都坚持么久了,也付出么多了,要放弃真的很难过。”

温姿动作顿了下,“要朋友兴许我还能替算算。”

姑娘愣怔了瞬,温姿神秘地眨了眨眼,然后迎烟难以置信的目光,笑了下说,“我可专业的塔罗师。”

“啊,温医生,能帮我算算吗?”姑娘语气脸些红,“其实我朋友——”

“好啊,反正我会儿挺闲,顺便帮看看的感情也可以。”

温姿冲姑娘眨了眨眼,以前学生时代遇到糟心的事她也借过“无中生友”来诉说,姑娘脸皮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下午点十分,校医务室湖蓝色的帘子被拉,炽热的阳光穿过纱帘投纯黑的桌布,姑娘坐温姿正对面,艰难地从四张漂亮的卡片中挑了张。

烟抄手站旁,静静看

时候见过师父和少年算卦,大多用的六爻和紫微斗数,塔罗牌她实不了解,可看到姑娘好几个猛点头的震惊表情后,烟也将信将疑坐到温姿对面。

温姿轻笑了下,摸出块纯净的水晶石:“想测什么?”

烟思忖两秒,很快道:“想测我做的事情能不能成功。”

温姿扑哧笑了声,她动作娴熟,沓卡牌中每掉张,她都将它黑色的桌布平整放好,直到掉出足够的牌卡,温姿才冲烟扬了扬下巴:“挑张。”

四张除了图案没什么差别的牌,烟轻蹙了眉,想了想就随便点了张,温姿没说话,刚要拿对应的牌组,忽然起了阵风,将另组的牌吹掉了张。

捡起张牌时,温姿忽然轻嘶了声。

她指尖轻轻摩挲了下桌布,然后抬头看烟,神色难得认真:“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做什么事都很顺利?”

烟蹙眉,很快摇头。

温姿淡淡哦了声,压下心中奇怪的感觉,开始替解牌。

她盯张倒吊人的牌解得细致,烟听出几个关键词,宿命,偿的自我牺牲,奉献和耐心等待,她些想笑,却还尊重的想法认真听完。

占卜结束的很快,等给姑娘拿完治疗感冒咳嗽的药,温姿目送两人齐出了医务室。

温姿将门阖,回头,桌的黑色桌布还没收,洁白的蜡烛也静静燃,温姿俯身又看了看桌布中央张意外掉出的牌卡,沉吟两秒才和其他卡牌起收好。

洗塔罗卡牌个默认的说法,不慎掉下或翻开的卡牌同样属于被测者。

如果张牌属于烟,那就意味十分强大的守护灵,灵性极强,想到方才姑娘摇头时的果断,温姿笑笑,开始清理桌面。

烟回到教室时,不少人已经趴开始午休,她看了眼同样趴的祁越,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毛毯盖他身

而后翻开手机的PDF文档,开始誊抄笔记。

对于原主的先天优势,烟向来利用的极好,比如找个编剧来写适合高中生演的话剧,比如买高考状元的课堂笔记。

她学生时代成绩就很不错,只时隔多年忘了不少,参考各省状元的复习笔记确实能事半功倍。

等到午自习铃声快响起时,烟伸了个懒腰,起身将她盖祁越身的海绵宝宝毛毯拿了回来。

其实她挺想让祁越知道,但想到知道后的麻烦,说不定祁越还会当场吼她,想到那样的场面,烟起了身的鸡皮疙瘩。

铃声响起时,烟起身去了洗手间。

教室里的学生渐渐醒来,的坐座位怔怔发呆,的起身朝走廊走,祁越也支起身子出了教室。

烟座位擦过时,他垂眸看了眼少女抽屉里塞的整整齐齐的毛毯,眼神晦暗难明。

下午的课烟听得津津味。

因为前段时间出事的缘故,老师们都格外关照她,化学老师也改从前动不动就发脾气的态度,烟答不来问题时没像之前那样生气,像怕刺激到她样反而温和笑

“没关系没关系,来,同桌祁越,烟同学答下。”

等祁越说完,化学老师才满意地点点头,招呼两人坐下。

下课时,烟刚想拿杯子去接水,化学老师又背手踱步向她走来。

他笑眯眯的,然后伸出教棍敲了敲祁越桌子:“祁越啊,身为化学课代表,烟又同桌,平日里要多帮助帮助,不能自己考满分同桌考不及格啊。”

说完,他又看烟,笑得眼睛只看见条缝:“可要加油,老师相信!”

天听到来自六个不同老师的老师相信烟心里的感觉:emmmmm言难尽。

但好化学老师竟然把她托付给了祁越,烟心里得意笑了两声,迅速打完水回来坐好。

节课连活动课,课间休息时间足足十五分钟,她悄悄瞟了眼正襟危坐做题的祁越,将凳子不动声色地往他那边靠了靠。

少女身好闻的香气忽然袭来,祁越笔尖顿,习题簿划出道线,他呼吸滞了瞬,扭头,目光冷冷扫过去。

烟面不改色翻出化学笔记,指个公式计算题道:“课代表,能不能帮我讲讲个题呀?”

见祁越冷脸,烟果断举手,信誓旦旦保证,“我真的只想和谈学习。”

边的赵曼实没忍住笑出声,旁跟她对剧本台词的钟良也弯唇笑了,大概觉得同学之间样僵持让些难堪,他拿笔敲了敲烟桌子,想帮助的话还未开口,本子已经被祁越接了过去。

少年冷张脸,语速却放得清楚又缓慢,烟定神听,末了,才低低叹声:“喔好厉害,题我觉得超难的。”

句真她真心话,烟原本以为笔记本的解题思路够好了,祁越却说了个更简洁还更清晰的。

听了话,对剧本的赵曼惊了,烟转来半年,同她做同桌个月,她好像还没听过她夸过谁,钟良也些诧异,歪了头温声问:“什么题?”

“从状元笔记摘下来的题。”

烟毫不藏私地把本子递了过去,“要试下吗?我觉得题目还挺代表性的。”

曼也凑去扫了眼,惊叹:“从哪搞的状元笔记?”

觉得说某宝买的太商业化,烟沉吟两秒,很快道:“我妈给我找的,还语数外物生,们需要的话可以打印。”

话时,她没错过钟良眼中闪而过的光亮。

烟来说,她以前见识过不少玄道命理之学,故而也明白,很多事情还看造化,状元笔记给或者不给,该考北大的人依然会北大,该去北大青鸟的人依然会去北大青鸟,既如此,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哇,太棒了!”赵曼兴奋地低呼了声,钟良也难得露出抹格外耀眼的笑,认真道了谢。

他们说话,祁越却忽然起身朝教室外走,烟扭头看了眼,确定他去了教室外面后,才从书包里掏出沓厚厚的笔记本塞进他的书包。

又迅速拿了页便签纸写:多打印的份备战高考笔记,要需要的话可以用哦。(笑脸笑脸大笑脸)

备注:千万不要还给我哦,不然就当全校的面送然后跟表白。(滑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