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降临之后(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章

中午吃饭烟去了校食堂,楼卖饭窗口少,生也没二楼多,她很快打了饭,端到餐桌开始吃。

其他同目光意无意投过烟没管,隔了好几个桌子围坐在女生却些坐住了。

人压低声音,“你们觉得烟今天怪怪。”

“对,她以前是格外瞧咱借读班吗?还说早就找好了关系,高三下就转到普通班,那她为什么要替们班出头?”

“就说她主动为们班说话了,以前都没见过她食堂,每次都跟谢佳她们混出校吃饭。”

她们八卦着烟,赵小曼却忽然放下筷子,下意识抿了抿唇,神色纠结。

今天看到她在本子画符。”

“集五福?”

是,”赵小曼摇头,压低声音,“符咒符。”

人没忍住直接卧槽出声,赵小曼急,忙制止道:“你们声音放小些,是很确定,只从小体质就弱,奶奶专门去村里道观给求了张护身符,天天带着,所以看烟本子东西点像,符咒。”

气氛诡异地沉默下远处却忽然啪嗒响了下。

佳吊儿郎当端了盘子在烟面前坐下,身后跟着乔玥涵李心柔,赵小曼见状,低下头说:“你们看,谢佳跟烟应该闹别扭了,她们过烟头都没抬。”

烟确实懒得抬头,食堂饭菜味道意外地错,她可想看到眼前人突然没了食欲白白浪费粮食。

“你发什么神经烟?中午放为什么放们鸽子自己校食堂吃饭?你他妈是说好了请们去吃饭吗?”谢佳脸色些冷。

烟没理她,拿筷子将餐盘里玉米聚在起,正要低头口揽入,盘子忽然怼到鼻梁,原本要吃掉玉米粒连着油渍直接溅到了脸

佳愣了下,很快收回手,耐烦地拍了拍桌子,“问你话呢!”

许是烟模样太滑稽,李心柔没忍住笑出了声,四处少同目光也意无意投过

直低着头没回应,看起俯首帖耳唯唯诺诺,乔玥涵胆子大了些,客气喂了声,敲了敲桌子。

“佳佳问你话呢,们都点好菜了你?抛下个人食堂你病吧。”

烟没接话,拿出纸巾将脸玉米和油渍点点擦干净,在周围吃瓜生倍为期待目光中,她端起餐盘,慢吞吞朝食堂二楼去。

佳心中窝火得厉害,头次被烟这么干晾着,四周还人瞧,她抿了抿唇,啪地下放下筷子,饭也吃了就朝烟去方向追去。

李心柔以为没过多久烟就会被扯着耳朵被拽过,哪知几声熟悉又刺耳尖叫直接让她愣住。

她抬头,远处楼梯口人弯着身子抱着头疯狂尖叫,菜汤和米饭铺了那人满身,看清脸,却些像、谢佳。

李心柔自觉地抖了下,附近人也倒吸口凉气,默默端着餐盘移远,谢佳都敢惹,怕被她混社会男票打吗?

李心柔和乔玥涵急忙赶过去,头次见谢佳这么狼狈,两人除了帮忙递纸擦油什么也敢问,饭菜红油汤已经渗到她头皮和校服里层,青菜和米粒黏糊糊地粘在脖子里,看得两人险些反胃。

瞥见周围人目光,谢佳气得浑身发抖,她捏紧手心低吼了声,楼梯却忽然传脚步,她猛然抬头,对道错愕视线。

值班生活老师端着餐盘站在楼梯拐角,惊讶道:“同你怎、怎么了这是?”

“天呐!”惊呼声又从身后

烟拿了盒酸奶从老师身后出现,目光透出些戏谑,“楼食堂地这么滑?那还是从二楼出去吧,老师要是下楼可要小心些。”

烟你他妈别给老子装蒜!没看到也能猜到是你!”谢佳直接将整理下青菜剩饭往前砸,烟闪了闪,敏捷躲开。

但剩饭剩菜汁水还是可避免地溅到生活老师身,老师皱了皱眉,连同喊了:“你哪个班?”

佳没说话,眼中凶狠更甚,值班老师皱眉,又问了次,谢佳却丝毫在意,她将手纸巾点点撕碎,就像在撕人样:“烟你他妈给等着!”

“跟什么关系?”烟皱眉。

校食堂偶尔都会人摔倒,仅凭猜测就认为是太好吧?和你无冤无仇,天天当妈似管你吃喝玩乐日三餐,能害你?”

“佳佳别听烟胡扯!就是她!”李心柔狠狠瞪了眼烟,“你刚刚才拿盘子怼了她接着就这样,除了烟还谁!”

“凡事讲证据李心柔。你哪只眼睛看见是了?要你去食堂经理那问问摄像头,就最好,正好证明证明清白。”

“你——”李心柔手放下去,气得牙痒痒谁会在食堂安摄像头!

烟哼笑了声,嘴边戏谑淡了些。

瞎分析时间如反思反思自己走路怎么这么长眼,但凡低头看看路也至于摔成这样,或者去寺庙道观拜拜,看看自己是是做连菩萨都看过去事了。”

“你他妈别跟在这扯东扯西!”

佳冷静下,冷冷看烟:“别以为知道是你干,你给等着,让你后悔姓谢!”

生活老师眉都快皱成掉在地水分脱干橘子皮,拿出手机就要拍照,谢佳瞪了眼,校服直接往头盖,扭头就走了。

烟低嗤声,冲老师笑了笑,绕到二楼卫生间。

鼻梁微疼,块红痕,深,烟掬了捧水将脸残留油渍洗干净。

佳拿盘子怼时她就想把剩菜和汤股脑儿全泼回去,看在人多眼杂且墙边还摄像头忍住了。

想搞死她?烟嗤笑了声,擦干水渍就往教楼去了。

高午自修比较灵活,生可以在教室里做题,也可以去寝室午休,烟打算拿杯子喝点热水再回寝室睡个觉,哪知刚到走廊就好多目光传,夹杂着窃窃私语。

这种围观感觉烟很喜欢,她皱了皱眉,没走几步,忽然停了下

3班门口。

熟悉桌椅知何时被拖出条腿被砸断,此刻东倒西歪地躺着,买了没多久粉色书包被扔在地,面被黑色马克笔涂了团又团。

再往前看,她马克杯直接成了堆碎片,文具盒笔也被摔得七零八落,教材和笔记本被撕烂说还浇了水,而谢佳就站在面,边撕着手中试卷边拿脚碾磨地书。

看到,谢佳低头朝地啐了口,笑:“烟,你这种人也他妈敢跟横?”

喧哗声越越大,烟却笑了,她笑让谢动作微顿,良久,烟才步。

她没说话,目光从地快速扫过,片刻后烟勾了勾唇,语速极快。

“书包北极狐,价位500,文具盒支万宝路146,价位3000,杯子是丹侬骨瓷马克杯,价位300,加其他书,练习册和笔记本,给谢同打个友情价,赔4000就好。”

赔你妈!”书忽然砸烟偏头刚好躲过,身后却传声轻啧,谢佳愣了愣,下意识停了动作。

烟也愣住。

次偶然交集男生知何时站她身后看热闹,他身穿着届高三校服,姿态如既往懒洋洋,嘴角眉眼都是漫经心。

?陈寻野翻了翻破成碎片还水淋淋书,嫌恶地扔了回去,他擦了擦手,似笑非笑地瞥了眼谢佳。

妹,书差点砸到长确定说个抱歉?”

佳攥紧了手。

陈寻野她认识,高时她跟姐杠了,当时就想趁放把人拦在后街,只过还没动手陈寻野就出现了,她当时还想跟陈寻野磕磕,男朋友却拉她把,笑着前把事儿和了。

原本以为这人都毕业了,结果竟然在复读?谢佳目光暗了暗,怒吼声忽然爆竹似在楼梯口炸开。

张斌站在走廊举着棍子怒吼,“都给进教室自习!谢烟你们俩给!”

佳轻嗤,又碾了碾地书才抬步往前,经过烟时步子微顿,冷笑,“老子受到处分也会拉你。”

烟静静看她瞬,笑了,“谢佳,你可能还清楚,处分对人生没半点影响,这么钱到哪儿?至于你——”

烟轻慢地看她眼,嗤笑着把话说完,“你人生大概也就这样了。”

“你他妈——”

会骂人就去网好好,”烟微弯了唇看她,“整天你他妈只会显得你很没文化。”

“你——”谢佳手青筋暴起。

烟微微笑:“过无论你骂什么都会呈指数反弹。”

“贱人!”

“看太懂什么是指数反弹。”烟笑,神色透出些遗憾:“唉,没文化真可怜~”

“卧槽你妈——”

“谢佳你反天了,还敢动手?!”张斌差点气炸了,“你们两个都给滚到办公室去!”

中午校园格外安静,可高三年级办公室却爆发出阵接怒吼声。

“知知道影响多恶劣啊谢佳?”张斌音调猛地拔高,“当众毁坏校财物,砸同东西,辱骂同,这些加起给你十个处分都够!”

佳无所谓地扯了扯嘴角,态度让张斌心中怒火滔天,他立刻拨了电话,又等了几分钟,班主任电话打了过,说完情况后张斌眉皱得更深。

当主任这么些年,刺儿头生张斌真见过少,脸皮比城墙还厚女生,连家长联系方式都敢造假女生他真是头次见!

“张主任,能报警解决吗?”烟忽然出声。

张斌揉眉心顿,下意识看了眼谢佳,谢佳冷笑数声,“报警又如何?未成年就算警察抓也得乖乖给放出。”

烟笑: “放放是警察事,但赔赔钱是说了算,警察管,就告到法院去,法院判决你执行,就曝光到网去,顺便让你个热搜,高二才两天就听到你那么多“英勇事迹”,谢佳你猜热搜后那些你欺负过人会个接个站出,提供个又个证据?”

“你以为你逃脱?”谢佳捏紧拳头咬牙瞪烟,“祁越事情你也份,就算下地狱也带着你。”

烟弯唇:“好啊,看看们到底谁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