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降临之后(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章

门重新关,顾沉默地看了会儿脚边已经逐渐积起的水位,又抬头望了望黑沉沉像漏了的天,轻嗤了

雨越下越大了,一时半会儿也有停的架势,顾将早已关机的手机随手揣进兜,校服外套直接往头一搭,转身钻进雨

窗台边徘徊的影子终于消失,越低垂眸,将灯摁灭。

巷子原本就昏暗,此刻四处更是乌黑麻漆一片,第三次走到一个死胡同时,顾捏紧了手,沉默两秒,她一脚踹了墙

已经不用再拿校服挡头了,浑身一处是干的,像是刚从河捞起,顾原地站了会,忽然有音从身后

是只黑猫,站墙角下,绿油油的大睛目不转睛盯她看,一人一猫对峙了会儿,黑猫先动了,它先叫了,朝前走几步,又扭头冲顾叫了,喵呜很快淹,猫却冲她扬了扬下巴。

皱眉,思索两秒后,很快抬腿跟了去,到处黑灯瞎火一片,与其一个人乱走倒不如跟这只颇有灵性的猫一起碰碰运气。

小时候她挺讨厌黑猫的,觉得不吉利,但后轻歌说才知道,黑猫是玄猫,可以镇宅辟邪,比普通的猫能量更为纯粹,也更有灵性。

性子跟去,走了不知有多久黑猫终于停了下,它静静回头看了,接连叫了三,眨间跳进黑暗消失不见了。

很大,天像是漏了一块,陡然亮起闪电的那刻顾嗤了,一脚将地的水全踢起

心莫名的烦躁。

原以为跟黑猫走是出这个巷子,结果蠢猫竟然把她领了回?顾回头看了漆黑一片的巷子和头顶的瓢泼大雨,硬头皮重新回到少年家前。

若是知道兜兜转转还会回,那会儿就该厚脸皮硬留下,不管越说什么难听的话也不走,也不用白白淋这场破雨。

敲了大概有十几下,屋似有门闩滑动的音,越打开门就看见顾门口,浑身下湿淋淋一片,脸色惨白的像个夜半索命的女鬼。

咳嗽了下,错开越的目光:“刚迷路了,雨太大走出去……”

沉默三秒,越转身进了房间,门却被关,顾弯了弯唇角,忙兜了兜身的水一脚迈了进去。

随手关门的顾注意到,又一个闪电亮起的刹那,不远处竟站了个人,很高,撑了把伞,而那人脚边,蹲了只格外安分的猫。

一进门顾就连打了两个喷嚏,越冷冷看她一,沉默两秒,将桌的卫生纸扔了过去。

笑眯眯接过,越能让她进她还是很意外的,虽然临走前少年说的话很气,可这也是当初原主种下的因,这样想,淋雨时积攒的怒气消了些。

她舔了舔嘴唇,呃了问:“那个同学,能不能借件衣服穿?只要是干净的都行……”

见少年冷冷看她,顾立刻从凳子站了起兜干的水顺衣摆滴滴答答落地面,越看了两秒,撑拐杖进了屋,片刻后扔给顾一件橘色短袖和一条毛巾。

音很低,嘴的话却多了点阳间热气儿,“短袖社团发的,干净的,毛巾是新的,瓶热水自己倒,收拾完后自己滚出去。”

呃了,又厚脸皮问:“能不能借条裤子?校裤短裤都成……”

中的冷都快化成冰,顾干笑两,拎热水拿衣服跑到一旁的卫生间。

空间狭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顾不及嫌弃,她将热水掺了凉水倒毛巾,等到头发和身水渍全部擦干,她抖开短袖,默了两秒直接套

的风很凉,顾裤子换,刚一从面出双腿就不受控制的打了好几个哆嗦,好有一次性杯子,她倒了杯热水,身的冷意勉强散了些。

两个卧室的门都关了,昏暗的小客厅只剩下顾一个人,她抬头看了老旧的挂钟,已经快12点了。

心磕了下。外面的雨还下。

有沙发,顾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四周慢慢安静下,能听到屋外一阵一阵渐大渐小的雨,偶尔也听到轰隆隆的雷,她咽了口热水,越住的屋忽然响动了下。

音有点大,顾皱眉,走过去将耳朵贴,安静地听了会儿,屋内忽然出现了闷哼,顾手握门把手,试一拧,门竟然开了。

她抬头,先是对瘫坐的少年戾气沉沉的,又落衣柜边感觉要掉下掉下的毛巾被,愣两秒,顾确认了句,“你事儿吧?”

“滚。”嗓音嘶哑,像隐忍什么。

抿了抿唇,盯越看了两秒转身退了出去。

再次安静下越拿手碰了碰腿边有些松动的石膏,额头有汗一点一点渗了出,他仰头,咬紧了唇,硬是一点发出

门缝冷冷看的顾收回目光,心情忽然很烦躁,她摁了手机电源键,屏幕闪了下很快暗下去。

抿紧唇,忽然想到越做手术那天护士抱过的的衣物有个很小很破的手机,沉吟两秒,她忽然推开门,语气沉静,“你手机借我用下?”

少年低垂眸,眉和情绪藏黑暗看不清,看得顾觉得前这人简直蠢透了,“越,折磨自己有意思?”

然而换的是更深的沉默,顾站了两秒,忽地蹲下身去碰越的衣兜。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越的能力,他虽然腿受了伤瘫坐地,手却十分精准锁住了自己的喉咙,快到顾不及骂一句妈的,就觉得呼吸陡然困难。

思维瞬间空白,顾瞪大睛看前人有半分生气的眸子,猛地提气,乱扑棱的手拼命往前抓伸,探少年腰间下侧时顾有任何迟疑,手精准地往下狠狠一砸。

被少年猛地推砸地面,顾终于喘口气,捂嗓子咳到天昏地暗,等到思维终于那么空白,她眨了眨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完成原主完整活的心愿,很简单,越死了就行。

可如果越死了,她也会搭进去,又何交易成功的那天。

重新坐起,转头,对的却是少年几欲喷火的神,顾轻蹙了眉,目光落越身某处时忽然笑了。

她微微笑,反而盘起腿轻挑道,“确定不打电话去医院?以后生不了孩子你可千万别后——”

说完,越漂亮的薄嘴唇已经抿成条直线,神如果能杀人,顾此刻估计已经被凌迟万遍。

然而顾不恼,睛只弯了弯,不咸不淡朝少年看一,她不觉得自己做错,如果那时她有抓住机会反击,怕是现已经凉透了。

两人恩怨纠葛本就多,本就是你死我活。

狭小又昏暗的屋内安静了会儿,顾拍拍屁股从地,她冲越依旧变的某处笑了笑,笑容的直白赤.裸的戏谑让越脸一阵红一阵白,中愤恨的火几乎要喷薄出

见过这样的越。

冷漠的,神全是厌恶的,高冷的,发怒的越他都见过,可愤怒一丝羞恼的越她真是第一次见。

作为26岁的老灵魂,她对于很多东西司空见惯,可前少年,不过十七。

略微思忖两秒,顾忽然一笑,缓缓少年身边蹲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