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渣了偏执世子后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七章.

刘鸾当即就变脸色,她早知江同卫和桓有婚约在先,又加之从未对卫和桓产生过非分之想,眼前不分青红皂白给她扣顶帽子,过分

再看江很满意她反应,会儿又散漫手支头轻嗤声:“不过自己有几分姿色,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什么都敢肖想?”

心头火气再大,眼下还解除误会才,刘鸾隔彩线布匹石台站在江对面淡淡道:“江姑娘无须担心,你与卫公子有婚约将来必定就算我有心也动摇不事实。”

“更何况我从来没有存过见不得心思。”

“你在嘲笑我与卫哥哥没有婚约就管不动你?”江顿时起高声,声音尖利全然不似往日在卫和桓眼前较弱。

手中茶杯往案桌重重放,震起大半杯茶水。

不知道被那句话给刺激到,江旋即起身步步朝刘鸾逼近,眼眸中怒火不减全然个失疯女:“你在得意什么?”

“实话告诉你,卫哥哥只能同我成婚,只有我才能救他。”她拿手指向自己,冷哼声:“而你,待我嫁给卫哥哥后可以考虑留你在府做个侍妾。”

刘鸾见她状态不对不大想搭理她,垂头拣所需彩线后便要推门出去。

哪成想江不依不挠扯住衣袖,由而下好生打量番后挑衅道:“充其量也只配做个侍妾吧。”

听此,刘鸾微微眯眼睛。

她本不欲掺和旁事情,可不掺和并不代表她性子足够淡然到包容所有。虽说眼见现下歇斯底里不正常,同她讲道理也讲不清楚。

不过刘鸾还真就受不点委屈,哪怕眼前精神状态不好也不行。

分明她方才已经解释清二楚,江那般咄咄逼任意辱骂,她又何须忍

今儿她就好好地跟江掰扯清楚咯,好叫她认清楚自个儿几斤几两,省整日作威作福叫厌烦。

思忖到儿,刘鸾似拂去衣灰尘般将江她衣袖手拂开。

手抱拳淡淡瞥眼面前,轻笑声道:“说起来江姑娘还真霸道呢,我还真次听说夫家不愿意娶,自己想嫁过来。”

“哪成想献么久殷勤,到头来连个婚约准信都没有盼到。放到以前,可要写在史册里可歌可泣。”说罢,刘鸾又拿帕子掩住藏不住笑意嘴唇。

实再激怒,只见她眼尾带猩红,死咬下唇扬起胳膊。

意料之中清脆耳光并没有响起。

刻手腕便被刘鸾给牢牢攥住。

突如其来变故,江措手不及正要大喊“救命”,不过还没有发出个音节,嘴巴便被刘鸾塞条帕子。

她自小待在山寨点姑娘家招式还入不眼。

只见她反手钳,江方才嚣张气焰尽数被手腕疼痛吞没。

会儿刘鸾才缓缓贴近她耳边,指尖轻轻划过她脸颊,温声缓缓道:“就凭你个样子,我若有心攀附卫公子,哪儿会留你在碍眼。”

话威胁性太大,她甚至都能听得到江恐惧产生如雷心跳声,毫无章法而又极速狂跳。

眼见神情又才开始不屑气恼恐惧,再到空洞无奈与呆滞,刘鸾才觉得无趣放开手。

哪知才将帕子抽出,江大喊“救命”迅疾拔金簪就要往自己胸口刺去。

看样子不像寻死,反倒想博把同情。

刘鸾自然不会给她机会叫她钻空子石二鸟,立时便去阻止,哪知江眼疾手快,及时开来。

争夺谁也没占风,终究“啪嗒”声,金簪应声而落。

与此同时,雅间门被推开。

推门裴安,而站在门后,还有卫和桓。

姑娘们活计他不方便插手,故而直坐在布匹铺子另处等候,哪知隐约间听到里面大喊救命,他便急急忙忙带裴安赶过来。

没成想推开门后竟刘鸾和江剑拔弩张场面,卫和桓当即沉脸。

他向来知道江平日里刁蛮很,往日里仗自己信都国翁主身份做不少腌臜事情。

本以为现下在外头她能收敛些,才放心留田姑娘同她起,哪知道她竟然还陷害到田姑娘身

“卫哥哥。”江见来卫和桓,声音颤颤声,抽抽搭搭泪,扑到他怀里。

卫和桓倒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抬眼直直刘鸾。

四目相对间,后者率先别开眼睛。

“卫哥哥,我害怕。有要害我。”见卫和桓并没有抬手将她拥入怀里,江不满头,眼里满委屈他,泪水如同断线般落下来:“若晚来步,你就再也见不到我。”

卫和桓往后退步,旋即转身绕开旁走去。

他不傻,姑娘家些小把戏还能看清二楚

刘鸾倒不介意同她当面对质,只怕卫和桓护短白费口舌。

现下见卫和桓作如此反应,她便俯身捡起那支金簪撂到布匹石台,不屑道:“簪子在卫公子进来之前便掉到,若我有心害你,现下该刺进江姑娘心肺里才。”

“卫哥哥,她方才狠力钳住我手,现在都抬不起来。”江委屈撇嘴,双手自然,脸几丝隐忍,好似手腕受不住真真已经被刘鸾掰断

哪知卫和桓眉头皱更深,歉疚似看向刘鸾,沉声道:“我今日修书给信...”

刘鸾在旁不能暴露身份,卫和桓顿顿继续道:“准备好行李,今日我就修书给你父亲。”

不让她留在

霎时江脸色,而后缓缓蹲下身子惨叫声:“我手好疼,卫哥哥快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江姑娘。”刘鸾见状淡淡口:“你今晨戴那支木兰簪去哪儿?”

只见方才因手腕疼厉害抽抽搭搭会儿也顾不掉眼泪,双手立时往发梢探去。

待摸到那支木兰簪子后,才放心口气。

她可好大劲才得支,又加天生喜爱簪子,自然珍重至极

待反应过来刘鸾有心试探后,江霎时又变脸色,快步走到卫和桓身旁扯衣襟撇撇嘴:“卫哥哥,我不想走...”

看江般,卫和桓脸色又沉些许,并未理会。

偏头去瞧刘鸾时,却瞥见她手不知什么时候被划伤

鲜.血划过白皙指腹于指尖慢慢凝汇到处,继而缓缓滴落渗到地毯

卫和桓眸中寒,连忙扯她去寻大夫,临走时顺便嘱咐裴安送江出去。

刘鸾手划伤点皮,并未伤太深,如今包好便也就罢。卫和桓眼中寒意还半点未消,甚至想会留疤痕可能性,寒意又加深些许。

良久,他才重重叹息声:“田姑娘见谅,今日之事叫你受惊,我疏忽。”

还未说完,刘鸾及时打住无所谓似淡淡道:“或许卫公子可以留意下江姑娘精神状态。”

闻此,卫和桓略沉思才缓缓道:“数年前她生场大病,病愈后便个样子。”

“说实话我直拿她当做妹妹看待怕伤她,因而她说什么不好话,做什么不好事情,通常也不会在意。”

“我原以为你会护短,怎么今日给家甩脸色?”见卫和桓般坦诚,刘鸾打趣似拿他取乐。

彼时二正并排坐于药铺单间里,刘鸾话音刚落才觉出方才言语中暧昧。因没有得到身旁答复,她下意识偏头,正撞进卫和桓幽深眸子里。

单间不比雅间,空间狭小无比。因此时若有若无暧昧,气温也逐渐升高。

卫和桓静静脸颊愈加绯红眼前,嘴唇合:“因为...你。”

最后个字尚未发出音节便被刘鸾打断,只见她连忙起身背对视线,故作急道:“眼下也不早,不若我们尽早回去吧。”

卫和桓眸中愉悦敛些许,默默后便应声。

“对。”卫和桓有些不自在眼神飘忽,而后视线撞眼前刘鸾眸子,轻声道:“那些糖葫芦,为你买。”

般说,他耳垂便染层粉霞。

***

刘鸾心头别扭,自回府直持续到回阵子。

前些日子听卫和桓亲口说自己没有婚约时候,她只觉色.胆包天什么浑话都说出口

今日同江争执,听江亲口承认她与卫和桓没有婚约,当时因心头有气她倒觉得没有什么。

如今事情已,重又想起件事情之后,她心底竟有些微妙。

若说卫和桓近日对她只待客之礼,未免有些太过些,远超于待客礼节。

不过细细盘算起来,卫和桓似乎也没有做什么太出格事情。

或许平日里对太过热情也未可知呢,刘鸾猛地拍脑袋,再不去想什么乱七八糟事情。

哪知才要进自己卧房,衣袖猛地多道大力要将她扯到旁。

伍什。

会儿正龇牙咧嘴作势就要往她身扑,高喊:“我可算找到你,大当家。”

刘鸾皱眉伸出根指头按伍什脑门将他推远些,旋即四下打量番,确认没有之后才将他迅速拽到自己房里去。

“你张牙舞爪不知收敛习惯,生怕被住发现不?”

瞧见刘鸾面不悦,伍什挠头发憨憨笑扯开话题道:“大当家怎么不声不响离山,可叫我好找!”

“哦?你们倒很关心我。”刘鸾抿唇,稍稍有些沾沾自喜。

被关心感觉就样啊。

倒没。”伍什立时泼盆冷水浇灭刘鸾心头小得意。

看出她神色有些不对劲,伍什垂头思索片刻,而后望她点点头:“凡事不能太早下结论,所以我想想——”

“山其他兄弟们还都不知道大当家不在。”

......

“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