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绳童子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变故

,洪笙渐渐习惯样的生活,她学着做饭烧菜、学着经营店铺、学着打理饮食起居......卫清让下课就会到儿来陪着她,陪着她吃饭、陪着她算账、陪着她打扫店铺的卫生。

洪笙觉得,人类的生活,平凡之中带着美好,她突然点想当人类,想就直同卫清让生活下去,起到老,到死。

日,洪笙与卫清让正点算货物时,月老和土地突然造访。

卫清让些紧张,他嘴唇苍白。洪笙对他笑笑,让他安,不过洪笙虚的,她看着月老,生怕他发现什么。

月老细细询问她的进程情况,当听到已经收集七百九十三爱意时,月老笑着捋捋长白胡须,肯定她进步神速,但话锋转:“你和此人怎么回事?”

洪笙内“咯噔”下:“呃...他来帮忙的。”

月老紧皱眉头,久久沉默不语,洪笙内好似被油煎炸般,月老突然大笑起来,洪笙被吓跳。

“小绳子,你可真聪明,既收集爱意,又锁定此人的行踪,石二鸟,妙啊妙。你如今可知他为何脚腕上没红绳的缘故?”

“......”洪笙老实的摇摇头。

月老沉吟片刻,接着尴尬的笑笑,说道:“兴许忘记吧,你改日找时间给他系上便。”

洪笙笑着看看卫清让手腕上那条红绳,笑着点点头。

月老又道:“玉帝寿辰已经不远,你可要快些将贺礼做好,送回界。”

“应该快,你就静候佳音吧。”洪笙又问道,“无埃的消息么?”

提到话题,月老脸色就变:“别提,丝毫没踪迹,哮天犬我都借来,还下落。”

洪笙安抚着炸毛的月老,月老低叹口气,离开。土地没与月老同离开,他站旁,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二人。

洪笙思百转千回,最后下定决道:“土地公公聪慧,小不敢欺瞒您。”

土地笑笑:“你的意思,你师父便不聪慧

“...小意思。”

“童子,样的事,我看得多,自然知道结局的。”土地意味深长的道,“言尽于此,童子好自为之。”

土地说罢,飞身便走。

洪笙滋味,卫清让走上前,抱着她安慰着:“不会事的,万我们特殊的那呢。”

特殊的存?希望如此吧。

光靠小店的生意自然凑不齐九百九十九爱意的,洪笙闲暇时候,还会去电影院、商场些人多的地方收集,每次收集回来,她都会小翼翼的封存好。

日子就天天的过去,九百九十九爱意也收集好,到玉帝寿辰之时,洪笙突然觉得时间好像下子就过去。以前的她,总觉得时间漫长的、无尽的,可此时,她却觉得时间短暂无比。

回到界,就没法回来呢?

卫清让看出她内所想,安慰道:“我等你。”

简单而朴实的话语,洪笙突然

乐飘飘,祥云将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紧紧环绕,许多宫殿前来来往往,他们围起畅谈欢笑,共同庆祝。

南天门前,千眼日常当值中,他眼尖的看着那无赖人正朝他走来。

眼叹口气,自从人喝醉酒把他自己的玲珑红绳丢下凡间后,他便和自己结下梁子,还扬言要将自己和顺风耳凑对。

......千眼默默吐槽,法宝他自己丢的,酒也他自己喝的,他何其无辜,他不禁为自己鞠把同情泪。

眼看着月老站他身旁,思虑片刻,还决定打招呼:“月老,你还不进正殿吗?”

月老好似没听见,不理他。

之外翻白眼,决定不再开口。

月老突然道:“我等我徒儿。”

和他说话?千眼想想,问道:“那条红绳?”

“正。”

得到答复,千眼便闭口不言,可月老却不乐意:“你人怎么回事,怎么不问我为何等我徒儿?”

“......”千眼愣愣,于顺着他的话问道,“那你为何等你徒儿呢?”

“不告诉你。”月老故意道。

“......”他再说话就让他和顺风耳永远起吧。

隔着层层云雾,千眼仍旧眼看清那云雾之中显眼的抹红色,那怎样可爱的女孩子啊。

袭轻盈飘逸的红色罗裙,黑色的秀发随风飘舞,腕上的红丝带忽高忽低,她眉如柳叶、唇似丹霞、肤如凝脂,千眼看直眼。

看着女孩子朝他飞来,千些紧张。

“臭老头,等很久?”洪笙落月老旁边,她手上抱着红木匣子。

“走吧。”月老的眼睛匣子上转转。

眼欲言又止:“月老留步,...你的徒儿?”

月老斜睨眼,又意所指的看看不远处的顺风耳,抬步朝正殿走去,洪笙对千眼笑笑,表示礼貌,接着赶紧跟上。

......明明说不开口的,完,他要和顺风耳永远。他看着远处憨态可掬的顺风耳,些想哭。

人们把酒畅谈,歌舞助兴之后,便献上贺礼的时候

太上老君如既往的送上颗,月老翻白眼。

太白金星送上书籍本,月老定睛看,竟《马克思列宁主义》。

赤脚大送上珍贵字画副,月老打哼哼。

......终于轮到月老,众翘首以盼,想看月老送的什么。

月老从洪笙手中小翼翼的接过匣子,清清嗓子:“凡尘什么最可贵?真爱意最可贵,我特让徒儿从凡尘收集九百九十九对情人的真爱意。”

此话出,众皆惊,大家都期待的看着月老捧着的那红木匣子。

样的反应,使月老的虚荣得到大大的满足,他眉开眼笑,小的打开盒子。

被红绳编作形的粉色气团,每气团对笑意满满的情侣,每对情侣都情比金坚的故事,气团空中漂浮着,散尽大殿的四周,美不胜收!

玉帝拍手叫好,王母接连称赞,众拍案叫绝,月老捋着自己的长须,看着眼前的美景,内阵快活。

玉帝赞道:“此次,月老可思的,贺礼,我很喜欢。”

附和着:“既让我们看到美景,又让我们凡尘的爱情,真举两得。”

月老听着大家的夸奖,尾巴都快要翘上天,当然,前提他得尾巴。

玉帝拢过粉色气团,妻子刚刚生孩子,丈夫旁小伺候的场景,刚出生的孩子粉雕玉琢,可爱至极。当玉帝凑近看,想看清孩子的眉眼时,异变陡生!

只见粉色气团骤变为黑雾,直冲向玉帝的双眸,气团笑意满满的人们都变作厉鬼精怪,情比金坚的故事也化作声声耸人听闻的怪叫声,整大殿,被黑色云雾给包裹着。

“啊!”玉帝声惨叫,用手捂住双眸,血从指缝中流出。

二郎神见状,立刻指挥天兵天将消灭厉鬼精怪,再亲手捉拿月老与洪笙二人。事情发生得突然,人们被伤得猝不及防,其他的便跟着起消灭厉鬼精怪。

月老惊呆,他瘫坐地上,呆呆的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红木匣子,脑袋久久转不过弯来。

洪笙也惊呆怎么可能,些真爱意,都她亲手收集回来的,怎么会样!

许久,厉鬼精怪被消灭得干净,但寿辰早已不复之前的热闹景象。

玉帝眼缠着层白纱,不怒而威,旁的王母疼不已,问责道:“大胆月老,你究竟何居。”

月老愣愣,答道:“我...我没啊。”

洪笙见往日骄傲的老头,今日竟成如此模样,内隐隐作痛,她朗声道:“娘娘明鉴,爱意,我亲手收集,可我也不知为何变成如此。”

“荒谬!”王母问旁的二郎神,“你说该如何处罚。”

二郎神道:“此事倒次遇见,不如压入天牢,听候发落?”

听闻,皆上前替月老求情,月老见状,深触动,他真的没想到友竟如此雪中送炭......

洪笙道:“娘娘,此事由玲珑红绳人所做,我愿力承担。”

月老听闻,急:“徒儿年纪尚浅,还望娘娘网开面。”

时,千眼急匆匆的来到正殿。

“玉帝,大事不好,凡尘乱!”

惊愕。

玉帝声音强而力,好似给众剂强针:“发生何事,你且慢慢道来。”

“大街上各种抢劫、偷东西、打架,每人都暴躁不安、无恶不作,就连最温顺的家畜也会攻击其他人。”千眼想到刚才的景象,些后怕。

月老听闻大惊:“难道无埃?!”

大惊,议论纷纷,洪笙只觉得脏好似被人抓紧,她些喘不过气来,凡尘乱,那卫清让呢,他事......

月老问道:“否每人都双眸通红?”

眼回忆着,点点头:“并且额头好似被黑气围绕。”

玉帝思忖片刻:“月老,命你即刻将此事解决,还凡尘清净,戴罪立功......”

玉帝话还未说完,洪笙便已冲下凡尘,月老向众告辞之后,也朝凡尘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