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寒犹有春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章 车祸

叫她的名字,声那么焦急,带着听清晰的哽咽。

耳边的声音像隔层鼓膜样嘈杂却又遥远,沈惊费力的睁开双眼,视线,血液黏着、黑影重重,整世界仿佛都被染上梦幻的绯红色。

她出车祸,跑车车头被彻底撞扁,后续又产生追尾,将她生生夹中间。她当时痛的要死,此刻却觉得所痛意都消退。

沈惊从来怕死的人,可现她好怕。

鼻尖除腥腻的铁锈味和消毒水味,还抹熟悉的沉木香,那浅淡的味道似乎穿透味道,钻进她的骨子

沈惊,她真的好怕死啊。毕竟,她才刚刚知道,他们根本什么亲兄妹,她还什么都对他说,说她其实喜欢他很久,久到岁月的最深处,而且近乎病态的藏匿这份喜欢。

人们都说,人将死的时候,听觉最后消失的感官,所以,定要将爱说给那人听,她会听见,并且带着这份爱离开。

沈惊模糊意识,她也想听人亲口说爱她。

而那人,现她身边,她能看见他模糊的轮廓,能感受到他大手攥住她手腕的力度,他像从前无数次样摸着她的头发,温柔而颤抖。

可他说爱她,只声声喊着:“沈惊,你能死!”

能死……沈惊带着这句话被人推进手术室,之后便陷入片漆黑的世界。

/

再次醒来时,诺大的病房沈惊人。

窗外黑夜如墨染,白炽灯冰冷的光芒撒房间的每角落。沈惊动身体,却发现浑身上下叫嚣着疼,身体撕裂般,疼的她冷汗直下,缓许久才稍稍适应。

她竟然还活着吗?

沈惊低头看看被包裹的像木乃伊样的自己,泪水霎那间便涌出来。死,切就都还回旋的余地,她的心意便还机会说出来,她还能弥补自己曾经做的那些傻事。

这么想着,沈惊心情舒畅。

“哥哥?”她眼睛盯着天花板,尝试着唤声,然而却并人应她,宽大的VIP病房,安静的丝响动。

也许处理车祸的遗留事项吧,沈惊默默的等着,眼前断浮现出沈寒的面容,他们起的点点滴滴也如走马灯她的脑海演绎着,叫她安心。

等到沈寒,病房外传来争吵声,而后房门便被人大力扭开,杂乱的脚步声响彻空荡的房间

然后,沈惊看到唐予的脸。

她似乎刚狠狠哭过场,眼睛红肿的像核桃,恶狠狠地瞪着她。

沈惊心头紧揪,好的预感。

唐予看着病床上被包的面目全非的沈惊,什么也做,只忽然冷笑声:“你还活着,我定会好好让你活着。”

沈惊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之后,她又见到沈父沈立竹和三哥沈清,平日关系密的亲戚朋友也都来走过场,可这些人,唯独沈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