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寒犹有春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0章 生气

寒虽然霸道难对付,但自己父亲话还是听,所以只能暂时在楼下冷着脸送人。

而这边,无聊等在房间里,满脑子都是身影。

之前三年,无理取闹次数太多了,得想着怎么点点去弥补回

三年前,考进京都大学,认识了舍友白切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逐渐开始改变。想起白捏着拳头,这辈子,怎么会让好过?

还沉浸在回忆里,房门却猛地被人敲响,并不重敲门声在安静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以为是寒回了,飞速从床上弹了起,赤着脚便跑过去拉开了门。

“哥哥,啦!”用力拉开门,脸上挂着灿烂笑容,面色却在看清门外人是白之后,瞬间沉了下去。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了,直接往枪口上撞。

吓我跳。”白白着脸,双手捂着心口,副被吓到柔弱模样。

干什么。”不想跟在这里虚与委蛇,脸色难看堵在门口。

脸色不对,捏着衣襟双手紧了紧:“刚刚寒哥哥提前结束了宴会,说是受伤不太舒服,所以我就看看。”

说话细声细气,副十分担忧模样。原先,还觉得声音好听,温温柔柔,连个女生听起都不舍得说重话,然而现在听起,就是故意捏着嗲,假惺惺让人恶心。

而且,竟然还敢叫寒“寒哥哥”!

忍了忍,实在没忍住,抬手直接给了巴掌:“不许这么叫我哥哥!”

上辈子收拾不了,这辈子还不行吗?

在心中冷笑,白说要杀就等下辈子,现在,我了。

显然没想到竟然会动手,被扇个踉跄,后背顶在了栏杆上。

被扇左脸火辣辣疼着,很快便肿了起,白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口眼神发狠,眼泪不要钱样开了闸:“疯啦,是之前让我这么叫啊。”

“我知道受了伤,心情可能不太好,可我也是好心怎么能这么对我?”白捂着脸,娇弱半坐在地上。

冷笑声:“白,之前是自己非要叫这么恶心,我只不过没空理罢了,还得寸进尺。这里又没外人,装模做样,装给谁看呢?”

心中紧,难道说,这个蠢货已经知道了自己和谢探明事情,所以才生气了?

“还有,再让我听见那样叫我哥哥,小心我撕烂嘴!”将这句话咬得极重,话毕,便直接回屋,将厚重房门甩得震天响。

现在燥很,才没心思见这么恶心人。

门外刚想上前解释得白,鼻子差点没被撞歪了。

/

因为寒难看脸色,宾客们谁也不敢多停留,生怕不小心就得罪了阎罗,所以很快便散了个干净。

寒赶到楼上时,正巧看见怒气冲冲地甩上了门,而白正捂着鼻子,脸吃痛地瞪着房门。

之前他便不喜欢这个白,若不是当作朋友,今天他根本就不会邀请,况且,还和那个谢探明在背地里暧昧不清。

“白小姐怎么在这里,宴会已经结束了,家夜里可不留外人。”寒锁着眉,在距离米以外地方站定,绅士而疏离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