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寒犹有春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章 死了

沈惊朝不安被放大,抓住沈立竹衣角,问:“爸爸,大去哪里?”

“他很忙吧,所以才不来看我,你若是见他定嘱咐他好好休息,我打不通他电话。”沈惊朝笑着,胸膛起伏,睛有些红

沈立竹僵住脚步,沉默许久,才轻轻拂开手,他没有回头,声音冰冷陌生,没有从前慈爱:“你好好休息,别不用操。”

沈惊朝半截,到底发生什么,为什么所有反应都这么奇怪?

,你哪里?

沈清看着神情呆滞沈惊朝,忍不住嗤笑声,他掩住闪而过得意,跟沈父身后悄悄退出去。

沈惊朝,不知道等你知道真相,会是什么反应。

是,很期待呢。

/

胆战夜,沈惊朝断断续续做几个梦,醒来时浑身都被汗水浸湿。微微抬起脖子,扫视病房,发现除整理房间护工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沈寒。

电话,依旧是无接听。

沈惊朝忍不住委屈,泪珠顺着尾滑进枕头里。这是生吗?不然为什么还不出现,为什么不接电话……

沈惊朝沉浸情绪里,并没有发现已经进到房间里谢探和白言蹊。

直到白言蹊假惺惺开口时,才回过神来。

“你来干什么?”沈惊朝丝毫不遮掩自己对前这个厌恶,“滚出去!”

“朝朝,你这是什么话,我和探是担你才来……”白言蹊脸哀伤想要握住手,泪也分外配合出来。

沈惊朝冷躲开手:“不用我面前演戏,你不觉得恶?”

白言蹊抽泣更厉害,红着看着身后冷绷着脸谢探

谢探软,当即上前将白言蹊揽进怀里,皮鞋踢床尾上,扫向沈惊朝中尽是不耐和厌烦:“沈惊朝你够!言蹊片好,你这是什么态度!”

沈惊朝因为不能随便扭动脖子,所以这时才发现原来谢探也来

“探,你们?”沈惊朝不可置信看着面前青梅竹马,未婚夫,什么时候和“好朋友”关系这么亲密

谢探却是似乎连看都觉得恶,低头安抚着怀中,冷声道:“沈惊朝,反正你现也是个废,我会取消我们婚约,娶言蹊为妻。”

沈惊朝脸色变变,谢探十几年交情,此刻说不震惊是假未婚夫,和,他们从多久之前就开始骗?

“谢,先别说这些,朝朝那么喜欢你,会难过……”白言蹊弱弱劝着,白嫩手指轻轻攥着谢探衬衣。

“管干什么,反正就是个废,谁还能护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就死。”谢探不屑道,将白言蹊手中礼物夺过来丢地上,揽着就往门外走。

沈惊朝脑中闪过白光,整个都僵床上,瞬间,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