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寒犹有春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1章 蓝桉

“爸爸,放心吧,之前朝朝不懂事。”惊朝忍不住开口,诚恳认错。

立竹面带慈笑,心情也好了,抬手轻轻点了点额头:“行了,这事小肯定也有错,这次多久,又开始护了。”

惊朝垂头,小脸一红,心想:倒还真没错。

“说起来,三年前们到底怎么了?”立竹重新回到正点,表情也有些严肃:“做了什么事,还欺负了?”

立竹直接将错都归到惊朝垂脑袋,脸红更厉害了。

三年前事,当真怪不到,怪要怪当惊朝太不成熟,太懦弱。

当年,惊朝十七岁,二十一岁。

惊朝刚刚考大学,正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候,而,却早早修完了学业,建立了自己公司,并且接手了CEO职位。

那天,惊朝十七岁生日,和昨天之间,整整跨越了三年。

家宠在心尖掌珠,娇气小姑娘,生日自然办风光无比,所有和有些交集人都在邀请行列之内。

连远在大洋彼岸奔波也抽身回来,不顾连日工作疲乏,只为当面和说一句生日快乐。

惊朝生日,从他们相遇开始,他便从未缺席,数十年不变,尽管厌恶疏离他这些年里,他也一直都会在看不见地方站,默然像一株孤独蓝桉树,任何人都靠近不了,只等再去栖息。

三年前那天晚惊朝在同学唆使之下喝酩酊大醉,那长这么大,第一次在眼皮底下,偷偷,肆无忌惮喝这么多酒。

事业突破关键期,不断轰炸电话让他无暇全面顾及到惊朝状态。

等宴会差不多都要结束一回头,才发现惊朝不知道什么不见了。

他不过去接了个电话而已,两分钟间,原来站惊朝位置,便只剩下了那些“谈笑风生”同学。

面沉如水,冷眸穿过人群,向惊朝那些同学询问,这才知道,原来刚刚偷摸喝了那么多酒。

“啊,朝朝哥哥吧,刚才去洗手间了,可能喝了太多,有些不太舒服。”那个叫白言蹊女生红脸看他道,声音掐恶心。

神色一凛,绅士道谢,之后便一个眼神都没多再施舍,转身朝长廊尽头洗手间走去。

惊朝早意识混沌,吐了不知道多少次,当正趴在洗手台,拿补妆口红在镜子乱画一通。

派人清了卫生间,进门惊朝软软,一双腿几近跪倒在地。

惊朝!”他眉头一跳,鲜少了生气,也鲜少这么讲话。

知不知道胃不好,知不知道我跟说了多少次 ,不许喝酒!”

抓住了手臂,力气有些大,惊朝被抓痛了,回身一边挣扎,一边醺红小脸呜呜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