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寒犹有春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2章 坍塌

“哥哥~”朝看清了的脸,软音撒娇,面上却些泪痕。

冷硬脸,心却还是在看到她这副模样的时候软了下去。

“我带你回房间休息,下次再听话,我就再也管你了。”暗暗拿手掐了掐她的脸蛋,嘴里恶狠狠根本是他这种能说出来的话。

的厉害,却还能听清话热情,当即便苦脸,整个挂在手臂上,脑袋往他怀里蹭,嘴里一边还含糊:“要,要。”

之前出国修学期间 ,是朝长这么大,过的最没意思的一段日子了。

想生活里少了

听了她小小细细的哀求,自然是十分受用的,一双狭长的眼弯弯的勾,说清的好看,和平日里苟言笑的形象彻底脱轨,笑了温柔的情味,同时又添了几分狡黠,眼底深沉敛明亮的锋芒,像极了一头精明耐心的狼。

朝听见发出的低低的笑,一张红的脸莫名变得更红了。

两个磕磕绊绊最终到房间时,朝差多已经迷糊了。

小心翼翼她的细腰,以免她磕到碰到,房间隔绝了外界的所音,只留下他们彼此之间的呼吸,和朝难受的哼唧

“乖乖躺,”将她放在床上,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想去找张妈熬些醒酒的汤。

刚支起身子,却被一双猛攥住了领带。

朝双眼是酒时的迷离,目光似乎努力了许久才得以聚焦。

她就这么直勾勾他,手里攥住他的领带,两个的距离近的出奇,鼻息相缠。

心神具乱,由自主上下滚动了下喉结。

他忍了忍,也抬手握住了自己领带,轻轻往外抽了抽,音低哑:“朝朝听话,舒服就先睡一会儿。”

朝无动于衷,表情些严肃,除了脸正常红之外,此刻看竟像是清醒的一般。

她摇了摇头,音稳稳,十分清晰,再没一分酒后的粘连:“要。”

愣了愣,而后笑了,“听话,你要喝醒酒的,然睡醒要头疼了……”

安抚她,别了酒都会是什么好形象,而他的朝朝喝了酒,却是依旧可爱,甚至更加可爱。

朝皱了皱眉,还是那一句:“要。”

这次,好像又带上了些满,秀气的眉微微皱

再次愣住了,实在知道她的意思。

刚想开口,脖颈间却是一紧,然后,他整个都被拉了下去。

朝带,一起在雪白色的床上滚成了一团。

之后,就没之后了,朝清醒了过来,分青红皂白赶了出去。

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弄皱了对方的衣服,连吻都没来得及发生。

可就是这一次,彻底吓到了朝,她觉得自己是个变态,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明明是她清醒之后恼羞成怒,却反而把所错都归咎给了,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心理没问题,自己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