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天都想和万人迷HE[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

顾以朗很直接:“换要求?”

“……有,过、过……”过什么呢,出来,总能说自己是只小绵羊精╭( o_o)╮……这样会立马被顾以朗送去研究所吧……

“那什么好谈的,”顾以朗打开衣柜,语气冷淡,“出于什么目的想和身体接触,告诉可能。以及,人选并有非可。最后也再提醒句,这事儿别说出去,要是学校里谁知道个找。”

顾以朗拿上衣服,去浴室。

抿抿唇,把床上的个小绵羊抱枕抓到怀里,忧伤地想,完蛋……

顾以朗洗完澡出来,接到个电话就换身外出穿的衣服。

耳朵,好像是[七界]出游戏bug样子对方今晚会再回来。庆幸,也知道冒小绵羊耳朵和小绵羊尾巴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让顾以朗到就

接下来,洗漱完,爬到床上抱着小绵羊缩到被子里,等待着“变妖怪”。

等着等着鼻子有点酸,也太惨,年纪轻轻就死掉,才十八岁呢……现在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还变成妖的模样,还得靠和同样是男人的顾以朗亲嘴才维持人形。

说这叫什么事啊……

要是完全是只小绵羊精也好,肯定会有法术的吧,偏偏是个这样的……

眼角渗出泪水,难过得批,最后觉睡过去。

凌晨十二点,被脑袋两边和尾椎阵阵剧烈的疼痛痛醒,,以为自己得什么怪病,还是系统提醒说要冒耳朵和尾巴

又痛又愣,冒耳朵和尾巴这么痛的吗?!

系统说,第次。

痛得在床上翻滚,嗷嗷哭,忽然,寝室门“咔擦”响声。

愣,睁着泪汪汪的眼向门口,耳朵和尾巴几乎和刚进门的顾以朗在同时刻冒出来。

能感觉到,眼泪还蓄在眼睛里,要落落地,傻掉。

而站在门口的顾以朗到这副画面,也着实愣住。

时间仿佛静止。

片刻,顾以朗率先回神,饶是见惯大场面的,这时候也知道该说什么。

紧随其后地反应过来,呆呆地摸摸脑袋两边,自己都被吓大跳,赶紧埋进被子里,变成背对着顾以朗。

之前尾椎太疼,裤子被拉下去大半,埋,条和皮肤样白、毛茸茸的小短尾巴露出来。

顾以朗:“……”

偏偏尾巴主人还自知,因为太害怕,那条小短尾巴晃的。

顾以朗仔细,这的室友有特殊爱好贴上去的尾巴,所以,的室友是个……妖怪?

顾以朗拧眉,拿出手机时间,确认这是0202年,也确认这是个“真实”世界,各种妖魔鬼怪从来只存在于人类的想象里。

所以……(-`'-)????

顾以朗这刻,三观有点被抨击。

“顾以朗……”埋在被子里的说话,声音很颤。

“……嗯?”

可以……要告诉别人吗?……会害人的,有法力,就、就只是只平平无奇的妖怪……”

顾以朗:“……”那条还在晃的毛茸茸小尾巴,说实话,顾以朗对于室友是个妖怪、这个世界居然有妖怪这个认知,脑子里非常乱。

有听到回答,心沉到谷底,鼓起勇气,从被子里钻出来,哆嗦地转身,两眼泪汪汪地着顾以朗:“求、求。”

顾以朗脑袋上粉□□白的耳朵,清澈水润黑黝黝的大眼睛,粉粉的小脸蛋……心跳忽地漏半拍。

“……是什么?”顾以朗走向沙发。

……。”

“……是说,的……”顾以朗想下措辞,点点自己脑袋,“种类?”

眼,低垂下头:“小绵羊……”

顾以朗:“……”,小绵羊。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沉默会儿。

揉揉眼睛,小声地说:“真的会害人的,什么能力也有,就连把耳朵和尾巴收回去的能力也有。”

“……那会干什么?”顾以朗问句。

:“……什么也会,其实就和人类差样的……”(._.`)本来也是人类的。

“……哦。”顾以朗又在沙发坐会儿,拿上睡衣去浴室,很快里面穿来水声。

就坐在床上惴惴安等着,多时,顾以朗出来眼巴巴地着顾以朗。

“……放心吧,会说出去,就当和会把的事儿说出去的交换。”顾以朗说。

口气:“谢谢。”

顾以朗眼,说什么,上床关灯睡觉

【总好感0。】

翌日大清早,打电话给辅导员请假,说自己生病,然后就泄气地在床上躺着的耳朵和尾巴,该怎么办啊……

个上午,窝在宿舍里,有心情做任何事,也敢做,还害怕,怕顾以朗是真的答应说,只是缓兵之计,今天准什么时候就会带着堆国家研究院的人来抓

还好,等到中午学校下课铃声响有。

摸摸肚子,饿,宿舍里有吃的,昨天来得及买。

敢出去买东西吃,尾巴倒是可以遮住,反正又小又短,但耳朵是横向长的,藏帽子里藏,耳朵目前很脆弱,卷起来会痛。

再说属于人类的耳朵,别人到也会觉得怪……

鼻子又酸起来,想哭。

过多久,军训上午的顾以朗回来,提大份外卖。

以为顾以朗是给带的,说出的感动,下床屁颠颠跑到沙发前,向顾以朗鞠大躬:“顾以朗,谢谢,原来、原来人这么好。”

“?”顾以朗莫名其妙

注意的表情,眼睛亮亮地着那些饭菜:“好香呀,顾以朗,真的好好。”

可是。

“这是给买的。”顾以朗拧眉。

“啊?”

“食堂人多。”顾以朗简单道。

傻眼,下子明白,顾以朗是因为食堂人多,很多人会去烦,所以就叫外卖回寝室吃,所以……自己自作多情QAQ

那个尴尬:“对起……”

“嗯。”顾以朗火,依次拆开包装盒,香味更浓

口口水,依依舍地回到床上,抱着小绵羊抱枕,时在吃饭的顾以朗。

顾以朗被得烦,放下筷子:“饿就去吃饭啊。”

出去……”瘪嘴,“有小绵羊耳朵……”

“收起来。”

“收昨晚说过什么能力也有,小绵羊耳朵和小绵羊尾巴冒出来能控制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圈红,“也想出去吃饭,早饭都有吃,好饿……”

顾以朗无语,想搭理,但拿起筷子又皱眉问:“为什么收耳朵和尾巴?”

眼泪掉下来,埋头在抱枕上蹭掉:“因为有亲亲。”

“亲亲?”

点头,顾以朗,犹豫会儿还是贼小声地说:“其实,其实昨天和提……”

“大声点,听见。”顾以朗说。

“……”加大音量,“其实昨天和提要求亲亲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只要每天和次耳朵和尾巴当天就会冒出来。”

“为什么?”顾以朗脸色阴沉下来,“妖术?”

有!”跳,“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只妖怪,亲下就可以把耳朵收回去,是做梦梦到的,真的!”

顾以朗嗤笑,明显信,继续吃的饭

【总好感-50。】

本来情绪就好,这结果,直接哭出声:“真的有……要是会妖术还会来找吗……喜欢,干嘛要和亲……”

顾以朗:“……”说什么。

哭得更厉害,所有的委屈这会儿都聚

大概两分钟,顾以朗烦躁道:“行,别哭,信。”

泪眼婆娑地,然后视线落到桌上香喷喷的饭菜上。

顾以朗(-`'-),刚要说话,门被敲响。顾以朗站起来:“谁?”

“请问是顾以朗的寝室吗?”外面道年轻的男声说。

是,滚。”

“……额,那个……顾以朗,奶茶,放在门口哈,定要喝哦。”

短短时间里,门被敲响好几次,都是来送各种各样东西的,即便顾以朗对们态度好,们也高兴地把东西放在门口。

妈的,都是些听懂人话的。”顾以朗踹脚桌子,筷子掉到地上。

抖,默默收回落在饭菜上的视线。

是饿吗,去把门口的东西收拾。”顾以朗对说。

“啊……可以吗?”愣。

顾以朗说话,耐地点点头。

多犹豫,“哦哦”两声就爬起来,快跑到门口时又折回衣柜,找件外套罩住脑袋,但跑到门口的时候又听顾以朗说。

“尾巴。”

“什么(°o°`)?”回头。

顾以朗这呆样,表情缓和点,指指的屁|股:“尾巴还露外边的。”

“!”脸瞬间红,赶紧把裤子拉起来,的尾巴虽然又小又短,但还是能忽视的,闷在裤子里舒服,所以就把裤子拉得很下。

“谢、谢谢。”顾以朗,打开门。

顾以朗自知地扬扬唇。

【总好感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