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五】

肯定自己想法后,反而是更加不安。罢,明天还有明天事,先睡个好觉吧。

第二天上学时候,便看见唯妹门口,似乎等我。

“喂!你居然让本大爷等么久?”绫不满地吧唧嘴。

“那你别等啊,可以自己先走,我又没拦你。”今日心情甚是不好,但确实没想到理亏情况居然还顶撞东家。

还想说什么,被怜司截胡,为避免迟到,我们都暂时收起怒火。路中,好心少爷们给唯解释上学事,如既往颠簸后,终于车。

到教室便坐自己位置上,刚带好耳机,礼就好心地发问:“你知道周有个活动吗?”

“什么活动?”抽抽嘴角,居然问我,不是什么奇奇怪怪女仆大赛吧……

少爷习惯性地翘翘椅子:“周年——赏金猎大赛。”

“那是什么?”我接话题说去。

“实地狩猎天敌,就是群学生大混战。”礼忽然想到什么,歪头对我笑笑,“记得上年死好几个学生。”

还没等我消化个消息,又纠正道:“抱歉抱歉,是好·几·十·个~”

我,死鱼眼:“你是不是故意。”

“嘛,怎么可能呢,我觉得还不足以吓到你吧,毕竟你连自己都敢打来啊~是吧汀酱?”岂可修啊,最讨厌那种拿毫无办法感觉!说实话,生气吧……

我无奈地叹口气,觉得去也不是办法,总之先道歉再说吧:“对不起啊,礼,最近老是躲你……都是因为我自身问题。”

“诶?”礼愣,摇晃椅子停来,“什么问题?”

“不好说,”我惆怅地45°仰望天空,“大概是之前拯救世界被大魔王打伤地方作祟吧。”

“……”幽怨眼神飘来,看来礼觉得我并不是很想得到原谅。

眨眼,便到赏金猎大赛。我们被传送到附近片树林,入口处,黑压压群正等校长宣布开幕。

“今天,很荣幸,能再次,为,赏金猎大赛,致,开幕词。”原来校长都是不分次元吗,说话总是断断续续,句话可以断成好几段,仿佛不样就凸显不自己高贵身份,“以,让我,为,同学们,献上,美好祝福……”

学生昏昏欲睡。

“我讲话,到此完毕,我宣布,”突然发现身边同学个个磨皮擦痒,“赏金猎大赛,开幕!”

“芜湖~”兴奋群爆发出刺耳尖叫声,有甚至吹起口哨。

面,有请,锡安老师,宣布赛制。”离开麦克风,校长和锡安互相鞠躬。

老师眼睛扫视台,轻吐出声:“学生分组对抗,场比赛进入五组。你们需互相配合,击倒对方。而每击倒,相应击杀者可获得线索。线索将引领你们到达终点,那里有校方为各位准备大礼。”

议论纷纷,都猜测那份大礼究竟是什么。

“但是——”戛然而止,“如果队友不幸死去,全队将失去资格。”

“什么?死去?”

“也太不公平!”

们那些高材生肯定起走啊!大家都想要强大队友不是吗?!”

“此次分组方式,是随机。”

次又轮到天才不满。我摇摇头,无奈地叹气,自己如果足够强大,你还怕?就

“现,有请珀西老师公布分组结果。”锡安老师个绅士手,位女士就走到中央。

珀西朝点点头,伸出右手,比划什么奇怪手势,簇烟花升空,火光空中显现名字。

我吃力地看名字,毕竟太矮……

“……你,又要变成魔法少女拯救世界?”礼无语。

“像你,是绝对不可能体痛苦。”我不屑与争辩。

“我看见!”又虚虚眼睛,“7组?!”

“让我看看还有谁……”不爽,排名字看来,没个认识,“妈,校方用脚分组吗。”

我扭头:“话说,礼那个组啊?”

“我……”

“我不要和你对线吧……”耷拉头,满脸黑线。

撇嘴:“次算你运气好,我5组。和小森起。”

“哦~”点头,“真羡慕你可以和美女待起!”

“……”

吃过中饭,第场比赛开始,熟悉瞬而过,二组兹源鹤,三组逆卷怜司,五组逆卷礼,小森唯。我拿包零食,很自觉地兄弟旁入座:“神仙打架。”

目光瞥见几个腿都发抖年轻,又摇摇头:“凡遭殃。”

“……你话怎么么多?”逆卷昴。

刚撕开包榴莲味薯片,决定做个新尝试,顺势递给们:“要不要来口?新出味道。”

“不是刚吃过中饭吗?”逆卷修疑惑。

“还正长身体呢,”我又递给,“来,奏,多吃些,看就营养不良,是不是你兄弟们克扣你?啧,真可怜。”

“……”奏兄弟们懵逼。

“呐,泰迪,你要吗?”奏小熊脖子摇摇,脸惋惜地回绝,“泰迪说不要呢。”

……说我都信。吃,突然发现们和我距离有点远,于是又挪挪,又坐近些。

空中正悬浮几个大屏幕,实时转播比赛进度。不过儿,场内只剩第二组,第三组和第五组,基本上都是carry整个队。不禁唏嘘,不知道我队友们实力怎样,反正我只有拖后腿份儿。

场爆炸过后,三都挂点彩,却还是如此桀骜。随喊叫,镜头转向个倒地男生,可校方依旧叫们先分出胜负,对唯妹话听而不闻。

也许还能救活!”唯妹眼泪夺眶而出。

“谁乎呢?”坐我后面同学嗤笑。

“真傻,她难道不知道,赏金猎大赛就是淘汰劣等生吗?”

“不吧?老师不是都警告学生个比赛危险性吗?”讽刺声音不绝于耳。

“谁知道呢,大概她以为是玩笑话吧,啧。”原来,不是玩笑话吗……

此时,我才意识到,里和以前世界,是不。榴莲味薯片倒地,我看见礼伸手,似乎替那男孩治疗。身边,轻抚她背,说什么,说什么呢?我不知道。

——里根本不样啊。

“第五组获得场比赛胜利!让我们恭喜冠军!”解说员感情高涨,台学生掌声如同雷鸣般刺耳。

——里本就是啊,许汀。

“臭女仆!把你榴莲味薯片收拾干净啊!”绫后知后觉,捂鼻腔。

“抱歉。”我仍心有余悸地蹲,用手把它们捡进包装袋里。

——所以说,我死吗?

,习琛来救我……可是,万来不呢?真是笨蛋啊,许汀,你又不是不知道个世界本来状况啊,别以为你还遇见过残忍事就去美化它,别傻

“不,不来。”我疯狂地重复句话,直到隐隐约约听见有叫我。

“许汀!冷静点!”是礼

“我死吗?”毫无犹豫,问出心底问题。我害怕

“请第二场比赛同学入口处等待。”广播里播放通知。

我笑笑:“开个玩笑,我去,祝福我吧,礼。”

愣住,皱皱眉,盯地上剩薯片残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