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一】

我,许汀,不说作为一名21世纪扶弱济困乐善好施文武双全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大大大物,也绝没有做么丧尽天良杀放火勾当,只是平时占些无关紧要小便宜然后贪生怕死点……好吧我承认隔壁阿姨儿子表妹被高年级同学强行勒令请们吃晚饭时候,我确实没有当场挺身而出,但我叫来老师,我自己做不到是我懦弱,但我会合理利用可用资源来帮别摆脱险境!

“笨蛋!谁要听些废话!”眼前漂浮小毛球怒声呵住话语,不满地剜我一眼。

“啊?那那那我要怎么做才能放过我?”我眨巴星星眼,渴望委屈神色能令打消将我带走个世界念头,“我上有四十岁暴躁老母亲,下有刚记事爱折腾小弟弟。我生活美满三观端正并时时刻刻用实际行动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情况怎么样也不符合种狗血事件MC吧?”

“找不就是吗?”居高临下地瞅瞅我,一脸嫌弃毫不掩饰,拉得我一手好仇恨。

不合适吧……”我抽抽嘴角。

“诶?本神看挺合适。”皮笑肉不笑地飘到我面前。

“可是……”我垂下眼帘,尽是无奈,可依旧不死心地寻找夹缝里机会。

“别做无用功……”有些不自然地撇过头,沉声道,“个世界多么,不会不知道。”

我震惊地看,一时竟忘出声询问。

“主世界秩序乱,所有附庸世界也会接连崩溃。”收起之前玩笑语气,严肃地令心悸,“既然多,就必须少一个。”

“我……”我呢?面对突然消失我,我妈会急成么样?不用想都知道,一边找我嘴里也丝毫不停地骂我其它方面不行就躲对付倒是无师自通。

离开,那么关于一切痕迹自然随一并消失。”似乎看透心思,故作冷漠地说出答案。

“一并……离开。”是吗。无力地垂下手,可我又突然想到么,眼神发亮。

“那么之前说随便把我丢么附庸世界,岂不是让那个世界多一个,那……”

“主世界和附庸世界不同,附庸世界如同支线,它们走向影响不大局。”毛球打断道,继而恢复那股欠揍语气,嘲弄地说,“本神倒也不认为样一个,能有多大能耐对我世界造成影响。”

确。”我苦笑道,“快走吧,等会儿俩就要回来。”

似乎是我状态没达到它预期效果,它不忍心地说:“哎呀,真受不,大不本神忍痛割爱赐予一件宝物,名‘玛丽苏光环’,们主世界,似乎挺火?”

太雷,名字能不能起得再通俗点。

“而且,毕竟是本神带,我们以后就是命运共同体!对于,本神是随叫随到!”

既然样,看我以后有机会不虐死!报我今日之仇!

毛球我房间里凭空撕裂一条缝,用眼神示意我进去,里面是璀璨星河,并不是我想象中漆黑纽带。

待我进去之后,也进来,那条缝随即关闭。我们置身于星河之中,我欣喜地发现自己此时和毛球一样漂浮空中,不可思议地蹬双腿。

“诶?嘿嘿,毛球看!我飞欸,和一样飞!”

不屑地瞥瞥我:“真是没见过世面……还有,本神叫习琛,有名字。”

“习琛……”我思索片刻,啪得一声拍上习琛头,“没想到长成般,名字倒是有模有样!”

“无知之辈!不是本神真身!”毛球恶狠狠地瞪我。

“不是就不是,凶么凶……”我不以为意地随之前道路前进,“对,既然要去世界生活,是不是得介绍一下情况啊?”

看习琛无动于衷地领路,我摸摸鼻子,嘟囔:“我反正无所谓,脸皮厚还是有好处。到时候一头雾水也是给您添麻烦,毕竟是您带我过去,丢不还是您脸。”

“本神世界叫‘DIABOLIK LOVERS’。”妥协地说道。

么东西?不是,怎么突然飚英文啊。”被突如其来语言砸得一懵,完全忘么单词。

,随缓缓吐出话语,我愣住,彻底石化

“魔.鬼.恋.。”

“我改变主意,不要去,我拒绝去深井冰世界。”

说实话,比起魔鬼恋,我更愿意去战火不断火影忍者,至少表面上,岸本还是营造一个积极向上、励志热血氛围。而设定上就是特殊向(面向抖M或接受抖S)魔鬼恋,总给我一种切身肌肤之痛阴影。

可是……最终还是被威逼利诱来

我用玛丽苏光环宝物换来去逆卷六兄弟小时候待一段时间特权。

“也好,反正千篇一律剧情本神也看厌,就瞧瞧有多大能耐吧。”样说,习琛准备撕开裂缝。

“等等!我要点保命东西!不然我万一出么事,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我仰起头看

“要去以前,本神大发慈悲地满足还得寸进尺!”

“去以前机会是我用光环换,那光环是自己送给我可别忘!”我据理力争,绝不退让,命种东西可不是开玩笑,“况且,我能放弃自己美好生活跟来就不错!别蹬鼻子上眼得踩我头上让我自生自灭!咱们可是命运共同体啊!不是自称神吗?么一点事情都办不到!知道外面坑蒙拐骗良家少女吗!”

?!”习琛气得无话可说,最终赌气一样地说,“保命是吧,给……”

“打住!现不要!”我脑子一转,脱口而出,“我要其它能力我都要!”

“做梦!”它怒吼出来。

“做梦?好啊!先说好,到时候我一有么事就叫可别嫌麻烦!”我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盯

妥协地垂下头,随即撕开一条时空裂缝:“本神可提醒,别想施展么就施展么,毕竟和本神不同,是身体。”

刚踏上片土地,我有些重心不稳,跌坐地。忽然感觉手臂咯到一个东西。

“扫……扫帚?”啊嘞?我把它拿起来掂量一下,不解地挠挠头,又发现自己居然穿女仆装,不禁抽抽嘴角,毕竟我还没玩过cosplay。

“那边那个,不要偷懒!”我寻声音看去,是一个女仆模样,身上衣服与我无恙,不过细节处能看出来,做工方面花得心思比我身上多。颈上项链和腕上手镯都是纯银材质,虽然镶嵌光泽暗沉宝石,可似乎依旧张扬地宣告它们不菲。那女仆鬓角已经斑白,年过半百样子,却丝毫没有与此年龄相符温和,愠怒地看我,“说呢,还要坐到么时候?”

我背对抽嘴角,起身拍拍身上灰尘,拿起扫帚装模作样地原地扫扫落叶。

那里早就打扫干净,还那里磨蹭么。”再次出声。

卧槽??满地落叶看不见吗?不是诚心刁难我吗?我慢悠悠地朝走去,左扫右扫,看准目标,将树叶尽数朝身上扫去。

!”愤恨地瞪我,脸上皱纹弯弯曲曲,像是蜿蜒毒蛇脸上吸取么,面目被修饰得堪称狰狞。

“不好意思,我家乡啊,垃圾扫完,还要扫晦气。”我微笑道。

!跟我走!”冷笑一声,发号施令。

落叶太多,还没扫完呢。”拜托,我又不傻,刚把得罪种时候怎么能称心如意地任凭发落。

“不用扫,我看嘴上功夫有能耐,就去太太和少爷院子里打扫好。”不屑地瞥我一眼,“估计也只有家伙才能天不怕地不拍旁若无地打扫吧。”

说到,老妇不禁叹口气,似乎想到么陈年往事,眸色黯淡几分。

“老太婆……”我刚开口,就感到一记眼刀扎过来,立刻收嘴。

“新来吧,我是女仆主管,也难怪焰气么重,是没解过逆卷家吧。”冷哼一声,倒是没之前不饶气势,“进去院子里少说话,多做事,但不要畏手畏脚,上一个丫头就是因为做事畏缩而丧命。尽量不要太太们面前晃悠打扰们,特别是……表面和善心隔肚皮啊。”

似乎是顾忌到么,只是用模糊语言带过。可我自然明白所说,不过就是大太太科迪莉亚罢,是一个一言难尽角色。一想起,我顿时情不自禁地打个寒颤。

“哼,有时候真觉得还是么都不知道好。”到路口,便停下,面对我,冷哼出声,“死丫头,可别怪我,确实是最合适。对,大太太丢一把比较重要扇子,记得帮找找,也许还能立功也不错。”

语毕,将目光投向院内,寻找么,忽然定住。我随视线望去,是一个和我打扮相同女仆,背对长椅上科迪莉亚,可身体却是不停地哆嗦,眼神空洞,匆匆扫空地。而身后那双迷凤眸,似笑非笑地盯眼前之

主管向科迪莉亚方向走去,和么,就把那女仆领走,顺便用眼神示意我开始干活。我立刻到先前地方,继续女仆未做完工作,而科迪莉亚好像没兴趣,进入别墅里。

“唔——”待走远,我长舒一口气,摇摇头,“女啊。”

似乎不怕我母亲。”稚嫩童声从身旁传来,我尴尬地转过头,不是吧,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