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

似乎母亲。”稚嫩的童声从身旁传来,尴尬转过头,是吧,么巧。

面前的逆卷大约也就五六岁的样子,绿色的眸子清澈得如婴儿一般,完全没他长大之后同常的戏谑影子。

……”小少爷,是怎么看出怕她的?心惊胆战的表现得还够明显,干笑几声,“是,太太什么可怕的。”

逆卷笑而语,扬扬眉,样子要太酷,要是把他以后的帽子拿来还真是妖孽绅士啊。

“哇呜呜呜——”哭声传来,声音便看见逆卷奏的苦相,是真的哭,眼泪的那种!他的手上还没泰迪,过即使样也给他的可爱减分,到底是什么天使啊,哭起来么惹怜爱。

“怎么?”忙跑过去帮奏擦眼泪,心疼的感情溢于言表。

“绫……绫抓的蝙蝠飞走呜呜呜……”奏委屈巴巴说。

跟在奏身边的绫无所谓拍拍奏的肩膀,笑说:“唉,没事,飞走再帮就行,别哭。”

听见绫么说,奏才缓下来。

“那走吧。”温柔拉起奏的手。

“绫……”

“诶?太太!”科迪莉亚紫色的身影又再一次出现在视野里,禁捏把汗。能消停会儿吗?刚进去怎么又出来!看见绫出来玩儿就浑身舒服吗还是怎样。

上前一步,挡在三个小子的面前,刚好遮挡科迪莉亚的视线,成功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她满的蹙蹙眉头,问道,“什么事吗?”

“是的。”用右手在身后朝他们做做手势,示意他们赶快走,“在红玫瑰花丛中发现一把扇子,知道是是您先前丢失的那把,想请您亲自确认一下。”

说罢,身后的手上便凭空出现一把扇子,它是由天鹅羽毛编织而成,上面镶嵌紫宝石,光泽明亮。扇子上还非常应景几片红玫瑰花瓣。

妈耶,习琛的能力么好用的吗?

“哦?嗯哼,的扇子可把。”的,拿什么拿,本事别拿走!

过,把倒也错,勉强先用吧。”科迪莉亚完全忘她来的目的,回到别墅里。

科迪莉亚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后,才转过身,发现三个小子早就走

心脏突如其来传来一阵刺痛,手上的扫帚掉落在上,旁边长椅的靠背才勉强站立。过还好持续时间长,疑惑捂上左胸膛,莫名其妙皱眉,也没什么隐疾啊,一番思索下来,无果,也将此事抛到脑后,再多想。

在院子里也是实在无聊,走走停停打扫,眼前突然蹿出一个黑魆魆的东西,实把一跳。

“卧槽!”脱口而出,来及遮掩。

“嘿嘿!就一只小蝙蝠吗?”见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绫笑出声,还故意把两处小字咬得特别重,“胆子么小啊!”

“嘿嘿!”奏也跟他笑话

要什么都跟哥学!”无奈撇撇嘴,扶正的眼镜,然后弯下腰,正视奏的眼睛,认真说道。

“切。”绫满。

是新来的吗?”打破僵局,转移话题,“之前没见过。”

们家仆少吧?怎么可能都见过。”回道。

“可是都记得。”奏维护

“哦?是吗。”

叫什么名字?”开口。

一个小少爷,还问些下仆的名字?”打趣道。

“就是!她个老女什么好问的。”绫附和。

“嘿?个臭小子,懂懂尊重女性尊敬长辈!”要是看在她妈的面(手)子(段)上,早就一扫把抡过去亲自教育他。

现在的样子哪里体现出是女的?”绫鬼脸。

双手叉腰眯眼睛盯他,一副好惹的样子。

替绫道歉。”微微一笑,“女生生气会长皱纹哦。”

叫许汀,许汀哦。”口气,说道。

“许汀?”重复一遍,“……是日本吧。”

明明是问句,却用的句号,所以知道答案,干嘛还问哇。

“对啊,中国!”答。

点点头。

“绫! 绫!”的天,是坐住吗?章都出现多少次

“夫!”迅速改变表情,笑得谄媚,转过身,迎接科迪莉亚个麻烦的女,“又找到一把扇子,过比较难拿,请亲自过去辨认一下吧。”

“是树上的那把吧?已经拿来,就是丢失的。”科迪莉亚似乎认为多次提到扇子是因为想邀功,回答。

丫的,会表情管理吗?现在做的一切说到底还是为儿子虐的那么惨?

“绫,吃饭,吃饭就去学习。一天到晚都干些什么啊?和母后的约定吗?”

……”刚才和扯皮的少年浑然见,只剩他垂头丧气接受科迪莉亚的教育,如果那也能叫教育的话,“达到目标就要被水淹。”

“真是好孩子。”科迪莉亚满足笑笑。

“奏也快来吃饭吧。”虽是么说,她却牵起绫的手把二甩在身后。

……”奏委屈科迪莉亚的背影。

“没事的。”安慰笑笑。

妈耶,怎么么糟心,两个小天使种互相安慰的画面也太戳泪点吧。

“就是!没事的!什么大的!就是牵手吗!”将扫帚往身上一塞,走在他们中间,一手一个,沿科迪莉亚走过的路径。

过吸血鬼的体温低还真是开玩笑……

餐厅门口,放开他们俩的手,就算科迪莉亚再怎么爱他们,但是在她的眼里,始终是个下觉得,为以后的行事,还是尽量降低存在感的好。

“阿里嘎多。”回眸一笑,真的,失他长大之后的风采。

和他们道别,就跟另外的女仆去用餐的方,所以么说自己还是很舒服,下个屁的是跟逆卷家妖魔化吧!

一直都以为逆卷家院子么大,光是打扫就需要请好多吧,可是,没想到,数之壮观,得多少张嘴啊?得请多少厨师啊?钱也么玩吧?

一眼瞄到主管大就屁颠屁颠蹦跶过去,虽然她性格很恶劣,但个岁数没温和,还能没更年期吗?低头多多担待,然又是一个妈,还是后妈。

“女仆主管,照那个说法,逆卷家的太太可好惹,怎么还么多儿送命啊?”

“主管大。”她字正腔圆纠正。

“好好好,主管大主管大。”

“钱。”

“那得多高啊。”恶寒,“是没想到钱,但是可以连命都要?”

可以吗?”主管仿佛看透一切。

“钱就是生命,没钱的生命便是完美的生命。”大义凛然状。

主管答,觉得是没法答。

“吃完饭去打扫一下太太少爷们的房间,家主的房间可别动。”饭吃到一半,主管吩咐。

怎么知道他们的屋子是哪间。”

被噎的主管把赶出饭厅。

饭没吃完,也没动力工作,坐在走廊的横木上,看那一轮残月,顿时百感交集。

“床前明月光,疑似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喂,那是的位置。”真实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