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三】

“喂,那是位置。”真实不耐烦。

不用转头就知道种语气是逆卷昴feel:“小朋友,说话要礼貌,别动不动就用‘喂’。不知道对方名字情况下,可以根据人特征用敬称来开头。比如像样年轻貌美就可以用——”

“阿姨,那是位置,请让让。”

犹如晴空霹雳,道惊雷劈得外焦里也不嫩。

?”跳下横木,准备和他理论番,他却抓准时机,占领先前位置。

宽,干嘛非要霸占位置啊。”无语地坐在他对面。

想。”语气真是拽到不行。

“行行行,您是小少爷,让着。”故意把小字咬得很重表示绝不认输心态。

“……”

时间们之间竟无话可说,沉默是金,沉默是今晚康桥。

刚刚念。”诶说,们逆卷家都喜欢问句用句号结尾吗?是为衬托成熟?明明还是小屁孩

“那啊……”突然回忆起之前面对月亮时,感而发,“是位大诗人著作。意思就是,看见窗前明亮月光,就像是霜洁白。抬头望入天上轮明月,低下头却思念起远在天边家乡。”

说着说着,竟徒起抹伤感盘旋在心头久久不散。

“什吗,不都是。”昴佯装不满地撇撇嘴。

“嘁,小屁孩,连家门都没出过吧。”笑笑。

地方,能算是家吗?”昴喃喃,语气很轻,却刚好听到。

看着昴平静表情,心里顿时翻江倒海,油然而生抱歉之意。嘴快什!说话怎不经脑子!放古代可是要掉脑袋!还把人家搞成情绪发泄不样子!虽然成样大多数原因不在……还顶嘴!

“抱,抱歉。”最终还是出声。

“道什歉?”他表情时变得非常奇妙。

许汀啊许汀!人家根本不拿当回事!尴尬蔓延,昴盯着手脚点点点无措,点点。

“许汀!许汀!快点出来!再不出来扣工资!”出来之前跟主管打听下工资,那是种水平在完成所学业之后,也不能保证稳定大额数目!果然是钱人恶性趣味游戏!表情瞬间便定格下来,于是……主管就抓住小辫子,在别墅里大呼小叫,不就是断定定会在天价工资膝下承欢吗!可恶!在小孩子面前很没面子啊!

“嘿嘿,事就先走!”利索地道别,也不等他回复,以最快速度向声源跑去保住工资。

“主,主管!”阻止继续喊叫。

她满意地看着:“该干活。”

“那多房间,人干不完……”

“那多钱,觉得人也花不完。”主管学着语气。

“不用花得。”咬牙切齿地拿起扫帚干活,不敢再多说句。

由于不知道具体哪几间房间是太太和少爷们只能凭感觉来打扫。

嗯,件装饰华丽,估计是。件……没几件家具,太潦草,走走走。件,居然棺材,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昂,不要进去为好。

正打扫到半,突然听见人笑,顿时背后凉,握紧手上扫帚,迅速转身,将扫帚横在身前,却在看清来人后脸色缓。

“礼人啊。”礼貌地笑笑。

“汀酱~”他弯起嘴角。不禁让倒吸口凉气,卧槽盛世美颜,救命!人反复杀

“叫姐姐!”完,居然对小朋友脸红,为维持威严,故作严厉地纠正。

礼人笑而不语,气氛陷入尴尬。

转身继续工作:“完饭?”

“没。”

“啊?”些讶异,“现在长身体怎能不饭啊!”

是吸血鬼哦~不饭也没关系。”礼人说道,“倒是汀酱!饭中途就从饭厅出来,原来是来打扫卫生……”

还碰见傲娇弟弟呢。

“害,生活所迫。”活着不易啊。

“那汀酱饿吗?”

“是点。”仔细想想,还真是饿啊。

“咯。”他跑到面前,将手中草莓小蛋糕递给,“给。”

……”时间些手足无措。

“想着可能饿,就把那份拿过来。”他始终都是笑颜。那双绿色眸子澄澈干净,倒映出失措窘态,“还,谢谢今天帮们。”

接过盒饭,坐在床上,用勺子送进口,久久再没动作。

想起母亲,脾气暴躁却总是口不对心人。

“死丫头,就倔吧。去奶奶那里饭而已,矫情,口饭都不扒!想气死谁!没挨过饿是吧!点都不珍惜现在生活!人家好心好意给办生日会,回报别人?几年白教!”母亲嗔怪道。

不要!才不!”倔强地仰起头,那刻,看见母亲眼里闪而过震惊,她明白吧,都懂得,“他们不喜欢……还。”

“不喜欢就用自己身子去报复?死脑经呢?”母亲说罢,便将草莓蛋糕丢给

“街上顺手买,快点完滚蛋去睡觉。”母亲眼神柔和起来。

对于那时们来说,小小蛋糕便是奢侈,口地着。最后,剩下,便起身去睡觉:“不好,以后不要买。”

“死丫头,好心当成驴肝肺!”母亲拿起勺子,尝口,“不是挺好吗?浪费粮食。”

别以为没看见,又何曾在那碗饭前动过口。

“汀……酱??不好吗?”礼人出声询问。

“啊?”回过神,望着礼人,感激笑,“没,很好。”

将满满勺送到礼人面前:“也尝尝吧。应该……没洁癖吧?”

礼人下。

永远记得那天,月光撒在身上,抬头便望见他。

……

“又是?”第二天分配区域时候,又被分到逆卷家所待花园。

昨天干得不错。”主管先是夸奖番,“里没人能比做得更好。”

“那您呢?”

主管将过去。

看见太太们,仿佛觉得院子都是她们。

“哈哈!好痒。”欢快笑声响起,眼,看见抱着狗正在玩耍修。小狗用舌头舔着他稚嫩脸庞,尾巴高高扬起。

“修!”严厉地声音响起,贝阿朵莉丝坐在亭子里,脸色不悦。

“母亲!看!哈哈!只小狗好可爱啊!”修说道。

“修,是长子!怎样失态!回房间好好学习!”贝阿朵莉丝容不得修半点违抗。

“可是答应埃德加要好好照顾它!”修焦急地说。

“管家!”声令下,管家将狗夺去。

逆卷修愠怒地跑回房间。

“修!修!”始终不见修回头,贝阿朵莉丝显得更加烦躁。

“母亲,本书内容已经都记下来。”逆卷怜司骄傲地说道,渴望得到母亲夸奖。

“再看遍!”然而贝阿朵莉丝却只是将怜司当做自己出气孔。

怜司眼神黯淡下来,脸上就差写满“怨恨”俩字

目睹发生,心里不禁唏嘘。

,过来。”贝阿朵莉丝看向

疑惑上前。

“把只狗带下去,处理掉。”

“处理?”紧绷着神经,只是小生命而已啊太太,“您意思是……”

抹脖子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