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九】

“本该留她。”一瞬闪现到我眼前,还及做出反应便被一只手钳住巴,轻吐出声,“你一样。”

突如其举动,我奋力挣扎,见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兴奋起

果然是个S……

我深吸一口气,将力量集中右手,极其厌恶地朝挥去。

“啪”一声意外清脆,我终于成功挣脱。

连忙退后好几步才稳住身体,右手完全无法动弹了,用看知道,这该有多大反作用力啊……看着卡尔海因兹连眉头都没皱一禁嗤笑吸血鬼皮糙肉厚。爷输,我故作轻松地开口:“真是扫兴啊,怎哪儿都遇见你。”

“哦?”挑衅地出声,“你是指当你没本事救人时候吗?”

我说出话,主管突然被抹杀我当然难过,但我同样生气。可栽卡尔海因茨手里,我需要是如何博得同情,而是自我冷静。这时,唯有理智才可以救自己于危难之中。

对啊,礼人那小子你了吗……”佯装夸奖地拍拍手,讽刺出声,让我反胃,“真棒啊!只是昏迷而已……但是你猜,会会醒?”

“这种事劳你费心了。你如多想想你自己。”打心理战?你爷爷我还没输过!你过是活得久,我是活得惨!

“痴人说梦!”周围空气突然暴动起,我知道已经想和我废话了。

知道习琛力有多强大我,倒是怕打过一只吸血鬼。但通过前几次使用力,我终于明白了人类脆弱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此身之外力。

卡尔海因茨似乎瞧起我,这次连瞬移都用了,直接使用吸血鬼双腿,步步靠近我。本还挺好看一帅哥,逼着自己暴露本性我拦都拦住,心平气和坐谈谈心好吗?

一言动粗,庸俗!

啊!如果~我要选李白~

管了,只硬着头皮上了!我做好战斗准备。

“选什李白,多叫叫‘习琛sama’说定我会大发慈悲救你。”异常戏谑声音响起,我被拦腰一抱,瞬间离开了原地方。

“习琛!”我眼睛放光,“这是你……本体?”

“怎?没想到毛球之是这样一副躯体?”习琛虽然嘴欠了点,但是这句话却假,一身正装,倒像是军官服装,深黑色,黑披风,黑色帽子,胸前金色链子随着动作摇曳,帽子和肩上徽章有些抽象,旁边有一串编号——112703210823,复杂却显眼,让人可以一眼看见可以此忘记。

“你。”卡尔海因兹没有收手打算,只是怔怔地看着凭空出现习琛将我救走。

“哼,还轮到你这样称呼我。”习琛由做出反应,眼睛更是忽然由黝黑颜色变成绿色,闪着幽光,恐怖如。周围空气扭动,空间撕裂,敌人明明深陷其中无法动弹,却保持着一贯高高上。

“走吧。”习琛轻声。

“阿勒?”我明白言语。

“你还想这儿待到多久?”满地询问。

“我……”我垂眸,“我去送碗饭。”

习琛默许,我一刻敢耽搁,去食堂盛了饭端去礼人房间,正好遇见几个小家伙全这。

怕被你们妈妈看见吗?”虽是这样说,可我心里却是们离开

“她们昨晚走了,似乎是有什重要晚会。”修回答。

那卡尔海因兹怎还留这儿,难道发现了什异样?贝阿朵莉丝保护我事……,总之,希望她平平安安,毕竟这些日子里给了我许多照料。

“记得喂吃,之后,你们要互相帮扶了。”我把碗给了绫人。

皱了皱眉头:“那你呢?”

“我吗?”本想随便忽悠一,但总觉得这样道别显得太郑重,“我要走了,过,应该很快会回。”

“你别走……”奏人开口,语气楚楚可怜。

“我……”走了。

“对啊,别走,休假需要人照顾。”修。

“数据显示,你走是最有利情况。”连和我没怎接触怜司挽留我。

昴一句话没说,但我感觉到挽留。

“……”果其然还是动摇了。

“汀酱。”礼人醒过了。

“你再睡会儿吧。”我量了量体温,理了理被褥。

摇头:“再睡连你离别要错过了”

我实敢看眼睛。

“一路走好,注意安全。”微笑,“记得回家。”

……

出了逆卷大宅,远远看见了习琛站一片空地。

“这快,我都已经做好你跟我回去打算了。”眯了眯眼睛。

这个动作好熟悉,仿佛似曾相识。

“卡尔海因兹呢?”我问道。

该待地方,安全起见,我已经抹掉了记忆。”再次撕开了裂缝,“毕竟这段经历暴露了你我,以后再面对实麻烦。”

一阵穿梭,我回到了上次本时间线。

“你现打算怎做?”

“我知道……”我突然放松,这是才感觉到崩溃席卷我脑海。

“你、你怎哭了?”习琛有些无措。

“我只是觉得,我获得了很多,却失去了很多。”我并没有擦掉眼泪想法,任由它滴落,“主管她,我永远都见到她了……主管!”

继而转为嚎啕大哭,响彻云霄。

“其实,”等我情绪平复,习琛开口,“一个人对应着一颗星星,既然星星没有熄灭,那她肯定还活某个世界,只是我们感知到。”

“你怎知道她星星没有熄灭?”我解。

“我是神啊!”骄傲地说。红褐色头发尽显张扬,深黑色眼眸显得几分坚定。

我点点头,认同了话,再次透过巷子,望眼欲穿,“……我想先整理一心情,再去面对们。”

好,旁边是旅馆,去休息吧。”带我进了旅店,帮我付了钱又走了,说是边界稳定,需要去修复,免得什干净东西都往这个世界钻。

几天时间弹指即过。我退了房间,沿着道路走一片林荫,今天天气太好,鸟勤快,连我脚步慢了……今天我要见着们了。

知道们过得怎样,是否有互相照顾,是否有步上原那条路。我只想平平安安,其我都乎,们是否嗜血,是否取得成

站定逆卷大宅院子外墙,门上贴着招新女仆告示,禁一笑,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爷终于用当女仆了!

进了院子,敲了大宅门,没人响应,我推开门……这锁门真没关系吗,过满屋子吸血鬼确实没人敢动什手脚。

知道没经得主人同意,要进别人家房子吗?”怜司推了推眼镜。

门后六个人坐得整整齐齐,是,你们都这儿,门吗……

“我敲门你们应啊,况且我轻轻一推它开了,我以为你们是故意设计。”

“设计?”绫人开口。

“考验。”我回答得义正言辞,“看我跨越种种障碍把门推开。”

“噗!”礼人忍住笑了。

“你看这位小哥肯定承认我了。”我笑道,“行了,你们……”

“发生什事了?”一位衣着华丽女性楼,看起和我一般年纪。

“汀酱你怎了?”礼人上前扶过楼梯口女人,其视线被她牵动,“身子本好,医生都说别随便走动。”

“对啊,许汀姐姐你要注意身体。”奏人让开自己位置,站一旁。

“二太太她,我听见有什陌生声音,害怕你们出事,想着看看。”她烟波似有星河流转。

贝阿朵莉丝还活着,太好了,看努力都没有白费。等等,“汀酱”?“

许汀姐姐”?我认为我还听过礼人和奏人叫别人这个称呼,但或许是同名呢?

“许汀,你先坐吧。”绫人说。

“我还没那娇弱。”女生笑笑。

“小时候那照顾我们,再怎给我们个报恩机会啊。”礼人驳回她话。

许汀?她是许汀?那我是谁?我懂,真懂。人间迷惑居然遭我撞上了?这什狗血桥段,神啊!啊,习琛啊!给我解释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