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四】

惨无寰的压榨中,逐渐开始适应这种生活。甚至以忙里偷闲,观察观察“许汀”。来也奇怪,他们难道都认为名字相同的俩屋檐下生活,只巧合吗?似乎连她本都深信不疑这种缘分?

类的心思本就揣摩不成的,更何况女生呢。

不过,话回来,竟然过这么久,那六兄弟都没有吸血,甚至连此类欲望都毫无表现,也太奇怪

回过神来,拍拍脑袋,握紧扫帚:“许汀啊,别胡思乱想,早做完早轻松。”

路过礼的房间,忽得愣愣。毕竟自从意识到自己对他母爱变质之后,稍微有些尴尬,所以拒绝和他们起用餐,更要命地竟然不受控制地躲着他,况且这种情况被当事,啊这……该不愧吗?

“房间里不需要打扫吗?”礼的声音意料之外地空荡的走廊响起,意味深长地叫,“汀,酱?”

当时那个冷汗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借口什么的明明想好几种,感觉怎么怎么奇怪,果然有些不想违背自己啊。

听到他声音转身之后,正值僵持不下之际,修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来:“话,这个时间点…那位小姐应该到吧,父亲要好好照顾她呢。”

眯深邃的绿色眼眸,言不发地下楼。

“谢谢。”对路过的修道。

“呵,”他冷哧,“这对你来事值得感谢的事吗?真够无情的啊许汀。”

完全不知所云,但眉头紧锁起。哪里搞错吗?好像本来就应该这样的……

打扫完怜司吩咐的那间传中给客住的房间之后,总算获得短暂的休息。

躺下,的脑袋就开始混沌不得清醒,却思考起奇怪的的问题,怜司口中的客啊,什么样的呢?女孩子男孩子?难不成和修口中的的小姐不谋而合地吗?该不会唯妹吗?

“小森唯?!”个激灵起身,心脏确实平静不。看来要走剧情?又段腥风血雨啊。

想着,房间,伫立二楼栅栏处,观望着历史性的幕。

竟然看见他们和唯妹心平气和地谈话,甚至贴心地给爱的女孩子搬张凳子?!震撼妈!不过仔细想来,来应聘的那天也乎意料地受待见啊。果然,也不算白去趟过去的时光,即使他们把忘得干干净净也值得吧……

恶!心里竟然有些不痛快!

似乎忧郁的眼神波动的情绪,竟不约而同地转身。意识到自己众目睽睽之下难逃其咎,根本连掩饰的必要都没有。身体又比大脑快步做反应,居然个瞬身逃到最近的墙壁。

“砰——”这???墙壁怎么凸截???就不用有多痛,光那转身速度都能透露八/九分。

“……”众无语凝噎。

“不、不需要去看看这位小姐吗?”唯妹不忍地皱皱眉,终于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声关心。

“本来就偷窥,也算罪有应得。”怜司扶扶眼睛,颇为无语。

“呐,真的没事吗?泰迪,看着挺疼的样子啊。”奏心有余悸地轻轻抚摸小熊的头。

“皮糙肉厚的……”昴移开眼睛,“真有够蠢。”

挑眉,异色的眼眸焕发不同往日的光芒,又用抿唇的动作遮掩住嘴角快要溢满的笑意。

小绿叶!所以爱的美少女撞着头你们就只会站原地吐槽吗恶!深深剜各位白眼狼眼,就回去房间。

巨大的声响打断沉浸尴尬之中的状态,从“许汀”房间传来的。心怀鬼胎地走近,那不同于平时奄奄息而高昂的怒骂声,此刻终于清晰地涌入竖立的耳朵。

有多久!受不!”几近疯狂的崩溃状态着实让愣,“对、对不起!教堂又送,加上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许汀!根本没有必要继续这样的生活啊!”

“……什么?每次您都这样'快'究竟什么时候您也算不准吧!万永远呢?……不好意思,冒犯您,切都已经够。”急促的呼吸声房间回荡,良久,再无声音传来。

蹑手蹑脚地回房间。直到关上门躺床上的那刻,才终于开始思索现的情况。

“许汀”如此愤怒的情况下依旧尊敬地称呼对面的为“您”,到底于什么原因?通过对话,以得结论,“许汀”的到来那位大的刻意安排,目的不明,但总感觉和以及小森唯的作用大同小异,既然如此,他为何驳回“许汀“请求离开的意见?

最后点,这样无法预料的地方,“许汀”不至于蠢到直接做这般危险的举动,听墙根什么的也太容易吧……如此看来,莫非那六个

不敢置信地确认心中的答案——没错的,他们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