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五】

后来才得知,数学老师以自己不适合当老师原因而辞职,算二太太极力挽留,也丝毫没有回旋余地。自从小狗事件后,贝阿朵莉丝经常叫干那,仿佛活成了她专属婢女。正当她因为老师主动请辞又开始为找老师苦恼之际,提出了个不成熟小建议:“太太,不如让小少爷们去学吧。”

“嗯?”她示意继续说。

“学校有很多学生,不仅能多交朋友慢慢建立个牢固社交网,还能相互学习,更重要,他们也能提早独当面为以后打基础。”说道。

不知道错觉,感觉贝阿朵莉丝越能听进建议了。不过她突然眉眼含笑。

“不过,为什么小少爷‘们’?”阵冷汗直流。正在思考怎么应答。

“说!”

“他们兄弟啊!”不好,许汀,你真管不好你张臭嘴!真实想法怎么能给你吓出来呢!

陷入沉默。

“许汀,能讲讲你来儿之前经历吗。”果然儿子说话都随母亲,还真有些不爽,么确定会讲出来吗。

“有些为难你吗?”刚想顺着她台阶,结果被她眼神吓,那半眯危险神情,似乎在威胁敢回答立刻进行酷刑打进十八层地狱。

“没有,怎么可能呢。”在屋檐,不得不低头。

贝阿朵莉丝用眼神示意,之后遣散了其他认真地思考起来,该从哪讲起呢……

次感受到月光倾洒,他们跳跃在花丛间,纠缠于微风,和摇曳世界踩着华尔兹舞步张扬空中,再度起飞,差点撞破天际,闪烁在众眼眸。

贝阿朵莉丝起身,她只望着挂在宅子残月,不掺情绪地轻轻呢喃,仿佛并没有听过讲述:“快满月了……”

刚过十五吗……”疑惑。

“也许个满月吧……到时候你去镇旅馆暂且住晚。没有传令,不要回来。”贝阿朵莉丝说道。

“为、为什么?”不知道该问还不该问,毕竟知道太多也许反而灾祸。

“家主要回来了。”

日子天天在眼前流逝,几个月过去了,过了好几个满月,贝阿朵莉丝闭口不提那晚事,也当不知道。六个少爷都去了贵族学校学,而也被贝阿朵莉丝任命为接送员,送他们学,并时刻去老师那了解情况。比如,绫今天课开小差,绫今天课折纸飞机,绫今天作业情况很糟糕……天哪能不能换个,你样办很难和科迪莉亚交代啊,你到时候被水淹了倒霉还不

天,和往常样,接了小家伙回家,招呼厨师菜,直到吃饭还不见昴来餐厅餐。

在窗台横木找过,棺材房找过,实在没有办法本来想随他去了,脑海突然出现个大胆想法。

跑去宅子最高塔,远远便看见昴仰望母亲背影,手拿着那把银匕首。踌躇了,站在原地望着昂母亲,素有“白玫瑰”之称斯塔。

斯塔还回避了他,高窗再也看不见白色身影了。

不过,主管来带他离开了。可最后,她还意味深长地望了望阁楼。

有故事啊,灵敏鼻子嗅到了八卦味道。

也准备离开,但克斯塔又出现在视野内,只看着,看着,似乎过去与未来她都能预见,她露出了睥睨天姿态,而也只让自己表面看去更加镇定,迎接她目光扫射,而不禁腹诽心谤:你什么眼神啊!什么“白玫瑰”啊!那么远你真看得清吗?别问为什么看得清!毕竟开了神仙外挂!不对啊,干嘛要在站接受她眼神洗礼!

想到儿,非常拽地离开了,也去了餐厅吃晚饭。

特意拿了些肉回房间,“休假”小家伙似乎闻到了肉香,愉悦地围着转圈圈。没想逗它,直接将肉放在了他,看着他脸难看吃相,不禁惋惜地想起了它名字,逆卷修说家伙埃德加送给他,象征了他们之间友谊,所以叫修加,脸决绝地否定了他个建议:“你怎么不直接叫‘休假’……”

“可以啊。”他脸欢快,目瞪口呆,他乘之危把名字定来了。

“……” 没法理解没法理解。

抚摸着小狗毛发,揉了揉他小脑袋,他摇了摇尾巴,头却抬也不抬。自讨没趣地去洗漱了,便躺在床准备睡觉了,突然听到剧烈声响从天花板传来,间房子,房间。么晚了,不会出什么事吧……应该不会吧,始终说服不了自己,穿了件外套出门了。

到了楼,从外面看,绫房间没有什么异常,推开了门,房间内片狼藉,显然有拉扯痕迹,脑海中清晰地出现了他溺水画面,心脏似乎要跳出胸膛。

慌忙地跑出宅子,在后院转了圈,却毫无收获,死命拽着衣服,几天活动范围除了宅子学校以及之间往返公路,根本,根本不知道附近哪有河流池塘!冷静冷静许汀冷静,大晚不可能走很远。再找找!

“汀……酱?”背后声音传来,心脏再次急剧收缩。

“礼……”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解释,可时间来不及了,事关命,“你知道附近哪有河流吗?”

“跟来。”估计察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二话不说去了最近河流。眼便看见了在水中挣扎,还有正在岸事不关己地和希特调情科迪莉亚。

捂住了礼眼睛,将他带到隐蔽:“别出声。”

“……”礼像个听话玩偶任摆布。

捂住了眼睛,可封不住耳朵,此时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

呼救声越来越弱,岸嬉戏声却越发清晰,他们越来越猖狂。终于,他们走了,在原地,将外套脱,纵身跳入河流中,抱住了绫不断身子,费力地游岸,礼在岸接应,们将他平躺在岸,做着心肺复苏,他终于吐出了水,安心地将外套套在他身,抱紧了他,礼也停了动作。

“宅子今晚回不去了,科迪莉亚和希特才刚走回去。”说道,“外面风大,你先回去吧,如果着凉了……”

他只摇头,淡淡出声:“你穿得么单薄都不打算走,还有绫刚渡过危险期,怎么能放老弱病残自己溜走。”

“嘴可积点德吧。”小子,种时候还跟拌嘴。

笑而不语,他离开了原地,不久,便捡了些树叶枝丫堆在起,个响指,火燃了起来。

“真羡慕你们吸血鬼啊。”不禁啧啧感叹。

“做也不错。”他原本绿色清冷眼眸被火焰映照得仿佛燃烧起来,错愕地移开目光,在那刻,只看见了火焰,他像没有灵魂躯壳让心疼。

“其实,不用挡视线。”他温婉地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