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

……她和我长得像啊,到底是怎一回事。

位小姑娘是来……拜访?”看我手没什东西,她停顿了一瞬。

“我是。”我咬牙,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是来应聘。”

“就院子外,女仆。”我就只配做女仆吗。

“哦~”绫眼睛放光,去房间里给我拿了份简历。

“他小子,次把另一小姑娘吓走了,怜司就惩罚他自己去找。”“许汀”见我疑惑,出声提醒,虽然语气略微嗔怪,却无实际责怪之意。就连我都开始奇怪,她或许没有恶意,但为什要鸠占鹊巢。

“谢谢。”拿着简历之后,我开始填起来。

姓名:许汀。性别:女。出生年月:××××年×月×日。对啊,我猛然一停。能用自然时间填写吗。于是我把它全部擦掉,就写了大约年龄。教育经历啥?家庭住址:……问得好!填知道。家庭成员:知道。联系方式:知道。全是些奇奇怪怪社交网站,能写电话号码吗。工作经验:在贵族家里做过一段时间。简介!我开始胡编乱造,反正就是给自己吹彩虹屁啊。

“我填完了。”

接过,把表格交给怜司,怜司推了推眼镜,满脸尴尬加鄙视,表情变化莫测。

“姓名:许汀。”他启唇读道,故意停顿,引得众侧目,“……出生年月日:详。教育经历:详。家庭住址:详。家庭成员:详。联系方式:详。”

一脸“你样我很难办表情”。小哥,我很麻烦啊,我确实知道怎填,毕竟里太一样了。

“……简介:美貌与智慧并存,开朗乐观善解意。一生一世忠心于逆卷家。”怜司后面念东西我有些忍听下去了“帝创造我时候,一晃神就让我降落世,他忍我拥有任何缺点,便取缔了我身一切缺点,身边所有灾祸,于是,天使诞生在世界,做着最朴素工作,却享受着世最美好幸福,她心灵如此纯粹……”

一阵彩虹屁下来。宅子里全在憋笑。

“哼,真是害臊。”怜司算是最冷静一位。

“我写都是实话,你说哪里和我匹配!”我话音未落,清脆笑声响起,接二连三,他都笑了。

“……”

“许汀”娇手掩唇,笑得含蓄:“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笑了。”一会儿,他果然陆续停下。

“算了,就当做慈善了。你留下吧。”怜司说道,“昴,带她去房间看一下。”

昴没有过多话,带我楼,走了一会儿,他将门推开:“你房间。”

我看了看,干净整洁,点头道谢:“谢谢了。”

他却没有要走想法,欲言又止,我疑惑:“你有什话要说?”

“没事,收拾好了就去做午饭。”他转头就走。

没啥好收拾,进房坐了一会儿,思考了下现状,便起身去做饭。看了眼冰箱琳琅满目食材,随便挑了一些做了饭。在厨房里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筷子,洗了洗去消毒,然后就招呼他吃饭了。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坐立难安,我突然想到什:“你……会用筷子?”我在围裙擦了擦手。幽怨眼神飘来。

会就要多学啊,技多压身。”我拿起了筷子,说道。“许汀”符合地笑笑。

见他没有动起来欲望,我无奈说道:“没办法,我只会做中餐,然你用刀叉吃中餐?如果你介意。”

“你怎早说!”绫满开口。其他点头。

“你没问啊。”我无辜说道。怜司回头就默默更新了招聘简介。

于是我一指导他用筷,第一顿下来,桌面凌乱,只有“许汀”一未动。

“你……怎吃呢?”我试探。

“胃口向来好。”她答。

我点头,再在她身多花时间,继续指导其他

“我吃到了!”怜司站起来,其他兄弟颇为羡慕。我颇为惊讶,没想到内心与外表反差如此之大。

“咳、咳咳。”许自觉失态,他坐下继续钻研。

晚饭开得早,他说他课。在他威逼利诱下,我煎了牛排。害,学习嘛,吃饱喝足才有精神头,应该

吃饭,我就去打扫他屋子,打扫完了之后,下楼,看见他穿着校服,整装待发。

“路小心。”想着,我又倒回几步,还是叮嘱了两句,“认真学习。”

“你一起。”怜司话犹如向我泼了一盆冷水。

我狐疑地再问了一遍:“你说什?”

“你一起,快去换衣服,要我说几遍?”他眼神善。

“你学,叫我干嘛?”我杵在原地,内心是拒绝,面对学习,就是面对老师,面对老师,就是面对我惨忍睹成绩。

“学校里,我需要照顾。”奏

“家里我打扫了?”我问。

“白天扫一样。”修。

睡觉了?白天打扫晚学?”

“挤一挤总有时间。”礼笑道。

,你怎能说种话呢!你以前明明小天使!

“家里‘许汀’看着就行,照顾她已经到了门口了。平时我都很爱干净,其他地方常有需要每天打扫。学校里你随便学学就好,主要还是以服务我为主。”怜司好心地一道解释了。

“她柔弱,加,万一进盗贼啥。”

“你以为逆卷家好进?”

我怎进来得顺利?……嗯?

“哪多废话,快点去换衣服。”我跌跌撞撞地就去了。

最终,我被一堆吸血鬼包围,感觉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我望向旁边:“,礼少爷,咱,换位置?”

位置靠边,用左右为难,还能靠着车身睡觉,间仙座。

“我困啊,想撑着睡觉。”他佯装困倦。

“……”吸血鬼用睡觉,是你告诉我吗。

他还是和我换了座位,我如愿地开始补觉。知过了多久,我都开始做梦了,车子突然一颠簸,我头顺利被撞出了一声闷响。

“嘶——”睡意瞬间全无,我抱头哀嚎,手停揉搓,“疼死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