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七】

“姐姐!许汀姐姐!”声音中的焦急掩饰不了,奏慌忙而来。心里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礼

“礼…………”奏尽力压制住哭腔,心急如焚,可始终按耐不住情绪,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奏,没事的,慢慢说。有姐姐啊,姐姐在呢,姐姐在。”轻声安抚奏的情绪,休假也在旁温顺低叫,似乎附和的话。

“礼……父亲,父亲要惩罚礼!要把关进刑房!”说罢,便开始泣不成声。

将休假塞给奏,然后将们抱起,顺手进了旁边的小巷子。从镇上到逆卷家,就算用跑也要半小时,更何况还带个孩子只狗。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告诉奏个秘密,姐姐仙女,有魔法的!”刮刮奏的鼻子,强装镇定,苦笑道。

“骗。”奏停止哭腔。

“实践检验真理的唯标准。”用手捂住了奏的视线,心想瞬移到逆卷大宅,“三,二,。”

阵眩晕过后,周遭的景物便成了熟悉的模样,们在宅子的大门口。

“姐姐,……也吸血鬼吗?”奏问。

“不说过了吗,仙女。”

“仙女吸血鬼!”奏总结。

无奈,将怀里的东西全部给了奏:“带这些,去找绫,然后和待在起。”

“对了,父亲……可能还没有离开。”奏担忧说。

这段时间,用习琛的能力,似乎感觉到莉亚和里希特已经进入了刑房。

莉亚,找虐吗……那就帮把,送早日上西天。

“记住,不管父亲问什么,口咬定看见有下室的方向去了。”交代,“如果谁,就说不知道,但感觉很熟悉。明白了吗?”

“嗯!”奏乖巧点头。

从大门到宅子正厅的路很长,也很黑,休假的头:“和奏要相互保护啊。”

刚想用瞬移直接到刑房,可心脏阵剧烈的绞痛。想起了当时变出扇子后,同样的绞痛,原来,不偶然。来不及想那么多,继续施法,瞬移到了下室门口,忍受轮的绞痛,头上的汗珠滴落有些模糊视线,可脚步却无法慢下来。终于,看见了束火光。

就如同绫溺水的河岸上般,莉亚娇媚的容颜,里希特的面孔不可控制燃烧欲望的禁火。们毫不避讳调情,黑暗中躺个身影,看不清楚,可浓烈的鲜血味道,让有些反胃,那

们还注意到了,投来了不善的目光。忽略们,走到刑房前。

“这种方,个下,不该来。”里希特首先出声。可这明显不警告,而直接宣布了的死刑。

不做理会,徒手将铁柱往两边辦,形成了个足以让通过的椭圆形。

没有迟疑将礼扶起,治疗了些伤,缓和了的皮肉痛苦。

将两眼空洞无神的礼抱在怀里,看失神的模样,心里本该承受的绞痛又深了几分:“莉亚太太这么做,谁都对不起。”

不想再用疑问句来让她做出毫无意义的回答。只想给她定下罪,她本就还该承担的罪名,不需要任何无意义的反驳与争论。

!”莉亚似乎想攻击,却被里希特拦住。

“呵,下罢了,还用不出手。”里希特冷哼,“不过,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继续治疗礼,“位母亲,不仅不主动承担自己的职责,担负起对孩子的抚养之责,教育之责。更连!连勾引自己孩子的那种龌龊行为都能丝毫不知廉耻的做出来!别说自己根本不懂得这些事情意味什么!”

“呵呵。”莉亚突然笑了,可那双绿色的眼眸不同于礼的澄澈,而充满了浑浊肮脏的污垢,“的孩子,还轮不到来管!”

,她施了法术,魔法团朝打来,却在快要命中之时消逝。

,没什么特别,就运气好,比如,打不死。”习琛这家伙,被说成那样,还给了免死金牌。能想象如果没有这份能力的后果,正在给礼治疗的根本挡不住这种突然偷袭的把数。垂下头,看依旧没有好转的面色,焦虑唤了声,“礼?礼许汀啊!许——汀——”

“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别妄想那点同情心能给带来什么!”莉亚不满回答。

“既然招惹了礼,不管母亲还什么,都应该好好对!”感受到股陌生的气息悄悄靠近,眉头紧,顿时心燃烈火,莉亚,“在的面前和身为父亲弟弟的里希特公爵调情,认为,位好母亲,还位好妻子?”

“嗯哼,那又如何,这世上的男,都的玩物而已,吧,里希特?”莉亚抱紧了里希特,捏住了的下巴,娇唇点。

的,莉亚,只要愿意,永远都属于。”

“看吧,并没有强迫。”莉亚骄傲仰起头。

把……逆卷礼当什么了!把的父亲当什么了!”即使早有预谋的场策划,情不自禁歇斯底里喊叫

说了吗,玩物啊哈哈哈哈哈……”莉亚恐怖,丝毫不把放在眼里。

莉亚,心肠狠毒遭报应,还太过狂妄自大,逆卷透吾还未离开家门,就迫不及待备胎来中伤礼呢?

吗,莉亚。”逆卷透吾醇厚的声音响起,莉亚脸色大变,里希特却黑张脸,似乎怪罪自家哥哥的突然到来,毁了自己的好事。

“卡尔……”莉亚管理好自己的表情,谄媚走向前,“哪句话真哪句话假,都分不清楚了吗。”

莉亚,的行为与‘玩笑话’个男尊严的巨大侮辱啊。”卡尔海因兹语气轻佻,狭长眼睛眯成条缝,性感与危险并存,似乎下刻情绪就会失去平衡,冲破表面的恻隐,嗜血的獠牙将会深陷每的肌肤。

“哼,小姑娘,出门在外,身处别屋檐下,不要以为自己有了庇护就为所欲为不知天高厚。最好收起的小心思,不然,下次,会把块儿带走。”忽然转向,留下警告,就被黑烟包围,转瞬之间,面前的三全部消失不见。

空荡荡的下室唯有点烛光点亮方黑暗。借烛光,瞧见了光亮四周刑具上,所凝固的暗黑血迹,竟在脑海中与礼的伤口重叠在起。手上的动作快了几分,绞痛便也深了几分。

没有……!”礼似乎被拖入之前的痛苦回忆,不停推搡,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嘴里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