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六】

我在第七组指定入口站定,彼时那里已经到。瞅瞅我的队友,似乎没有点想和对方认识的意思,甚至连看都眼。

话说……样的话,到时候真的怕误伤己方。叹气。

“哎呀,是赫赫有名的许汀吗?”略显讽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掉阵鸡皮疙瘩,转身,觉眼前的女子异常眼熟,思索会儿,是出声:“……是,哪位啊?”

那女生恐怕没想到我已经忘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却要故作名门贵族的优雅,白眼,回答道:“切,给我记好,本小姐是三旬馹夏。有,绫君,我是会让的。次比赛,可别给我拖后腿。”

我终于想起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躲在兹源鹤身后哭梨花带雨的小莲花。小姐姐,谁拖谁后腿定呢!恰巧时裁判宣布预备,我才能趁机结束太愉快的对话。

大屏幕上,裁判激情澎湃地再次念比赛规则,知何时,上面出现再熟悉过的大脸,我瞪圆眼睛,心里大叫生草现场啊!!!羞愧地转移视线。终于——

“比赛——开始!”句令下。同队五,消失,我才刚踏出步……

无奈掩面,真就各管各的呗。瞥瞥比我垃圾——第步都没踏出的队友,心里莫名丝慰藉。

那位男生看就是哪家的公子哥,说和校董之类有些联系。同样是校服,可连我都能明显看出,的那件面料好,做工好,在隐秘的地方恰到好处地镶两颗钻石,和我们普通学子完美区分开注意,就遭到被反射的灯光的报复。

万恶的资本主义。腐败的资本主义。咋舌。

我突然灵机现,跑到那位男生旁边,询问:“同学,要要联手啊?”

语。

我仔细打量头金色的卷发,额前易碎的刘海随的步伐轻轻摇曳。蓝色的眼眸有些慵懒的气质,难以看见个年龄段该有的朝气。上下嘴唇轻轻碰,唇色似乎是刚喝完水时,所呈现的颇为润泽的浅红。

“真的……考虑下?”我追问。

眼,正式回绝我:“没兴趣。”

是没有想到样回答。只是是有点遗憾啊。看来我与那份大礼无缘……

我再次拦住的去路:“同学,可以请帮帮很有兴趣的我吗?”

“我有什么好处?”问。

“好处多多。”我说道,“明显可以看出来,家境优渥,什么都缺。但是,想必样的家庭里,父母对的要求定很高吧。”

“校方可是很重视次的比赛,相信最后成绩也会通知各位同学的家庭。”我继续盲猜,“而却根本在乎,要么就是打心底里根本没兴趣。要么,就是想和的家干。”

挑眉,示意我继续。

“根据我么多年的经验,对上父母,十次起码有八次败北,次甚至要负伤,最后次,们根本就。”我气氛地分享我的经验,“过,我,如果最后成功仅证明的实力,而且若是主动放弃唾手可的‘没兴趣’的礼品。那逼格瞬间就提升啊!况且,根本需要大费周章,我来动脑子,只需要在适机时来个响指——就解决是皆大欢喜吗!”

随即我又补充:“当然力,获礼品的权利在可以自己斟酌。”

笑:“暂且试试。”

“我叫许汀,那同学,怎么称呼啊?”

“芒绮踽栉。”

接下来,我和踽栉同学在各个险要口伏击对手,我出脑子、做诱饵,打个响指,放大招。拿到线索后就溜之大吉。

校方给的线索就是个的问题,问题程度之简单,让我想起小学特别喜欢玩的脑筋急转弯。顿时感觉受到顿羞辱,看起谁啊!

个伏击点走去的时候,我们被包围起来。好家伙,敢搞爷爷!

先走。”改色。

“啊?”我瞅瞅周围,目光可及范围里有三四个,“算吧,我怎么也可能抛下队友啊。”

“……论战斗力就只会给我添堵。”说。

“……”我想接的话,旋即朝脸谄媚“各位小哥,有事好商量。打打杀杀多好啊。”

是要耍什么花招呢?”甲。

“干脆就下毙她,整好活听她逼逼赖赖干啥啊。”乙副熊样,脾气也跟熊如出辙地憨。

我被吓连忙摆手,后退几步:“别啊!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甲露出来丝兴趣。

“说来听听。”丙。

“大家都是想要校方的礼品吗?”我说,“目前来说,场内的半,线索也就半。”

“哼,那又怎样,就凭剩下的,没有能逃出我铁掌的!”熊哥冷哼。

“熊哥别急,听我说完。”我蹲下,用手在沙地上画画,们都围过来,“们看,假如,像老师说的那样,每击倒条线索,那就是说,每个都是条线索。由此推论,我们最终是要击败队友,才能获完整的线索,最终找到礼品。而且根据我们组收集到的线索,我整合下,发现只有击倒队友才能成功串联。也证明我的猜想,是合理的。”

什么意思?挑拨离间啊?”丙满,“把我们当傻子啊?,老师都说,队友死,全队淘汰!”

“诶那怎么会啊。”我笑笑,“况且,老师说的是,击倒个线索;队友死亡,全队淘汰。‘击倒’和‘死亡’,们自己琢磨琢磨。而且我可是把么重要的消息都告诉们啊!”

“我们凭什么相信们!”甲。

“凭我可以把我现在到的所有线索告诉们,”我回答,“可是,们愿意为队伍暂时昏迷吗?”

们默作声,其实,临时的队友,本就是无法第时间交付后背的帮家伙,此时听说个消息,只会更加提防对方,生怕被另抢先,到底每个都是自私的。

“目前我到的所有线索,我都给们留。”我写堆坐标。

们面面相觑,表面平和沉默,内心波涛汹涌。悄咪咪退到旁边。

“走走走,赶现在们发愣我们快走。”我压声音,招呼站在旁的踽栉,健步如飞,“也算是运气好。”

“看看们——”走段路,本想叫再确认下那仨,可话未说完,余光却瞥见团夹杂雷电的蓝色火焰冲我们袭来,有那背后黑手眼角的红色流光,以及戏谑的微笑。

“小心——”出乎意料,我做的第个决定居然是推开踽栉。

爆炸声引起阵耳鸣,我只觉阵天旋地转,眼前跳跃生的点点滴滴,会吧阿sir……

*

我感觉自己被压过气,周围是混沌,心挣扎想快点逃走。似乎有什么毫无招架之力的事情正在涌来。

样的地方,又能逃到哪里去?”

我绷直身子,停止动作,仔细听动静:“谁?”

“可笑,竟会忘我。”男子讽刺,似乎发出最后通牒,“给我记清楚,那个女孩被救下,只是侥幸。逃到哪里去,我都会找到,绝姑息。”

我猛惊,终于摆脱那种令窒息的环境,倒如说是被谁推出那个空间。

“没事吧?”看我喘粗气,礼焦急地问道。

“没……”等等,礼?!

“怎么?”勉强扯出丝苦笑,“许汀小姐第眼醒来见的是我,很失望吗?”

个意思!”我有些慌乱地解释,“只是没想到,我居然能活……见到。”

难发现,黑眼圈侵犯俊俏的脸,的眼睛像像是被层雾掩埋,望向我总是隔什么。我太舒服地皱皱眉。

起来,笑意减,站在窗前,伸个懒腰:“果然保护自己。”

是”?到底为什么要瞒我……

“我……昏迷很久吗?”似乎间屋子再没有其,“大家都……没事吧?”

想问的是芒绮踽栉吧?”转过身子,随意地靠在墙上,脸上难的没有丝笑容,多几分探究。

“我……”云里雾里。

“嘛开玩笑的啦。那位同学的话,可被保护很好呢。”有恢复笑容,压低帽子。

到底,怎么回事……”我紧攥被褥的角,心里切疑惑、恐怖的情绪都化作委屈,“从我刚刚醒来就是个样子。”

像是突然下定决心,我揭开被子。可直到下床,站起来,才发现我现在的情况究竟有多么地糟糕。

现在能下床啊!好好躺!”礼大惊失色,说就要过来扶我。

“给我听好,逆卷礼。”我抓的双手,倔强地站直,无比坚定地盯的绿眸,“我对踽栉没有哪怕点点意思。因为,我喜欢的是。”

“我……”显然没有想到会是种情况,惊讶地微微张开嘴唇。

“听我说完!别插嘴!”我红脸,强硬地阻止。真怕打断,至此积攒的所有勇气,都会随份难能可贵的冲动消失殆尽。

掩饰住笑意,歪头,那双眼睛中全是我:“好。”

“……”敲,完

我的第次告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