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八】

“我、我……!”礼似乎是被拖入之前痛苦回忆,不停推搡,额头上冷汗直冒,嘴里喃喃语。

“礼?!”件事情本就对一生产生巨大影响,我更是不同于往日紧张。

“……”瞳孔依旧空洞无光,动作幅度不减,我只是将抱得更紧。

“我是许汀啊礼!”我轻声安慰,完全顾不上被拳打脚踢方“没事啊,我,我里!”

动作似乎幅度越来越小,像是将我话听进去。

“对不起,礼……”我看着犹如困兽一般行为,灵魂深处舔舐伤口,语气却是带上鼻音。如果我没有离开,也许,也许我能够阻止一切发生?

“汀酱……”看着我,绿色眼眸只映射身影,眼里,没有隐忍痛苦,更没有四周扭曲鲜血和肮脏灵魂,“你怎么……现才来接我啊。我等好久……”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我揉头发,嘴里只是重复些话,噙着泪不停道歉,我恨己怎么能不信守诺言,怎么可以把一个儿,怎么不能早点预料到现事……

“怎么能怪你呢……其实,你离开也好……毕竟,父亲啊……”再也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

那晚,我守身侧,彻夜未阖眼。我怕午夜梦回时,又被那些肮脏又荒唐事情纠缠不休。

逆卷兄弟也没有来探望过,就连仆也不敢靠近个房间。若不是我执意待儿,恐怕生死也算无问津。

我拉开深色窗帘,透过落窗,远远看见天际一抹光亮升起。我想到一句诗——

“尽管阳光普照,赞美太阳,我却阴暗坑穴里,躲避太阳,抛出灵魂。”

阴暗处之所以阴暗,是因为阳光无法到达。可是房间,明明阳光充满角落,却没有一缕照耀己身上。

——几个孩子都是如此。

几个月相处以来,我道,本性纯良,即使没有阳光,己也努力发光照耀生。可太小,太小只有己,父母帮不,连兄弟联系也被斩断。

我擦擦眼泪,出房间给礼准备饭菜。

反正都让卡尔海因兹,区区旁眼光又算得什么。我就要宣告全逆卷家,逆卷六兄弟,我许汀罩着!

刚到厨房,我就被主管叫去一边。

“许汀,你道家主回来吗。”主管定步,面向我,难得放下她一贯骄傲神色。

“嗯。”我不仅道,昨天晚上还和照面,眼皮子底下救走儿子。

“你道家主身份?”

“逆卷透吾,日本政治家。”旋即,我又补充一句,“我电视上见过。”

主管垂下眼轻轻摇头,深呼吸一口气,仿佛下很大决心:“你明明道,不仅仅如此。”

我沉默不已。我当然明白,卡尔海因兹,吸血鬼中毫无疑问最强者。

“你道我逆卷家待多少年吗?”主管语,“四十年。”

我疑惑,毕竟大家族主管待上么多年也是再正常不过,足以表现对逆卷家忠心。

她把我表现尽收眼底,似乎是预料之中:“准确说,是被囚禁四十年。”

“逆卷家都是父母不要孩子,或者无法生存不过是父母换取钱财货物罢。”

“当时我只以为也许是有钱慈善事,满怀感激认真做家务。”她旁边长椅坐下,陷入往事。

“直到那天,我打扫到牢。当时逆卷家没有禁止进入明文规定,但似乎都心照不宣远离那块是非之。”我慢慢走过去,她身旁落座,一阵微风拂过,惊起一树绿叶,“想着就觉得己傻,我当时一心想着报答恩情,就以为大家只是因为里面没有灯光害怕而已,神乎其乎就走进去。”

“我摸索墙壁前进,门口还可以借着光亮略微打扫。越深入,连行动都无法正常进行,正准备转身回去,我听见求救声音。”

“仔细听一会儿,是一名女子声音,我还未出声询问她位置,一名男子声音紧接着调戏。”

“那么熟悉声音,根本不可能听错,是卡尔海因兹。”她眼神变得极度愤怒,身体颤抖着,咬牙切齿说出逆卷透吾真名,“□□!当时科迪莉亚和贝阿朵莉丝都已经过门!”

“可我不敢出声,我害怕,那是我救命恩啊…可不容置疑,婚内出轨,并且是个□□犯!”她拧紧眉头,呼吸急促,“你会怎么办?”

“我……”我哑口无言。

后来还是发现我。”她整个陷入崩溃,崩溃到平静,“手掐着我脖子,一只手就让我整个离开面。”

主管突然将两只手覆脖子上,青筋乍现,我双手无处安放,焦急劝说:“你,你别激动!都过去!”

“不!没有!”她忽而放开己,朝我吼道,目眦欲裂,血丝侵占整个眼眶,“露出獠牙,我那时候才道!根本不是!”

“绝望占据着我脑海,我想象着一副被吸干净躯体,毫无生气躯体。”她脸色终于缓和下来,“但是那位小姐救我,她从阴暗中爬出,我曾经见过她,她很漂亮,没有能忘记她容颜,她是卡尔海因兹表妹啊。我还来不及震惊,她便开口威胁卡尔海因兹。于是我活下来,可我再也出不去,和那位小姐一样。”

“许汀,我道你心肚明,你纯良,但是做事不能太招摇,要讲究方法,否则会置己于危难处境。”主管恢复平时模样,可当我望向她,她却仿佛瞬间年迈一轮,一种苦涩油然而生。

我忽然想到,我第一次遇见位老婆婆时,就牢前打扫落叶,她那么激动,我却只以为她目中无单纯针对我而已。

“卡尔海因兹手段远不止于此,你万事都要小心再小心,尽量避免打照面。可你偏偏去照顾礼少爷,刚受完处罚怎么不是卡尔眼中钉肉中刺呢?”

“我不可能再丢下。”我摇头,“都过得太辛苦不是应该承受。”

“许汀,你好像什么都道。是吸血鬼,道太太手段惨无寰。”她笑道,“其实你很早就暴露第一次看见你时候,我告诉你一位婢女照顾太太死于畏手畏脚。你没有一丝慌乱与疑惑。你表现很平常。”

“既然你道,又为何帮助,善良吗?善良能撑多久。”

“……”是啊,我为什么帮助,大概是觉得己好像啊,不过,我还有妈妈,妈妈胜似没有。

“走吧。”我顺着她话起身,突然被溅一身温热液体,我用手抹抹脸,是血!我瞳孔骤缩,惊愕把我束缚,面前主管犹如间蒸发,只剩下破裂衣料四散开来,犹如飞雪,又如灰烬。

她死,就一瞬间。

我终于抬头,看见嗜血卡尔海因兹,张狂炫耀獠牙,四十年前场景再现次,我是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