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六】

一时,竟心生酸涩,无法回答,只蹙紧眉头:“想笑就别笑,都快挤出眼泪。”

禁把礼人的童年与之后的他联想一起,他管遭遇什么都笑,似乎就一面根深蒂固的面具,被他自己戴上,然后慢慢找取下的机会,甚至最后都缝灵魂深处。

“像们这么大的小屁孩,就应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干嘛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想起那个调皮捣蛋的弟弟,对礼人嗤之以鼻。

“习惯而已。”他躺地上,望着天空。也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无尽的银河纽带。指着漫天繁星。

看,那么多星星呢。的家乡对星星有很多种解释,有人说,每一颗星星都一个人。”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愉悦很多。

那颗!”指着一颗光芒黯淡的星星说。

“为什么?”他问,“一点都耀眼。”

“有可能距离太远,也有可能那颗星星面前堆积太多灰尘,让普通人无法看清楚。”说,“可总有人同于普通人,比如会去拨开灰尘,走近一点,所以可以看见耀眼的光芒。”

怎么可能知道,如此温柔,过就渴望自己的母亲能给更多关怀罢,毕竟大家都怎么喜欢浑身带刺的皮孩子。可偏偏最小也最无助,科迪指望继承家产,也从未让为她唱歌。希望,将来被科迪亚盯上而被她利用时,能想起来,并没有人,并没有人感受的光芒。哪怕也许只能陪伴短短几个月。

从未想过那一天来得如此之快。第二天将绫人送回他的房间,就回去梳洗准备工作,而礼人也只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开始上学。

科迪亚无疑惊讶绫人的起死回生,可她只能默认这个结果。她也似乎将目光转向礼人,对礼人特别关注。除上下学,更难见着礼人的身影

日复一日的担心中,丝决定去拜访学校校长,而陪同。

校长和丝谈话时,一直旁边作为随从等待着,于谈话内容一字落地进入的脑子。

“校长,好。解一下修最近学校里的表现。”丝恭敬地询问。

“据他班主任反映,学习挺认真的,也很有积极性,班上也和同学相处得很好。还经常帮老师干些事情什么的。”校长回道。

“那真太好。”丝似乎松一口气,“那……怜司呢?”

错愕的盯着丝。这些天,经常以一个孩子的角度和她讨论教育孩子的方法,能发现丝确实有做改变,但曾想,她竟然将对修的关心匀一些给怜司。说,她真的很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足,并且开始尽自己最大努力弥补两位孩子。

“上次三校联考,怜司同学还考第一名呢。”校长面露喜色,“能有这样的学生,也校的幸运啊。”

一番谈话之后,校长将们送门口看们走远才转身回府。丝的心情看起来错。

“太太,觉得小孩子的教育还以奖励和奖励为主,惩罚容易使孩子对某件事情产生畏惧心理,利于成长。”

怜司以前一有什么事就丝面前炫耀,希望得褒奖,可大多数丝都冷言冷语或者显出乎的神态。甚至,连三校联考得第一这样的好成绩都懒得显摆……要发生这种事,妈指定要告诉身边的街坊领居,连去买菜都放过摊主,然后才肯带出去吃自助火锅,导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因为成绩而去吃过自助火锅……

知道。”她愉悦地回答。

刚回宅子,就看见亭子看书的怜司,告诉丝。她走向前,身后:“怜司。”

“母亲。”怜司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走丝的跟前。

“怜司,”丝蹲下,眼神温柔,一旁紧攥着衣角,静静等待着丝的下文,“一直都做得很好。”

骄傲。”她补充道。

也总算松口气,看着眼前的场景,顿时心生暖意,原来,真的能改变他们的生活,哪怕如此微足道的,也可以做成这样的事。

“母亲?”逆卷怜司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她似乎像变一个人,变得他认识过,他喜欢,并且永远都希望母亲变回去,他试探开口,“那……可可以抱抱?”

明白为何,当听见小怜司提出这样一个小小要求――“抱抱”,眼眶里盈满泪水。

丝抱住怜司小小的身体,用手轻拍怜司的背。怜司也抱得紧紧的,第一次,看见怜司笑同于他长大后的职业假笑,那一个孩子面对母亲才有的笑容。

小朋友真好哄啊,退出亭子。

确实,丝愿意改变,也超出的想象。

夜晚,丝来房间,竟因为几个月之前发生圆月下的事。她提醒后天就月圆之夜,叫明天就去镇上。应下,却明白卡尔海因兹的回来究竟可怕什么地方。可,鉴于丝的改变,出她要害的理由。但,为什么总觉得心里堵得慌,似乎有什么好的事要发生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和小家伙们校门口告别之后,本来想走,就看见礼人跑向,他气喘吁吁地问:“今天下午会来接们吧?”

面对他的特意叮嘱免愣住,礼人回答又跑回去:“就这么说定,一定要来啊!”

也感觉吗……可,对起礼人,今天恐怕

家,就带件衣服,抱着休假(说出这个名字真的太羞耻镇上的旅馆住下,拿出手机看会儿电视剧,始终有些心神宁,集中注意力,以至于两集过去还以为才刚开始看第一集。索性关上手机,抱起休假,帮他顺毛:“会有事的,会有事的。”

第一天晚上就失眠黎明才睡着,总中途醒来,又强制自己睡下,导致黄昏实住,于昏昏沉沉地起床。给休假上链子,抱手上,便去镇上闲逛。

看见好玩的东西就买些,打算回去给那几个小家伙当赔罪礼物,毕竟一声响地就走,虽然暂时的……

“老板,这个帽子怎么卖?”鬼使神差地拿起一顶帽子。

“小姐觉得值多少钱?”摊主反问。

觉得您可以送给。”看眼摊主的脸色,尴尬地掏钱,顺便把旁边的小熊一道买

随便吃点晚饭,结账,旅店周围的街本来就夜市,此时虽夜晚,却显宁静与黑暗。没走多久,就看见远处有个拿着水晶球的占卜师,就像中国古代的某某半仙一样,往常遇这些,大抵江湖骗子,就眼斜视地掠过去,可今天,却阴差阳错地走过去。

“小姐想知道什么。”老妇人披着斗篷,甚至看清她的脸。

别人的。”安地搓着手。

“占卜乃己隐私之事,非亲近之人,得问。”她看一眼,玩味一笑,“但,如若小姐坚持,便可向神请示。”

点点头,思索着现的江湖骗子还真的有模有样,规矩都给自己罗列一大箩筐。

“请小姐稍等片刻。”

沉默下来……等待的时间里忽的有些焦躁,倒颇有些魂守舍。突然想起以前玩的游戏情节,会吧……

已请示,神准许的请求。过,的,只能,而未来。”她的手一挥,魔法球上便显现出画面。看见礼人一个人蜷缩成一团,把脑袋深埋双膝之上,黑暗中无生气的模样。心脏顿时收缩,这里……

“姐姐!许汀姐姐!”声音中的焦急掩饰,奏人慌忙而来。心里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刑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