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四】

“处理?”紧绷着神经,这只小生命而已啊太太,“您的意思……”

抹脖的动作。

贝阿朵莉丝迟钝一下:“随便扔哪里吧。”

心里微微被触动,不曾想过逆卷家的太太,还有人性未泯的存,不,吸血鬼之性。

抱着小狗,蠢蠢欲动,似乎也被之前的场景吓一跳。安抚地摸的头,的眼眸全无辜的生命而已,想到如此,不禁冲苦笑。

……”正打算先出逆卷宅再想办法安顿,脚步却被贝阿朵莉丝的声音制止住。

疑惑抬头。

养着吧。”她淡淡说道,眼眸里没有半点情绪泄露。

?”宅这么大,下仆,太太底下做事,还有许多不曾认识的上级,算贝阿朵莉丝恩准,下人没有异议,但抛开这些,科迪莉亚不得不考虑的因素,一因为修为长而怀恨心的大太太,不可控制的因素,“这……不太吧。”

“下人而已,这命令。”贝阿朵莉丝冷哼一声。

。”这什么嘴脸,贵族小姐可以瞧不起平民吗,要收回冲动的触动!

抱着小狗回到房间,将地上,便开始搭造以后生活的地方。将衣橱里比较暖和的大衣啊棉袄啊全部拿出来,便拿起剪刀将棉袄剪破,一股脑地将棉花倒出来。一件似乎不够,又对另一件下手。把大衣的扣全部剪掉之后,利索地将棉花塞大衣里,包成扁平的垫,随便缝几针,看不能看,但重点于睡嘛!压。却感觉差点什么,翻箱倒柜地找出一条毛巾,将它铺上面,又用死亡缝补技法固定

大功告成!满意地准备把狗狗抱到上面,它却非常识趣地自己躺上去,还舒服地叫唤一声。

去厨房拿小碗,无奈没有狗粮,只丢一些熟肉,放它面前,它却只睡觉,估计太累。忙完之后,为防止乱跑,惹不该惹的人,便关上门,去里,再次拿起扫帚。

一路走一路打扫,慷慨激昂的讲课声越来越清晰。窗外停下脚步,瞥一眼里面的人,却看见上一对一,讲台上的老师正年少气盛的男老师,唾沫星四处飞溅,黑板上的数学公式越来越多,大致看看,学的高中的集合。看看下面六神无主的修,不禁摇头,真不容易。

“那么这道题该怎么解呢?”修刚想开口,没想到老师自问自答,“没错,要先分类讨论!”

简直被惊得哑口无言,这不瞧不起人吗!哟哟哟那小眼神怎么回事,眼睛大!会瞪人!知道欺负小孩怎么不去妈那儿使眼色……瞧不起。

“它的集合自然而然地可以……”老师的话突然一顿,疑惑地与对上目光,忽然感觉大事不妙,刚转过身被叫住,“干嘛呢!不会打扫啊,一下人还打扰讲课!”

心态也,反正骂一顿也不会掉块肉。

国家级知名教授,不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听讲学。”看这小嘴巴吧唧吧唧多利索,真不知道一耳光上去牙齿能掉几颗。

“区区一女仆,不做事,想些歪门邪道走捷径,才看不上这种人!”哪种人?嘴巴吃什么这么臭。怕不有臆想症连脑也一起坏掉

许汀啊许汀,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

要给二太太反映一下这问题,不知道贵府怎么管教下人的。”数学老师威胁道。

退妈!这中年大叔欠收拾!

潇洒转过头,扶扶眼镜,微笑地应战:“敢问,怎么打扰您?”

没经过同意窗前!”

“然后呢?站窗前需要同意?逆卷家哪条家规明确指出来?奇,一没说话,二没想说话,怎么不觉得自己声音太吵太难听打扰到工作?”不满地说,反正贝阿朵莉丝的训斥迟早要来,破罐破摔,对于这种莫名其妙想发泄一通的老男人,不尊重女生的男人,把阶级观念融入骨里的势利眼,任何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

“哦——觉得吧,干脆换安静点的地方教学,比如下水道,还可以顺便把的唾液回收,免得空气一大股韭菜味,难受,打扰扫地。”佯装心地提意见。

!”气得说不出话,“!敢这么跟说话!也不看看谁!”

老师!应该当老师的身份,连学生都不想听的课太失败!”看着气急败坏的样,继续说道。

“那来!”将门打开,一副看戏的样却丝毫不怯地走进去。开玩笑,以为中国的高中那么读的,卷那么做的,老师那么温柔的?

撞上修的眼神,微微一笑,便拿起笔,将黑板的公式全部擦掉,重新讲起。其实之所以如此自信,当然还有侥幸的成分,比如,学集合,而不函数,而进入高中之前,各大学习App上听集合的课程,有幸遇见很有趣的数学老师,的课程幽默玩,而且加深对集合的印象,甚至逆转的思维方式,进入集合的一深度……可无奈高考集合只考五分……

讲完之后,骄傲地离开轻轻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出门便看见主管大人,双腿发软,声音颤抖,她掠过,走到数学老师面前,深深鞠一躬:“老师,对不起!她年小不懂事,请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太太!惩罚她的。”

!”震惊地看着主管,难以想象还第一天刁难过的主管会帮求情,“干嘛!给这种人鞠什么躬!”

“许汀!注意对老师的言行。”她愠怒地说。

能算老师吗?”直视数学老师的眼睛,确实有激情,不过只自己沉浸,根本瞧不起修,瞧不起修那样的学生!

“许汀!”

“如果认为今天的事还不够让丢脸!要说,也拦不住!但要问问题。一,认为自己适合当老师吗?二,什么样的人才能当老师?三,老师学生生命里应该怎样的角色?四,老师难道只教书,不育人吗?既然为人师表,不应该以身作则吗!”轻蔑地盯着,指着主管,“这老太婆还向一躬,如果不怕折寿,尽管连累她。”

,等着和二太太。”不再多说一句,拿起扫帚便走

一会儿便停下,这样的世界,原本以为可以适应阶级社会,结果根深蒂固的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还它不该发作的时间发作。完,这才第二天,的人生这么结束:“不要啊!”

“许汀……老师?”稚嫩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向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似乎松一口气。

修站面前,深深地鞠一躬。连忙站起:“们逆卷家的人怎么这么爱鞠躬啊!”

“不的,真心的!阿里嘎多!”紧张地拽紧裤,“您真正的老师!”

其实只会讲集合而已。”苦恼于无从下手让站直,谁知自己起来,激动地说:“不!不教学!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人!敢于质疑老师的人!无所畏惧的人!”

本来想开开玩笑掩饰自己被夸的不意思,但当看见眼底认真的神情,竟哑口无言。

“既然一声老师,怎么也得对得起这声称呼吧。”招呼坐下,“认为怜司于而言怎样的存?”

“怜司……”思考起来,得不出结果。

“竞争者?”说道,摇头,“无关紧要的人?”

不语。

“或者……”大胆地得出结论,“想要亲近的兄弟?”

疑惑地盯着:“兄弟?”

不答,继续问:“母亲呢?怎样的存。”

“她给很多关注,寄予很多期望,对很严厉……”低垂着头。

“真像一严厉的老师。”严厉地几乎让人感受不到母爱。

都知道,,对于母亲来说,优秀她最的底牌,可她根本不关心。”,“为什么?”

“为什么?”撑着下巴,其实看来,三太太里,贝阿朵莉丝虽然典型的贵妇形象,虽然严厉,但很难说她不爱两。只爱的多少,爱也与权利相对等,始终贵族长大的她,最终也贵族中结婚生活的她,三太太,六,竞争不言而喻的,也无可厚非的。可孩不明白,她确实有很的商业政治之类的头脑,可没有成为妈妈的自觉,没有担起这责任,而将一切甩给她的人生经历,一味地逃避生活的磨难。这恶性循环,永无止尽,“也许这生活,生活少不磨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对,贝阿朵莉丝太太将小狗留下来,安顿房间里,想见告诉一声,抱过去。”修两眼放光,继续说,“但,生而为人,都不可能轻松地活世上,既然明白自己的身份,也应该明白自己的责任,并用自己的双肩担起它。”

“生而为人……”歪头,“可吸血鬼啊?”

“……”能不能别抓这种莫名其妙的重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