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鬼恋人]我拥有一个女仆命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三】

看着眼前大堆吸血鬼蓄势待,又成为猎物感觉确实不怎好,大吼声:“慢着!”

妹慌忙抬手。

“?”于是,四个小弟莫名其妙停来了,在场人(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是遏制还是银抬手,反正他这样停住了。

整理。”银妹解释。

既然对绫人没那个想法,叫上来说那通话又是什意思?”这个时候面对他根本是手无缚鸡之力,能拖延拖延。

“是。”银妹让出步,位瘦弱女子举步上前,“是拜托鹤同学带来见。”

“来见需要带这多人?”冷笑,“不是来教训吧。”

“……”白莲妹垂眸,无言。那眼泪,它不听话地直掉。

妹见此状,急了:“果然对三旬同学做了什!亏还对保留丝同情心,动手,教教她怎做人!”

这次,她小弟是冲上来了。不禁嗤笑,群吸血鬼,教这个货真价实人怎做人?顺手拿起旁边砖头,往自己头上猛地砸:“都给!”

众人被这通操作整懵了,纷纷望向兹源鹤,等待步指令。银妹被娇生惯养长大哪见过这大场面。

“不怕告诉上个月被查出了青青草原吸血鬼獠牙综合征。”信口胡捏,整个人状态几近癫狂,“这个症状,医生说了,看见吸血鬼獠牙,严重点神志不清。身体被獠牙刺透全身迸射绿色血液,所沾染之处更是没有颗草能存活!敢来赴约说明是具有底牌!反正也活不了多久,还这冤枉,也不怕斗个鱼死网破!”

四个小弟被歇斯底里喊叫震撼到,半信半疑得紧闭嘴门。冲礼人疯狂使眼色,他不情不愿地配合露出了獠牙。

——”声吼叫,整个人开始癫狂奔逃,拿着砖头朝银妹进,头凌乱,眼神迷离,连脚也跌跌撞撞,甚至还摔了跤,头上、腿上血液淌出,却感觉像没有知觉样继续演艺事业。

“鬼!”银妹怕了,丢四个小弟拉着白莲妹逃了。说实话,被鬼叫鬼,这感觉真是……好爽

转移了方向,惹得剩人四处逃窜,哭喊声遍布天台。请叫明日之星,这点疼痛不算什,戏演得好才不负在场观众姥爷!

“啧。”见人走得差不多了,便停了来。

整理着装,随意擦了擦血,回去招呼礼人:“走吧。”

“……确定要这回去?”他询问,不可思议,“恕直言,比这只真正鬼还可怕。”

“好歹脱离了危险不是。”想着也是,坐在旁边长椅,想着等放学后直接回家再弄

“其实,打得赢。”真想个大嘴巴子胡上去。

“……”思索了,还是作罢,“毕竟是陪着,怎也得保护。”

“……”礼人不置可否,“打架方式确实……”

“很疯狂是吧?”笑,“打不过,只能这样,让他觉得可以连生命都不要地和他撕扯。”

“没有,”礼人摇摇头,顺着他目光望去,今夜是满月,“觉得,很美。”

“噗!这审美……真是……”被他逗笑了。

也知道是开玩笑?”清爽笑声从旁侧传来,知道是玩笑话,可心里却像有火花迸开。

“今天感觉异常安静。”突然感觉有点不对,“这耳机……那几位怎回事?”

“……”意识到什,礼人不语,面色有些难看。

了,不舒服?”问。

“嗨呀,打架样子,很美!”绫人声音传来,愣在原地。

“呐泰迪,觉得呢?”奏人压抑着笑意。

“……人家可还为了打架呢绫人。”昴哼笑。

“是,那个三旬不是直难对付吗?”修打趣道,“这招借刀杀人,学不来学不来。”

“……”有些手足无措,羞愧难当,“偷窥!”

“哼,这句话有些欠妥,是正大光明地看。”怜司皱眉,对言语表现了应有不爽。

“那不来帮忙!”蓦得气愤难耐,刚想站起来,礼人挡在了面前。

其他兄弟刚走近被完美地隔绝了应该落在脸上视线。

礼人递给张手帕,感激涕零,原来他还记得伤。

“喝,被感动到了?”他轻声。

“没,记得妈说过,遇见随身带手帕男人,嫁了吧。”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全场寂静,于是他现,才是本局mvp。

……

回到家昏睡了过去,还好明天放假……放假真好……想着想着坠入了梦境。

这个梦境得说道说道了。

片樱花树,有个背影异常熟悉,他等在那里,知道他等得是带着被塞得满当当心情奔去,在他身后站定,焦虑爬上神经梢头,他转头,没错,是礼人风华绝代模样!

“妈妈,来了?”他开口,摧毁梦境。

?”呆愣才是应有结局。

“妈妈,妈妈直帮助体谅,带走过了最困难时期。”周遭景物瞬间幻化,他身后樱花树不知何时变作教堂,他身着白装,玫瑰别在胸前,身边是他妻子,那妻子抬眸,是火红眼眸。

“妈!”银妹轻启朱唇,余音绕梁,她“妈”出了首歌。

“祝幸福。”泪流满面,不对,这不是要说

……是什丰富想象力,这是醒来后想法。

“许汀姑娘,醒了楼吃饭吧。”门口“许汀”刚推开门看见正襟危坐,眼中慌乱闪而过。

“好、好!”身体僵硬。

过了会儿,楼去了饭厅,现饭已经做好了。

“谁勤快,点名表扬。”笑容满面,顿时感觉压得喘不过气梦境已经不复存在。

“是礼人。”昴从身后晃过来。

笑容僵硬了瞬,恰好,被从厨房出来礼人尽收眼底。

“这……真棒礼人!”竖了大个拇指,又感后悔,这样子,真像个傻子。

“谢谢。”还记得吗,之前说想看看礼人什时候不会笑,是这个时候。

那股冷冽寒气,冻得不敢移动半步。现在真里外不是人,说好要像母亲样帮他却又对他有非分之想,关键是基于这种想法表现还被本人误会了……现在,也许还能当个pee。

“吃饭了!”“许汀”声呼叫,众人从四面八方窜出来。压迫感来临,尴尬因子蔓延,至少觉得。

端着饭,准备走向人御用饭厅,个人,别说那股子寂寞劲儿了。

去哪儿?”礼人开口。

众人预感到情况不对,抿着刀叉做吃瓜状。这虎视眈眈充满八卦之光目光,能不能别这明显喂!

?”瞟了瞟周围,个人在移动,“去吃饭。”

坐这吃。”礼人开口,瞅见只他身边有空位。

“这怜司也不同意吧?是吧怜司?”真想鲨了自己,关键时候了掉链子,别问,这不是怂,这是从心

同意。”

“?”直接迷惑。

也同意。”×4

“?”怎回事,吸血鬼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