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烤个串

离握着茶杯,慢悠悠地喝着茶,目光透过窗户,更远地方。

刚说什么?再说次。”

温邪几乎大步蹦到离面前,他本意想摇晃楚肩膀,理智让他没敢下手。

“王……不,离哥儿,真不啊?”

温邪拍着大腿笑:“哈哈,我就知道,么完美,上天怎么舍得让哑嘛,太好。”

“难道沈二代说我像温小侯爷,愿意跟我说话啦。”

想,还有点伤自尊,不过楚离愿意跟他说话,把王爷追到手关键步。

离瞥眼温邪,知道他不哑巴,温邪有么高兴?

眼睛里溢出来喜悦,不像装,如果都有假,只能说个人太深藏不露

样深藏不露人物,楚离目前只遇到过个,封浮玉。

手腕疼不打紧,温邪环顾屋里,想找出另只茶杯。

无果。

“好哥儿,们家穷得只剩只茶杯?”

温邪找去厨房,缸里有半个葫芦瓢,舀

温邪内心挣扎下,没敢拿,他怕他用个喝,楚离会把他脑袋削成葫芦瓢。

找去后院,温邪回头,就到楚挥手,丢出几颗什么暗器。

咔嚓声。

棵竹子应声倒在里,同时,几个竹筒飞出,温邪会意,赶忙跑过去接在怀里。

四只大小小竹筒,杯口平整,还散发着清香味竹筒。

拿来喝正好。

“谢谢好哥哥,离哥哥武功无敌、人美心善。”

温邪满脸堆笑,跑到后院引下山泉地方,直接拿竹筒接喝。

比某夫某泉还甜。

温邪喝完,又捧着山泉把脸,他用袖子擦去满脸渍,笑容在阳光下有些晃眼。

“我很好奇,身上到底有几个口袋,藏着多少暗器。”

件青衫,就很好脱样子,温邪很好奇,他把暗器藏在哪里。

“不对,们高手好像都可以化物为暗器。”温邪自言自语。

“对中午吃什么?要不我们出去吃饭?”

约会大都从吃饭开始,在现代吃完饭,还可以去电影。

他们河村没电影,但可以皮影戏和听地方戏曲,都中老年人爱好,温邪没兴趣。

意思,温邪猜测他并不想出去。

也叫不外卖。

时候,温邪就发现,楚离家厨房,简单得不像经常开火样子。

孩子,平时不怎么做饭,吃得也很随意。

等我,我去买食材,我做好吃吃。”

“保证没吃过,终身难忘种。”

“等我啊——”

温邪边跑边喊,没会儿就不见人影。

离对着温邪消失方向出神。

上京国思想开明,民风开放,皇帝纳男妃很常见,民间男子与男子相爱,也不会遭受别人异样目光。

离不知道温邪为何喜欢自己。

可笑表白,他自然不信

他到儿已经生活三年,从被贬为庶民,到他些部下三顾寒舍劝他反抗,再到部下们放弃,四处投靠。

三年寒暑,只有千机堂直坚持不懈地给他递消息,不管他,也不管他回不回信。

别人不相信,楚起来阴郁,对待感情,其实他个固执且单纯人。

封浮玉以前笑他,说他人,要么得到最真挚爱,要么得到最深刻痛。

果然,解他,才能摧毁他。

事情过去,楚离反倒放下

毕竟曾经么毫无保留地爱过,抵死缠绵过,些爱,也抵得上恨和痛

他现在只变得没么相信,对待感情,也多许多顾虑和冷淡。

温邪背着个大包袱回来时,楚离正在后院乘凉。

他躺在竹林下块青石上,手枕着书,手端着碗。

碗里装着冰镇杨梅,就很解渴。

,太没良心,我刚离开,就躲起来吃好吃。”

温邪坐在地上,把他买来锅碗瓢盆和食材算摆出来。

杨梅还有吧,我给烤串,待会儿配上杨梅汁,我跟讲,人间美味。”

东西齐全,最大难题摆在眼前,生火。

温邪把能生火东西都买,但……不会用。

温邪彻底歇菜,他敲打着手中火石,手抹抹额头上汗,脸黑大块。

温邪置气地把火石朝枯叶堆里扔,求助场外观众:“高手,您会生火吗?麻烦您给生个火?”

帅哥难为无火之炊,步也太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