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买买买

有钱了是好办事。

邪拿楚江金子,在百樾城里逛了圈,马车宝贝儿回去。

站是去楚江家。

楚江正在后院抚琴,琴声伴风吹竹林声,悠扬又让人心静。

哥儿,快出来,给你东西啦!”

琴声顿,楚江停下抚琴手,抬头看到邪满脸春风,倚在门边,弯眼对他笑。邪难得换了身素白衫,额头束了根玉带,当真玉面小公子。

“来呀。”邪冲他招手。

抬手,楚江才发现他那服内有乾坤,邪抬手间,那袖中隐藏镶金边红牡丹在眼前绽放,还是招摇无比。

果然才是风格。

邪见楚江动,哎呀声,走过去,把拉起他,满脸堆笑:“看上我服了?别急,我给你也了,来来来。”

楚江被他拉进屋,见屋中摆满了大大小小包袱和箱子。

是给你……还有,都是你。”边指,边道,“还有你那床被子,真错,我寻思也给你置办床,但我跑遍了城里铺子,好像都比上你那个。”

楚江心里冷哼,云霞庄东西,儿当然比上了。

过呢,我也给你了两床顶好,你将用啊。”邪说,低头,把两个最大包袱给他抱进房间,速度地给他铺齐整了,出来,他好奇地问,“你那被子哪啊,我想还床换用。”

楚江道:“云霞庄。”

“上京城最好裁缝铺子云霞庄?比兔子毛还软家?”邪眨眨眼问他。

楚江表情给了邪答案。

“难怪哦,贼好用。”邪摸下巴,云霞庄时半会儿去成,过以后总有机会去上京旅游,到时候再也行,“没事儿,以后有机会我再三床,分两床给你。”

“说定……”邪笑得贱兮兮,越想越开心,“说定我们两个两床够了,起用呗。”

睡在起了,可两床够了。

楚江冷哼声,收下了七七八八。

反正是自己钱。

眼光,楚江敢恭维。

好像哪样东西上面,镶个金带个玉,值得他那些银子样。每样东西都很浮夸,也他给自己那几身服能看得过去。

邪坐在桌上,翘二郎腿,捞盘子里花生米吃,见楚江服感兴趣,立刻介绍:“太素了吧,过我猜你喜欢,了。”

邪没告诉他,那些服还都是情侣装,马车上,邪都有同款,过比楚江花哨点。

件给你。”

楚江挑出件扔给邪,邪接在手里,发现是服里唯件红色。服除了颜色招眼点,做得十分简单精致。

邪差多都能想象得出楚江穿它有多么好看。

邪那件红,下摆全是金色花,比件夸张多了。

套是邪最喜欢,偏偏楚江要。

“别啊,好看。”邪抱起服跳下来,把个劲儿地往他柜子里塞,“你看看你柜,是黑是灰,也青色亮色点了。”

“年轻人嘛,要搞得么深沉嘛,要是哪天你去吃喜酒,穿个喜庆点颜色,也讨个好彩头嘛。”

论楚江如何拒绝,邪折好那件红裳,把它放到了柜底下,惹眼地方。

总有机会穿,他想。

“今天吃甚?”

楚江说完,想咬掉自己舌头。平时,邪早咋咋呼呼地捣鼓吃了,上次烤串儿,楚江还有点留念。

“啊,你说什么?”邪在城里瞎逛瞎时,吃了少小吃,肚子差多饱了,他倒是把屋子位爷给忘了。

个时辰了,难怪楚江饿了。

楚江:“没什么。”

“我听到了,你问我今天吃什么。”邪伸出食指在耳边画圈,然后打了个响指,他笑问,“王爷,你去钓几条鱼,虾也行。”

“我给你做火锅吃。”

邪说完,把楚江收在后院上次白碳都拿了出来,又去厨房翻出了个锅子,然后,邪望了望窗外菜地。

“鱼和虾,蔬菜……还缺肉,现在去肉,估计新鲜,要是有新鲜好了。”

“要什么肉?兔肉可行?”楚江听见了嘀咕,忽然问。

“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邪说完,眼睛亮,“鲜嫩可口,行,吃兔肉,吃之前同酒过遍膻味儿。”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