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表个白

曾几何时,也么一,拉的手,笑得柔情百媚,与许下白头到老的誓言,可是到头来,些誓言和笑容都是假的。

邪自然不知道,要不是一张和封浮玉相似的面孔,早就死了八百遍了。

邪雇了辆马车,带楚江离一路奔到了万宝楼——百樾城独霸一方的赌场。

邪拍了拍楚江离的肩膀,让坐下来,楚江离习惯了冷脸示,此时此刻坐在里,周围的感兴趣地看,仿佛是第一次知道城里还么一位物。

妖孽到处招摇,偏偏又生了一副皮相,花坊、酒肆、赌场些地方的,没几不认识的。

“哟,小爷,什么风又把您吹来了。”笑了一句。

位小相公怕不是您相的吧?瞧瞧品相、气质,小爷,眼光啊,哪招来的,赶明儿哥几也去。”

群中响起一片哄笑。

“滚开,滚开,闭上你们的臭嘴。”邪挨楚江离坐下,怕再不说话,只能给口没遮拦的混蛋收尸了。

邪撩起衣袖,从胸口掏出一把碎银,往桌上一推,众次竟然不耍赖,真的,纷纷瞪圆了眼睛。

邪用大拇指比了比楚江离:“各位,我兄弟江离,上京城来的公子哥,来我们村探亲的。村里不,小爷我带来城里找找乐子。”

见状,准备起身招呼。

邪忙站起来,嚷嚷道:“爷话没说完呢,嘛呢,我兄弟脾气不,不喜欢说话,生气了尤其喜欢扔刀子,你们点眼色,缺胳膊少腿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

原来是惹的,众默契地坐下了。

开了局,邪立马制止了,笑得很贼:“不是大小,就是比小大,你们劲儿,来,爷今儿高兴,教你们新鲜的。”

邪喊了声,立刻将两木箱子搬了上来。是上次邪在,给赌场老板沈万提建议,叫专门定做的。

沈万听完邪的介绍,觉得新奇市场,试做了几箱子,推广了,再看看

邪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是一张张豆腐块大小的厚木块,上面刻们看不懂的图案,邪双手展开里面的张说明书,笑介绍:“叫麻将,四一桌,一圈多少钱,自儿决定。”

说明书上麻将的具体法,众接过,轮流在看,一边看还一边点头。

邪又拍拍手,把另一箱子也打开了。里面是用厚纸片做成的纸牌,上面的图案和文字,众同样没见过。

纸牌儿同样说明书,和麻将的说明书不同,纸牌的说明书多份,上面均写明了不同的规则和法。

之前,邪就给沈万的几名手下培训过,下,些手下出场给客们当起了解说员,指导们怎么

很快,色子的也凑上前去,已经起来,并且赞不绝口。

邪笑看了眼四周,刚准备叫桌的麻将摆起来,沈万忽然走过来。

“沈老板找我何事?”

小爷,沈某后院为您备了酒席和麻将,您边请。”沈万笑道。

邪虽然经常说话不正经,但是谋,沈万对很客气。

邪说,看向坐在一旁岿然不动的楚江离。

沈万忙道:“还位客,后院清净,沈某陪你们。输了算我的,赢了你们全拿走。”

“哟,沈老板,么豪爽,我可不客气了。”邪笑拍了拍的肩膀。

沈万应了声。

邪想去拉楚江离,又后怕地缩回手,问:“离哥儿,我们去吧?”

“多的机会啊,我脱贫致富就看一回啦,一起去吧。”邪讨地问。

见楚江离面无表情地起身,邪立刻心花怒放,叫沈万引路。

后院假山环水,别洞天。

院内两方石桌,一桌摆放酒水美食,另一桌摆放码砌的麻将,麻将与们在赌场内别的不同,竟都是由上的羊脂白玉制成。

“沈老板,也太客气了。”邪指了指两方桌子,“什么规矩,是先吃后?还是先后吃?”

沈万领们在摆酒水的桌坐下,恭敬地站在一旁,道:“在下还一位朋友。”

只听得车轮的轱辘声,四名婢女提灯笼在前面引路,等候出来。

邪和楚江离齐齐地朝走廊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