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有帅哥

离瞧温邪眼睛,见他漆黑眸子变成暗紫色,楚离心一惊,冷声道:“紫魅。”

紫魅人,轻者记忆丧失、性格大变,重者癫狂异常、五脏剧裂而死,难怪温邪会变成这样。

如果眼前这个人真是温小侯爷,那么温侯府那位是谁?又是谁给温邪毒呢?

离松开温邪,扫向一旁石桌上:“你在酒里毒?”

“非也,只是加点料,引出紫魅毒,确认他身份。他身体已经适应这种毒素,顶多多睡一个时辰,有大碍。”沈煜说完,又向楚离,“王爷真甘心在这里当个乡野俗夫?”

“七王爷,可是盼王爷回去。”

“你是老七人?”

沈煜不答,指转酒杯,笑道:“王爷帝王之才,却为一琴师堕落至此,沈某人实不解,这天难道比不上那琴师——”

沈煜话说完,就见一道冷光朝自己袭来。楚挽剑花,沈煜转动轮椅,出招阻拦,躲过剑锋却被他割一片衣袖。

他抬头,楚剑已经收回袖中,好似从一般。

“王爷野心,功夫倒是不减当年。”

次断就是你。”

温邪酒醉,楚离也不想跟沈煜多聊。

沈煜派人,用马车护送楚离和温邪回去。送至河村口,楚离挥,示意他们不必再跟,沈煜离开,楚离一个人朝家走。

温邪睡,感觉世界安静,他掀开车帘,就到楚离潇洒又无情背影。他含糊声“离哥儿”,摔马车,脚步不稳离。

“等等啊……”

……

第二天。

温邪是被阳光刺醒,他一睁眼,就到明晃晃蓝天和软绵绵白云,他一偏头,某物和眼前某狗,立马发出杀猪般惨叫。

“靠啊啊啊——臭狗子,你他妈拉臭臭,拉老子上啊——你吃火锅!”温邪弹起来,拼命在草叶上摩擦,把皮都噜破,不停咆哮,“还他妈这么对称,一边一坨,呕——”

温邪擦完,又赶紧跑去水边洗,洗到两只都快脱皮,他使劲闻闻,才觉得那味儿

黑狗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竟然追杀温邪,反倒是狗眼人笑话,温邪蹦蹦跳跳,打个响亮喷嚏。

温邪自己躺方——楚离家门前,咦,他昨晚是怎么回来

沈二代好像送他几坛子酒啊,还有马车啊,温邪环顾四周,什么都有。他里里外外找三遍,还是什么都有,连楚离都有。

离把他酒藏起来啦?

温邪摸巴,半点头绪,一回头——打南边来一帅哥,帅哥只披一件及青衫,齐腰青丝未束,散在身后。青衫很薄,未系带,有山风吹起衣服,那蜜色腹肌,结识肌肉,若隐若现。

温邪眯眯眼睛,让他这帅哥是谁……嗯,有点眼熟?哦,原来是乡村废王爷。

他就说,最近听说有什么帅哥出现嘛。

温邪揉揉额头,来酒还完全醒。

待楚离走近,温邪冲他挥,灿烂一笑:“早啊,大美人。”

离目不斜视走过,温邪笑意未减,举起另一只,给自己一个“ give me five ”,道:“早啊,大帅哥。”

然后,温邪跟离进屋。

温邪靠近楚离,狗一样嗅他,一身股水汽清新味。

离还,温邪已经远离他,嘀咕道:“也偷喝酒,哪去呢……”

温邪在屋里转转,问楚离:“请问吗?昨天沈煜送那几坛。”

离照常理他,温邪口渴,随捞过桌上茶杯,倒茶,茶水还送到嘴边,腕忽然一痛。

温邪“哎哟”一声,茶杯脱,要要在上摔个四分五裂。

离一勾腿,脚尖往上一踢,将茶杯接在里,里面茶水只溅出几滴。

温邪目光找上,到一粒黑色莲子,楚离刚应该就是用它打得他。

“喝一杯茶而已,这么小气。”温邪揉被打痛腕抱怨。

。”

“你怎么嘴又毒。”

温邪说完,猛抬起头,不可置信离。

刚发生什么?

他说,

刚刚刚……哑巴王爷开口说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