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要亲亲

喝多了酒的抱着楚江的手,一要亲亲。

就好像今天亲王爷,对起这顿火锅似的。

附身靠近,闻着楚江身上的桂花香和酒香,仰起头,拢着水雾的眼睛直勾勾看着

眼前的楚江和记忆中的那重叠。

想起上辈子,连陆绍安的一吻都没捞,自己就冲动告别间了,连片毛儿都没留下。

陆绍安如今结婚了吧,孩子都满跑了吧,自己怎么那么傻啊。

管怎么说,死之前也要把陆绍安弄手啊,哪怕是用强的,总比这辈子还吊着这口遗憾好。

的重量全都压在了楚江身上,楚江的视线也落在身上,看懂了眼中的甘和迫切。

楚江喝得也有点多,的黑眸隐约带了丝迷,眼前的也变成了封浮玉的样子。知道在宫里的封浮玉,面对那九五之尊时,是否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小心翼翼带着讨好,倔强又勾

狗一样用脸来蹭楚江

楚江掐住的下颌,这是曾经最喜欢对封浮玉做的动作。

“是你先招惹的……”

只听这一句包含着太多感情的话,下颌一痛,楚江带着惩罚和急切的吻咬了下来,得肯定的,手蛇一样攀上的肩,热情回应着。

嘴炮儿,嘴上常耍流氓,其实实战经验为零。楚江同了,整就是一只闷骚腹黑狐狸,又吻又咬,差点背过气去。

楚江高超的吻技,知道是在哪里练出来的,被动接受着的吻,从绵绵细雨狂风骤雨,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脑子又清楚,在楚江的手解开的腰带,一顿乱摸时,皱了皱眉,嘟囔了声:“可以了,老男……”

楚江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感觉当头一盆冷水从头浇底。

楚江彻底醒了。

空气中“啪”响起响亮的巴掌声。

一巴掌打得偏过头去,酒也醒了一大半。扬起手准备还手,看是楚江时,又变得委屈。

“打干什么?”心疼捂着自己的脸,摇摇晃晃爬起来,把毛巾淋湿了,捂住自己半张脸,“小爷这么好看,被打坏了。”

盯着楚江红肿的唇,满道:“又先亲你的,是你先亲的,你先非礼的。”

越想越生气。

王爷又怎么了,还是废的王爷,王爷就能随便打啦,要是看在楚江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一板砖就拍过去了。

楚江刚才是听喊别的名字,一冲动才动的手。

此刻,冷静下来,楚江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的时候,想的也是封浮玉,大家半斤八两,寻酒作乐,何必太过较真。

酒醒了,兴致也没了,楚江站起身,准备回屋。

起身,气得一脚踢翻小板凳,骂道:“亲了,拍拍屁股就想跑啦,渣男。”

楚江皱眉:“你想怎么样?”

“负责啊。”抄起双臂,抬高下巴,“的吃穿拉撒睡,全你负责。”

“可以。”

“真的?”瞪大了眼睛。

“跟进屋,卖身契签一下。”

“……”

正说着,屋外头忽然在喊“小爷在在”。

纳闷,寻怎么寻楚江家来了?

楚江走出去,就见一仆打扮的

“哪位是小爷?”

“是。”

立刻上前,递上一折子:“这是家主给您的。”

接过打开,就见里面字迹俊秀,言语客气,写的是邀一叙,谈买铺子的事儿。

楚江瞥了眼:“沈煜给的?”

“啊,是,请宅子里谈买卖。”

“何时?”

又看了看时间,掐指一算:“就是今晚。”

“沈煜这简单。”

撇了撇嘴:“据所知,坐轮椅的都简单。”

是男主就是男二。

自己是男主,楚江是男二,那这沈煜可能是男三了。

跟你一起去。”

“呃?”又把折子仔细看了一遍,笑容尴尬,“王爷,家好像没请你。”

楚江冷声道:“怎么,还能把本王轰出去?”

尴尬笑了笑,冲楚江比了大拇指,你牛。

剩下的时间,准备晾小鱼干,怕脏,肯杀鱼。

楚高手一顿剑挑剑刺,很快把鱼杀好了。

在后院拉了根绳子,抹盐,晒鱼。鱼干才晾晒一半,大黑狗回来了。

这狗经楚江一训,这次见乱叫乱追了。

掂量着手中的鱼,看了眼大黑狗:“大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谈恋爱去啦?”

大黑,吭哧吭哧自己的狗窝窝进去,把屁股对着

“吃鱼吗?狗。”又问。

狗还是

跟狗主德性,笑了声,伸了懒腰,速度把剩下的鱼干晾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