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要亲亲

折子上地址和沈万给样。

也不知道沈这家伙有多少宅子。

邪折沈万给那张纸,随口问楚江离:“这沈做什么?看起很有钱样子。”

“生意人,做买卖。”

邪翻了白眼,这瞎子都看出了好吧。

“王爷,你干嘛跟去,不放心呀?”邪说,把折好千纸鹤摆桌上。

“你拿本王钱,本王自然得知道你干什么。”

“啧,还挺谨慎。”

“那是自然。”

两人衣服喝酒吃火锅时弄脏了,楚江离换了身,换得恰好是邪买套。

邪见楚江离穿新衣裳,马上也换了同款。

楚江离自然看见了两人衣服相似,看上去还很像情侣。

发问前,邪先开口解释:“不是非要买和你啊,铺子里买,赠送指定款,非常划算,才买。”

楚江离抿了抿唇,终究是没说什么。

到了赴宴时间,邪驾车出门。

这辆马车是今天买,进进出出,没辆车是真不方便,总是雇车也花钱。

邪干脆用楚江离钱买了辆,反正以后做生意也要用

带足银两和诚意,邪二人路到了沈府。

沈府张灯结彩,乐声悠扬,好像正办什么喜事。

抬头,就看到沈走出迎接。

“欢迎二位。”

咦?原轮椅帅哥是能走路啊。

自然看到了邪眼中诧异,低头看了看自己,笑道:“下伤了腿,大夫叫坐轮椅休养,现好得差不多了。”

邪“啊”了声,上次是自己看走眼了。忙上前跟沈握手:“那挺好,幸会幸会。”

奇怪地看了眼邪打招呼方式,邪已经抽出手,沈手心还留度。

又看向旁边楚江离,邪立马会意,怕沈这场合说出楚江离身份,忙道:“江离,上次见过。”

“江公子。”

“沈老板,贵府有喜事啊?”邪笑指了指忙活众人。

低头笑,面上略有不自然,笑回了句:“说惭愧,今日是沈某生辰,家母喜热闹,每年都要装扮番,宴请宾客。”

“这样啊,真不好意思,们空手而。”邪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沈低声重复了句,“谢谢公子。”

邪爽朗笑:“叫邪就行。”

回也笑:“那你唤。”

“沈。”邪走上前,很兄弟地拍了拍肩膀。

楚江离咳嗽了声。

邪回头,见木桩子楚江离,当下揽上肩膀,冲沈笑道:“们两光顾说话,把家离哥儿忘了。”

楚江离往前走了步,挣脱开了手,邪也不意。

“二位随。”沈说了声。

说完,带们到了自己未名阁。

“唉哟”邪捂头呼了声痛。

“小满,你砸到人啦。”奶声奶气声音。

转头,就看到两孩童。

她们站邪面前,其中女娃娃指和她长相女孩。她们原本追逐打闹,现知道做错了事,都乖乖地站邪面前。

“漂亮哥哥,对不起呀。”其中娃娃咬食指瞧邪。

“小满,小意,说过什么,这园子不能随便进。”沈皱起眉。

“二叔。”两奶娃娃软萌萌地看,委屈地扁嘴。

邪看这两洋娃娃小家伙,连忙冲沈使眼色。

蹲下,对砸脑袋叫“小满”小家伙,笑了声:“没关系,哥哥脑袋硬。”

邪看到另小娃娃手里握颗什么,笑眯眯地问:“你们玩什么?”

叫小意女孩子摊开手,嘟嘴说:“扔石子。”

扔,捡。”小满接话。

“象棋?”把拿起女孩手中东西,诧异道,“竟然是象棋?你们哪儿?”

奇怪地看邪:“公子也认识象棋?”

邪点头:“不仅认识,还会下。”

“这是父亲生前留下教会了母亲,母亲又教给了小满和小意。”沈又道。

邪端详手中制作工艺精良象棋,随口问了句:“这不会又是那位奇人教吧?”

,不语。

说对了?”邪自己也很惊讶。

点头:“是们沈家流传下,不外传,没想到公子也会。”

那位奇人百分百是自现代社会了,邪叹了口气,可惜不是时候,早几百年,说不定和那奇人能成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