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快跑啊

颈肩一痛。

邪的身一下。

“0#@~%¥!……&*!”邪嘴唇动半天,却是吐不出半个字来,邪这才后知后觉,离点的穴,看样子是哑穴。

邪喝酒喝得多,但是没有醉死,本意装醉,借洗澡调戏下离,没沈煜提出泡泉一事,邪将计就计,离便宜。

王爷的便宜岂是能随便占的,这不,邪就说不

离只点邪的哑穴,邪身体还是能动的,邪挪动离面前,指指自己,又指指

离抄着双臂,靠着池壁,闭眼睛,休息。

邪急,连忙摇晃的胳膊,离闭着眼,警告:“再动,让你这池子泡一夜。”

邪连忙松手觉得离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邪把目光转向一旁,沈煜靠着另一边的池壁,正看好戏。邪鸭子划水一样走过去,沈煜面前,把对离比划的动作,对着沈煜又比划一遍。

“要我帮你解穴?”沈煜靠近问。

邪连忙点头,意思是真聪明,不愧是沈大公子。

沈煜为难看着:“可是,我打不过,怎么办?”

“我不会解穴,不过——”

邪眨眨眼,还思考不过什么,就看沈煜的脸眼前放大,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唇一凉,沈煜笑着吻住

离似乎是感觉什么,一睁眼,就看沈煜一手扣着邪的后脑勺,吻着邪,动作比法更快,离往水一拍,从水旋飞而起。

邪只感觉被一股力量拉住,身体腾空,猛摔进池水里,同时,耳旁打斗声不绝于耳。邪从水中探出头,就看离一掌拍向沈煜的胸口。

沈煜飞快伸手一挡,却还是被拍得后退几步,撞池壁,吐出一口鲜血。

出声,发现穴道还没有被解开,拼命拍打着水,叫离不要打。沈煜武功不敌,但却是自己盘,声“来人”。

援兵进来之前,离一把抓起衣服盖自己和邪,拉过,施展轻功,飞出浴房。邪只感觉自己被离带着,一路身轻如燕,几个起跳两人就们来的马车

邪被离一把扔进马车里,离驾着车,一路朝南奔去。邪撩开车帘,看眼路线,不对啊,不像是回去的路啊。

马车跑出城,跑平坦的郊外,一直往前。

邪拍打着车窗,离去哪儿,一抬眼,就看浑身散发着怒气的离闯进车内,离用衣袖使劲擦着邪的唇,直快破皮才停手。

不是,就是一个恶作剧的吻嘛,吻的是,又不是离,离那么生气干什么。

邪还没明白离为何发疯,离猛就倾身狠狠吻住

离的吻强势又霸道,带着不可名状的怒气,啃咬着,碾磨着,大手急不可耐撕扯着邪的衣服。

脖子某处被离一点,邪只觉一痛,下意识喊出口,回咬一口离,气不打一处来:“你发什么疯。”

离仿佛感觉不痛,整个人魔怔一样,仿佛是受某种刺激。邪刚出口,就感觉死死抱着离,把头埋的脖颈间,突然不动

“怎么?喂。”邪推推不动,脖子处一片滚烫,邪惊得一下子说不出话。

哭?

不是,怎么就哭呢?

邪满肚子疑问,又去推,问问是怎么回事,离固执抱着,不让邪看的模样,声音嘶哑无力:“别动,抱会儿。”

抱会儿就抱会儿吧,又不会少块肉。

邪用手背顺着离的背,声音似叹息:“王爷,虽然你主动投怀送抱我很高兴,但是,你压着不该压的。”

邪某个方痛得龇牙咧嘴,却还是强笑着提醒

离这才反应过来,前倾着抱住邪,整个身体的重量压邪身,而的膝盖抵邪的某个隐私方。

“哦。”离飞快抹脸,往后退一退。

“雾草草!痛死我。”邪捂着某个部位,蹲马车,用手指扒拉着车内,蹿下跳。

离的坏心情因的动作一扫而光。

离只是,有一个人也曾面前,肆无忌惮侵犯着那个人。曾经以为那个人是自己的唯一,疼惜,没那一切都是演戏。

一定是今晚的酒太醉人,离没自己那么娘们就哭

邪却是半点不提刚才的事,平静下来,问:“王爷,你吃醋啊,一个吻而已啊,没什么大不的。”

邪撩起车帘,看着越走越偏僻的道路:“还有,这大半夜的,我们去哪啊,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