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搭个讪

夏天太阳毒,晒田里秧苗儿打不起半分精神。

直至傍晚,空气中才有了一丝丝凉风,让能喘口气。

田埂边里,一青色布衣,头戴草帽,正在挥锄头除草。

身后,是一行行大小长宽一样,仿佛用尺子量过土沟,土沟干净连半只蚂蚁都找不到。

根狗尾巴草,靠棵歪脖子树半躺在上。

狐狸眼,翘二郎腿,脚上挂一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木屐,光滑圆润脚指头不安分点动。

“温哥哥,你都这样看了三时辰了,哑巴哥哥有那么好看吗?”

稚气声音朝上看去,歪脖子树上还坐小孩儿。

小孩儿光脚,短裤短衫,头扎两冲天鬏,眼珠子黑像进贡上京玛瑙。说话时,两条莲藕似小短腿在温头顶上不停乱晃。

“小,这你就不懂了吧,哥哥在欣赏美儿,三时辰怎么够,起码三天三夜。”

“可哑巴哥哥不也是一鼻子,一嘴巴,两只眼睛,有什么好看。”

叹气摇头,真乃傻子不可教也。

,想起村里传闻,又很感兴趣

“小真是哑巴啊?”

“不晓。”小头摇像拨浪鼓,“反正哑巴哥哥搬来我们村,就从没说过一句话。大家都不晓名字,也不和大家交流,时间久了,大家就都叫哑哥儿。”

“啊呀,我还听大们说,哑巴哥哥可能是上京城来。”小眼中都是向往,“那天,衣服穿好,也长好,就跟天仙下凡一样。那衣料子,只有上京城最好裁缝铺子云霞庄才有,比狗蛋家花妞还软。”

狗蛋是小一起掏鸟窝钻狗洞好兄弟,花妞是一只兔子。

“说跟真。”温哼了一声,“怎么,你摸过?”

“反正比你穿这些便宜货好看。”小不服气,又嘟囔了一句,“你说你也是上京城来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听到这,眼睛警告性又眯起:“嗯?”

声音细像蚊子哼哼,不怕死继续:“我又没说错,你一年前昏迷在我们村西头土庙里,整像狗啃,要不是我们乞丐老大救了你,你肯定早就死了……”

,又想起了温一年来种种劣迹。

小乞丐,河村是们乞丐帮落脚

一年前,乞丐老大救了温,将这洗干净了,发现还算是儿。

美是美,但是此缘奇差,好吃懒做,满嘴谎话,心眼又多,还经常偷们小孩儿铜板去醉香楼喝花酒。

太坏了。

狗蛋最近摔了腿,自己又恐高。要不是看在温帮自己爬树掏鸟窝份上,才不跟温玩。

每次掏下来烤熟鸟蛋,温总要吃掉一大半。

这样一想,小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简直就是小菩萨。

而没有将温从乞丐帮赶出去,还让温当二帮主,管吃喝拉撒睡老大,自然就是大大活菩萨了。

“小。”

忽然仰起头,冲灿烂一笑,指远处那,问:“你说说,哥哥我和,谁好看些?”

“当然是哑巴哥哥。”小气鼓鼓,想也不想回答。

还对温中午多吃了烤鸟蛋事耿耿于怀。

“小兔崽子,吃老子饭,胳膊肘还往外拐,再给你一次回答机会。”温吐出含草,去挠小脚板心痒痒。

“你丑,你丑,你最丑了。”

脏脚丫,朝额头上用力一踩,留下黑脚丫,趁温反应过来之前,屁股一扭,飞快跳下树跑开了。

“咳!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温一下从上爬起来,插腰,摆出了泼男骂街姿势。

“略略略!”

回头冲吐舌头做鬼脸,一溜烟儿没影了。

“哎”了一声,提起衣摆就准备追,目光一瞥土身影,又忍住了。

都看了美儿这么久了,不过去搭讪,有点说不过去。

楚江离草快除完了,温没过去打扰,摘了片芋头叶,扇风,又坐回了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