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烤个串

离懒懒地掀开眼皮,正有点饿,他偏偏头,看到温邪

看起来很有想法。

离放下杨梅汁,顺手捏颗小石,提起内力,轻轻朝边一扔。

叮——噗嗤——

摩擦火石,火苗噌地一声,窜起老高,沾干柴枯叶,燃烧得很旺。

“可以啊,高手。”温邪喜笑眉开,把白碳一块块丢进去。

等火灭,白碳烧透,温邪支起铁架,把一根根摆上。

他系上围兜,拿起小刷,沾油,抹酱,撒辣椒粉,有模有样地烤起来。

这些装备有是温邪以前闲来无事做,有是他刚刚买

早就想吃一顿自助烤,今天算是圆梦

“是谁在敲打窗,是谁在撩动琴弦,一段被遗忘时光,渐渐地回升出心坎……只有沉默无语,不时地回想过去……”

人一快乐,就容易不由自主地唱歌,比如温邪。

温邪上辈当过杂志模特,也唱过歌,嗓音听,温柔入骨。

温邪一边烤,随口哼着这首老歌。

离本来闭上眼睛,倏地又睁开,这曲异常奇怪,但又说不出听。

温邪用原本调唱完,又来一段hiphop,唱到兴起,他双手各持一把,拍打着节拍,原地跳起舞。

离听着他怪异歌,看着他怪异舞,只当温邪魔怔

“什么曲?”他忽然问。

“《被遗忘时光》。”温邪冲他比心,这首歌现在很符合他心境。

他有着被遗忘时光,他是一被遗忘人。

不如尽欢。

温邪跳着,跳过去,拉起离,鼓励离跟自己一起跳,离负手站立,拒绝道:“不会。”

“王爷,你会跳舞吗?”温邪学着小孩声音问完,又用故作老沉声音回答,“不会,教你。”

说着,温邪搭一把衣袖,边唱边跳,离表示不想跟他一起疯,还丢给他一记白眼。

温邪没注意,这次他喊离王爷,竟然没挨揍。

。”温邪差点因跳舞误事,赶忙地捞起烤得外焦里嫩,黑点叶蔬菜,和滋滋冒油蘑菇

撒上胡椒粉和辣椒粉,又蘸芝麻油,温邪把卖相比较递给他:“尝尝,尝尝,第一次烤。”

离在犹豫中接过,又在温邪满脸期待中,咬一口,温邪见他神色如常,面带喜色问他:“怎么样?吃?入不入味儿?”

离又吃一根,点点头。

确不错,东西其实比不上他吃过山珍海味,但此物重在是创意,吃是趣味。

“哈哈,他娘真是天才。”温邪乐得一蹦三尺高,把烤都撤下来,又把生全摆上去,猴急地吃着,烫得龇牙咧嘴,“嚯嚯……要是有启动资金,烫烫……就带领些小弟开店,啊,吃……煮龙虾,卖烤,还有很多很多你们没吃过。”

“一店肯定不够,就开分店,跟你说,不出一年,小爷肯定发啦。”温邪说着,把些竹签收到一旁,继续描绘他宏图大业,“些乞丐手下,也不用出去讨饭,都来店里干活,大家自食其力。”

“你想啊,大家赚足,娶媳妇,生白白胖胖娃儿,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谁还愿意当叫花。”温邪眯起眼睛,想起画面,嘴角都笑歪,“到时候,他们估计得给爷爷金身,每人家里摆一,天天给烧香,哈哈哈……”

离没耳朵去听身后疯言疯语,进屋将沈煜给几坛酒,拎一坛出来。

昨夜温邪醉酒,追着他,抱着他大腿喊“老男人”,喊完老男人又喊“陆绍安”,离忍着想踹开他冲动,把他领回家。

走之前,离又折回,顺带拎上几坛酒,这酒他在沈煜儿没喝上,回家尝味。

温邪见到离把葡萄酒拿出来,立马跑过去,抱在怀里:“果然被你藏起来,兄弟,你不够意思啊,找你屋里几遍,你藏哪儿?”

菜,温邪跑去厨房,拿两只碗出来,还离家碗不止一

温邪倒满酒,对着离朗朗一笑:“王爷,干杯。”

离碰碰他碗,一口饮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