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搭个讪

那个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住贵气的,盯那张和陆绍安相似率高达99.99%的脸,陷入沉思。

陆绍安辈子喜欢的男,可那个男不爱,并且死都不会和在一起。

陆绍安死没死不知道,一冲动地死

只感觉做一个很长的梦,醒就发现自己这个世界,睡在河村西头的破庙里。

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经历过什么,一身伤,好在随身携带的小木牌面有身份信息——,二十,士。

寥寥几字,再无其

没想到和自己重名,心想这一切怕不冥冥之中注定。

或许受这具身体死之前的强烈意识影响,遇到——楚离。

河村的都叫哑哥儿,只有知道,这位在挥汗锄地的帅哥,其实个被废的王爷。

废王爷被废的根本原因,染指的男宠妃,一个倾国倾城的琴师。

皇帝头被种青青草原,怒不可遏,本皇帝就把楚离当眼中钉,这下更许多乱七八糟的理由,把贬为庶民。

不能杀的,老太后还在呢。老太后如今病重在床,受不得半点打击,好歹也兄弟,皇帝为续亲娘这口仙气,目前还不能把楚离杀掉。

,皇帝干脆把丢到这么个乡野之地。

这些都脑海中自动出现的信息,其都不清楚。

自己目前这种情况,可能就传说中的穿书或者穿什么吧。

在这个世界,还能再见到和陆绍安长得一样的说不激动假的。

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喜欢楚离的,只的这个可能暗恋,很怂。

就不一样,怂什么,去就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

错过一个陆绍安,还不配拥有一个楚

既然保持距离没用,还不如死皮赖脸地吃家点豆腐。

生短暂,享受当下,疯狂点啊,

思考生的这会儿,楚离锄完土,扛锄头正往回走。

儿就儿,扛庄稼汉的锄头都这么好看。

一撩衣摆,潇洒地起身,靠树,扶额,摆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

离当空气,目不斜视,走过去。

高冷型的,不吃这一套。

去,走在身侧,笑容灿烂:“这田地风光不错啊,哈哈。”

离面无表情,蹦跶到前面,倒退走:“哑哥儿,你不说话,耳朵能听见吗?”

未必那吃的皇宫把好好的王爷弄哑弄聋

“你要能听见,你就眨眨眼啊。”

“我一年前河村的,我叫,职业乞丐二帮主,仰慕你已久,今儿个特搭个讪。”

“哑哥儿,你看你都干一天活,累吧,要不我请你吃个饭?”

“那醉香楼的吃食可又大又软……不又香又赏目,我请你去玩玩呀?”

……

离离开农田,过一坎石桥,走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

路的尽头有一间木屋,便的家

一路到家门口。

离住的地方依山傍水,前庭有花,后院倚竹,十分风雅。

远观有瀑布挂云,能听见哗哗的水声,近看水中荷叶亭亭,有出水芙蓉,随风摇曳。

一队鸭子在水里游动,嘎嘎叫,相当欢快。

见到主,一条大尾巴黑狗摇尾巴出迎接。

见到,大黑狗夹紧尾巴,弓起背,露出尖锐的牙齿,朝“汪汪汪”叫起

最怕狗,见它边叫边朝自己奔声“妈呀”,转背就跑。

离回屋洗浴,盛碗熬好的绿豆汤,拿起两个馒头扔进狗盆里。

喝完汤,楚离走到后院,用引下山的山泉水洗手,沐足,然后走下临水的台阶,登系在岸边的小舟。

夜幕四合,只见岸一狗,跑得比狗累,狗追得比欢。

而与这滑稽画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水中的那那景。

一灯如豆,小舟水中游。

离躺在船头,头枕三千青丝,脸盖一册书本,散开的衣衫随水纹浮动,睡得正熟。

细细看去,那被随意用挡脸的书,竟多少读书梦寐以求的绝版,只在皇宫的藏书阁中才有,而书本下方,隐约还拓旧日离王府的私印。

又累又饿,在岸被狗追得蹿下跳。

这大黑狗也太它狗的执,死咬不放。

一眼小舟,本朝前的步子忽地一转,“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那狗被这一下整懵,犹豫地站在岸,朝水里吠。

一下水,目光盯远处的小舟,立刻开始的表演。

“哑哥儿,救命啊!我掉水里!”

扑腾水花声。

“我不会游泳!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更大的扑腾水花声。

“哑哥儿,亲爱的,亲亲哥,亲哥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