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投个资

邪酒量行,偏偏又贪杯,抱着那个空空的酒坛子,唱着楚离听懂的英文歌。

旁边的烤串,只剩下大堆竹签签。

离蹲在身前,掐住的下颌,问:“陆绍安是谁?老男人是谁?又是谁?”

“老男人就是陆绍安啊……”

“陆绍安…………的债主,的债,死都记得。”

邪喝酒,面若桃花,感觉热,扒拉着衣裳,敞开些方舒服点,衣裳松松垮垮地挂在

啊,是大明星,大帅哥。”邪说着突然站起,举起那只空酒坛。

离听到这些话,本还冷着的脸,缓和少。

真的只是个快乐的疯子。

离想到什么,走进屋内,拿出纸墨,写下行字,吹响很久曾用过的骨哨,立刻有只黑鹰翱翔而

黑影盘旋着,俯冲下,落在离的胳膊,楚离将纸条塞进鹰脚的金管里,放飞鹰。

邪这次酒喝得猛,觉睡到大半夜。有白天醒的心理阴影,邪第时间是看手,第二是看狗。

还好,还好,臭狗没有再把臭臭拉

邪头疼得像炸开坐起,揉着太阳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楚离的床,盖着的被子。

离却在屋内。

狗窝是空的,臭狗也在。

邪找遍,确定楚离人是真在,难成是没地方睡,跑出去。这样想,邪觉得自己罪过大

屋内点蜡烛,邪走到正厅坐着,敞开大门,决定等楚离回

离回时,就见邪趴在桌睡着。楚离关门时弄出声响,邪立刻醒个呵欠,迷迷糊糊地问:“好意思啊,醉糊涂,爬睡着。”

知道自己酒品差的邪,又问:“没有把怎么样吧?这人喝醉,有点没个正形,要是多有得罪,先道个歉,您多担待。”

觉得能把怎么样?”楚离反问。

邪打个哈哈,点头:“也对,也对,能把高手怎么样,吃亏,醉还是吃亏。”

离把手拎着的包袱放在桌,里面东西很重,磕到桌还有响。

邪用手戳戳,好奇地问:“这什么?大半夜捡石头去?”

“自己看。”

“那客气。”邪眼睛亮,撸高袖子,解开包袱,眼珠子都会动

整整大包金子。

邪愣三秒钟,马把包袱系好往外推,痛心疾首道:“行,行,能拿,能拿,王爷,堂堂王爷,怎么能去抢劫,太丢面儿。”

挑眉:“谁跟说这是抢的?”

是抢的?”邪提高声音,指指屋内屋外,“这破房子,卖也卖这么多钱啊,的这么多钱。”

“别人送的。”

“啊?”

离冷哼声:“欠本王钱。”

既然路子正,那邪就客气

邪把蜡烛拿近,拿起金子停地在光下看,乖乖,这可是真金啊,邪看完,又用牙齿咬咬,十足的小财迷模样。

在看什么?”

就是金子,有那么好看,楚是很理解邪的行为。

在看财富、地位和未。”邪头也抬地回答,又随口问,“拿这么多金子干什么?皇帝老头儿要杀准备跑路啦?”

离敲敲桌子,说出四个字:“启动资金。”

“嗯哼?”邪抬起头。

离:“下午的想法很好,决定借给这笔启动资金,赔钱算的,赚钱,咱们三七分。”

邪憨憨地问:“七啊?”

语,看眼。

邪“哦”声,闷声道:“是七,寻思着,这儿要出人出力,王爷就拿大头,这也太坑吧。”

“做还是做?”

“做做做。”邪怕楚离反悔,连忙口答应,说完,又纳闷,“王爷,是种田种得正得劲儿,淡泊名利呢,怎么想起做生意身铜臭味,喜欢啊?”

离又看眼,就在邪以为要说出什么豪言壮语时,就听得道。

“本王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