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买买买

弄这些食材,温邪觉起码要个时辰。

,温邪低估了肚子饿时的王爷的战斗值了,听温邪说“火锅”时,还想问什么,转念想,肯定也错的食。

人们总对未知的东西充满兴趣,急于想知道答案。

温邪抖着腿儿,哼着曲儿,后院弄火锅底料和配佐料。他抬头,就见拿了叉出来。

嘿,叉?

“王爷,叉只能活水里叉的,这水这么深,你怎么……”

话没说完,拿着叉,登上了岸边的小船,竹竿用力撑,小船嗖地下冲向了水中央。

足尖船头点,拿着叉飞身到了半空中,只见他足尖如蜻蜓点水,手中断搅动着整池水。

掌心运气,拍向水面,水花冲天而起,搅动起的虾各种生物飞到了半空中。

眼疾手快,空中挥舞,跟竹签扎丸子似的,个准,大量的虾伴随着水花落下,好阵美食

“牛逼啊,的王爷,哈哈哈……”温邪情自禁鼓起了掌。

载着满满的虾回到岸边,他跳下船,将手中那柄叉串串申到温邪面前,抬眼问他:“够够?”

“够够够,太够了,都够到明年了。”

温邪进屋找了两个桶,把叉上的大都放到桶里,这些了,都掉。

他又拿起桶,去装船上的虾,啧啧道:“王爷,牛逼,牛逼哦,叫你钓,您这哪,这炸塘啊。”

虾装完,还有船。

温邪转头问他:“有网子吗?大网子,下午部分小干,其他的养起来。”

进杂物间,拖出了副许久没用过的大渔网。

“王爷你为什么会有渔网?”温邪问他,问完,他自己乐了,拍着大腿笑,“知道了,因为你现个村民,哈哈哈哈哈……”

草包个。

理会温邪,他系船的岸边,用网子围出块区域,把船里的虾全部倒了进去。

温邪有点担忧:“也知道这龙虾会会跑哦。”

“跑了,再抓。”

“就等你这句话了。”温邪拍手,放心了,“上次你没到,晚上再给你煮盆麻辣龙虾,完当夜宵,还买了酒,桂花酒,好香又好喝。”

“还要要捉兔子?”问。

温邪洗蔬菜,忙摆手:“了,这些们都完。”

他指了指那些新鲜食材。

对温邪煮的火锅很满意,咸辣适中,香味十足,还十分新鲜。

“烤串店的事,去找趟沈煜。”温邪坐小板凳上,边用长筷捞菜,边跟汇报,“百樾城万宝楼附近的门面,沈万说沈煜的,要买铺子找他。”

喝了口酒,想起沈煜给温邪下毒测试身份的事,道:“此人简单,少惹为妙。”

管他简单还复杂。”温邪以为然地吹着滚烫的肉片,“这还有王爷你嘛。”

这句话似乎取悦了冷酷的眉眼都柔和了几分。

想起温邪的身份,试探道:“你以前的事了?”

“以前?”温邪看着他,如果指现代社会的事,他除了课本知识,其他都烙了脑海里,倘若指来这个世界的事,那还真了。

他点点头,自顾自地回答:“好像了,年前河村破庙醒来,就只记自己的名字和年龄了,知道父母何,也知道有没有兄弟姐妹。”

怀念现代社会有车有网可以叫外卖的日子。

说完,温邪好像听到轻声叹了口气。

看了他眼,看到温邪知何为愁苦的样子,像考虑要要告诉他关于温小侯爷的事。

庙堂之高,有高的烦恼,既然选择了这山间乡野,问世事,那也种福气。

温邪看又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知道他思考事情。温邪低头笑了笑,无知有无知的快乐,他和他们这些古人想法同。

“王爷,知道你想什么。”温邪把肉片蘸酱滚了圈,说,“的,玩好玩的,和喜欢的人旅……到处游玩,这就的人生目标。”

“要,你给口。”温邪脑思路清奇,说着,就把身体凑了过去,“让尝个味,富贵的王爷味儿。”

嘟嘟嘴碰上了的筷子:“想死就滚边儿。”

温邪就想吓吓他,当下坐直了身子,把还没的肉片口包了,舔了舔唇:“爽。”

温邪的火锅煮好,多,两个人嗨喝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