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投个资

楚江没说错,挺缺钱

楚江从小娇生惯养,虽说贬为庶民,务农收入,但收入也太低了。楚江想买两身衣服都拿不出银子。

衣服,已经抵当得差不多了。

吃食,楚江不擅长厨艺,经常什么简单做什么,时间长了,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今天吃到温邪烤串串,楚江才觉得,怀念吃美食岁月。

堂堂王爷,过得人间生活,贪烟火美味,并非想饮风喝露,羽化成仙。

楚江于千机堂堂主千杀过救命之恩,此次,楚江去信,要那家伙送点银子,千杀笑得肚子疼,嘲笑番,还派人送包袱金子。

楚江落魄至此,当真苦难言。

“王爷,你缺钱啊?”温邪以为楚江开玩笑,拍了拍胸膛,向保证,“温爷带你赚钱,就怕你屋子不够装。”

楚江指了指床上,又指了指门口:“带上铺盖,走吧。”

“嫌弃啊。”嘴里样说,温邪却乐呵呵地把被子和枕头卷了起,看楚江不愿意睡睡过地方。

准备出门,温邪又折回去,把楚江床单和垫也卷走了。

包得像粽子温邪,边出门边朝挥手:“拜拜啦,王爷。”

楚江:“……”

其实就床铺盖,还云霞庄限量版织云锦和蚕丝被,十分舒适。

要温邪把床单拿走洗干净,温邪却以为楚江要送给,还把睡觉东西都卷走了。

可恶至极。

楚江犹豫再三,脱去鞋袜,躺在了硬邦邦床板上。

夜已深,楚江辗转难眠,木床板嗝肉,神仙也难睡着。楚江坐了起掌拍在床板上:“混账东西!”

……

温邪抱着那大包袱金子,睡得可就舒服多了。

软软被子,软软席子,上面还王爷经常熏着无名香味道。

温邪难得起了个早床,想起烧烤工具还落在了楚江家,也作罢,反正还要经常去烤

让温邪诧异万竟然差人给温邪送些碎银,说上次温邪忘在们赌场。温邪记起回事。

想拿些碎银搓麻将,后万拉去了后院,把银子就忘了。

那么副羊脂白玉麻将,温邪没搓成还点遗憾。当下,温邪穿上了自己最喜欢那套红衣裳,红红火火地出门了。

走,约老板打麻将,再跟老板谈谈生意。

记得万在百樾城不少门面铺子

万宝楼后院。

玉石碰撞声咕噜叮当,温邪、万、还两个家伙计,四个人在搓麻将。

温邪个行家,玩了几圈,面前银子堆得点高。

“温小爷,您手气好啊,怕再玩下去,万宝楼就保不住喽。”

煜交代过,对位温小侯爷要客气,万本就对温邪印象不错,当下更当贵宾招待。

老板说笑了。”温邪摸着麻将,边笑,“……三万,碰,还真找您事。”

“温小爷找何事?”

“六条……您在条街还几个铺子吧?”温邪心中打着小九九,面上却不显露,“幺鸡,杠……想买您几个铺子,成不成?”

“买铺子?”

“嘿,胡了。”温邪把牌推,笑得眼睛成了条缝,点点头,“买铺子,钱到位了,就昨儿跟那位朋友,投资,做买卖。”

“做什么买卖?”万倒了兴趣。

“什么买卖您就甭打听了。”温邪笑着,问,“您就说那铺子,卖不卖吧?”

温邪算过,买铺子比租铺子划算,而且对烤串店很信心,最多年,就能回本。

万捋着胡子,若所思:“主要那铺子只管,但啊。”

“不?”

“实不相瞒,都们少东家煜,你昨天还见过。你想买铺子,得同意。”

“那行,去找。”

“哎哎哎。”万见要走,忙拉住,“们少东家出门了,明天才回,样吧,给你个地址,你明天直接去找。”

万说着,叫人拿了笔墨,写了地址给温邪。

温邪揣进兜里,道了声谢。

老板,赢你么多钱,真不好意思。”温邪说着,拿出两锭,分别给了那两个伙计,“请你们喝酒,今天还正事,不陪三位爷了。”

“哪里,哪里,温小爷手气旺。”万道。

“下次玩。”温邪挥了挥手。

“您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