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命之帝释天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章 所谓情敌

觉间到个世界个多月了,情渐渐开始习惯异世界,只是偶尔会皱起眉,缕淡淡的惆怅感。

练完拳,情坐在山泉旁,看着山间的瀑布从山腰落下拍打在岩石上溅起水花,嘴角喃喃自语。

“现在三月份了,知道故乡桃花开了吗?还邻居的那条老黄狗老死了没?”

旁戏着水的帝,听见少年的低吟,天真的眸子望着情。

“木头哥哥,的故乡在哪?”

情轻轻笑,将愁绪收入眼底,双手枕着脑袋,躺在地上。

是秘密。”

嘟了嘟嘴,走到情身旁,低头看着地上懒散的少年,眼珠转了转。

“说说?”

情撇了撇帝,从下往上看,能看见那微微挺立的小胸脯,情闭了闭眼。

说。”

捧凉水扑在了脸上,情擦了擦,脸上浮现丝怒意,翻起身来恶狠狠的看着少女。

“木头哥哥,想干嘛?”

面色些惊慌,双手抱着胳膊,微微昂着头望着面前的情,眼却没丝害怕。

改凶狠地面色,伸手捏了捏帝的小脸蛋,轻声笑道。

真是个调皮鬼。”

山脚下,道身影向里走来,看到幕。

“混蛋,放开的手。”

情闻声看去,只见是位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身灰袍,皮肤些幽黑,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是?”

情面露疑惑,来个多月了,少年很陌生。

灰袍少年顿时指着自己大声道:“小爷名叫帝虎。”

嚣张的语气,让闪过丝怒意。

“小屁孩,说话注意点。”

灰袍少年面色怒,瞪着大眼。

“混蛋,说谁是小屁孩了。”

“没家教。”

个大爷,个混蛋,禁摇了摇头。

······”灰袍少年握了握拳头,像是要冲上来的样子,然后看见旁边还站着的帝,拳头松了松,眼道:“小没事吧,小子欺负。”

看着灰袍少年,眼些惊讶。

“小虎怎么来呢?”

帝虎挠了挠头,眼夹着难以察觉的异色。

几个月都没去镇子上了,我担出了什么事。”

情面色古怪的看了眼黑袍少年,刚刚还凶神恶煞,对帝倒是细声细语。

脸上浮现抹感动,真诚道:“小虎,我没事。”

“现在看见没事我就放了.”帝虎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情问道:“那个小子是谁?”

看了看旁边的少年,介绍道:“是木头哥哥。”

居然叫他哥哥?”

帝虎面色变,敢相信,帝可从来就没叫过他哥哥。

似是没看见帝虎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继续说着:“是啊,他很好的。”

帝虎仔细看了情,除了的白点,其他的都没发现,顿时服气的道。

“他哪里好了,过就是个小白脸。”

看着那皮肤些黝黑的黑袍少年,情面色抽搐了几下,至于么损吗?

情的后背喊道。

“木头哥哥,去哪?”

情头也回的答道。

“天色晚了,回家。”

木头哥哥今天怎么么早,帝奇怪的嘀咕了声,然后些歉意的道:“小虎,我先回去了。”

“好。”

帝虎眼舍,但还是点了点头。

小跑着追上了前面的身影,围着情嬉笑打闹,时情回头瞪着帝,面色耐。

目视着切,王虎闪过丝嫉妒,直到那两道身影越来越远,才收回视线,面色些阴沉。

“小白脸,最好离帝远点。”

夜晚,情在茅舍内练着拳,哪怕如今家基础拳头已经完全提升意义,在别人看来过就是些花拳绣腿,些固定的招式并没什么实际作用,情也没放弃,依旧拳的练习着。

他练的是拳法,而是精神,种坚持,也是种信定要改落魄的困境。

屋外的帝老,眼闪过丝失望,他已观察了少年个多月,却并没发现少年任何优点,除了平凡就是普通。

“时间多了,没得选择了,小子算是便宜了。”

帝老嘴角喃喃自语,随后身影晃便已消失,似乎是准备某些东西去了。

自从帝虎出现后,情的修炼之日,从此就多了个跟屁虫,帝虎每每大清早就在山泉旁等着。

倒无所谓,就是所谓的情敌吧,异界的少年是是太早熟了,他十六十七岁应该还抱着堆复习资料准备高考吧。

帝虎就像防贼样,防着情靠近帝情暗暗摇了摇头,重生次,他可没时间陪小屁孩争风吃醋。

世他只要努力变强,改昔日的落魄,改变命运。

日,帝跟来,半路被帝老叫住了,帝虎等了大半天没见到帝,然后些失望的离去了。

情坐着山泉旁,看见泉那些游动的金鲤,又火热起来。

卷起裤腿,走入泉,早些天丢在泉的叉子拿了起来。

看着那游动的金黄鲤鱼,叉子插了下去。

轰隆!

雷霆声响起。

“又是晴空霹雳吗?”

揉了揉耳朵,抬头望去,只见大山之上乌云滚滚,短短片刻山巅间已是突然间乌云密布,其隐隐可见金光闪烁。

“难道那里什么宝贝成。”

情看着昏暗的山路,犹豫了下,随即向山路走去,山路蔓延,天昏地暗,情走的格外小

待到山腰处,块古老的石碑,走近看去,在那石碑上端刻着个帝字,可以分辨出来,至于下面已经模糊清。

“帝??”

沉思了会儿,继续朝山路上走去,天地越来越昏暗,视线越来越模糊。

情压下的惊骇,慢慢摸索着朝山顶走去。

片刻后,脚踏在平地上,此时视线已经完全消失,而的恐怖愈来愈盛。

轰隆!

惊雷再次突然响起。

雷光闪现,短暂的恢复了视线,在刹那,顿时大骇。

他看到了头顶之上抹巨大的阴影在乌云里翻滚。

“那是什么?”

片刻后,山巅之上乌云翻滚,风雷阵阵,其势状如天地要毁灭般,十分骇人。

面对般声势骇然的场景,十分惊惧,便想转身下山。

可下刻,情瞪大了眼睛,凭借着雷光只见来时的山路已经消失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