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命之帝释天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五章 初试人魂印

爷,死怎么会动?”

云曦俏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不知。”

心中也疑惑。

着群涌而来活死,有近四十具,睁着白色鬼眼,面色骇

爷,我们现怎么办?”

云曦顿时又着急

没有说话,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只能试一试那一招了。

伸出双手,沐手指快速结起手印来,待几十种复杂手势后,双手顺势向前推去。

魂印!”

一枚巴掌大印玺凭空出现活死上空,印玺上充满了一股玄奥气息,似乎上一眼都让灵魂惊颤。

待印玺出现,那些活突然停止了脚步,纷纷向上空望去。

心中一喜,似乎好像有效,随即嘴中低喝

“落!”

巴掌大印玺落入活死群中,一股镇压之力落下,没有产生多大异动,但印玺落下瞬间,其周围活死纷纷倒地。

剩下活死泛着白色瞳孔,似乎着沐,见那年手指又舞动,结着奇怪印记,瞬间转身就跑,然后各自找到自己棺材,搬起棺盖躺了进去,然后盖好棺,再也没动静。

大街之上,片刻间只剩下站着和云曦,还有地上躺着七八活死尸体。

云曦咽了咽口水,不可思议着沐

爷,你魂境强者?”

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走过去踢了踢那些活死,却见没有任何反应,躺地上一动不动。

莫非这死呢?

这些打不死活死,不惧怕天地灵力,但像惧怕魂力,要不然那些活死怎么钻进棺材里不出来了。

心中沉思着,似乎为了验证心中所想,云曦惊惧眼神中,走到一旁一句棺材旁,踢了一脚。

平静!

再次用力踢了一脚,棺材晃了晃几下,等到晃动停止,棺材里活死没有反应。

“滚出来。”

面色微怒,一脚踹翻棺材,那黑衣活死顿时从棺材滚了出来,但躺地上却没有丝毫动静。

“刚刚不挺牛。”

再次踹了那活死几脚,见那活死没有反应,沐一脚踢了过去,活死顿时被踢飞撞另一具棺材上,那棺材转了几圈才停止下来,其中活死没有任何动静。

见到这一幕,沐心中也证实了,这些活死惧怕魂力。

眼前危机度过,沐心中也有了把握,随即四周,但却没有发现那三个大汉身影。

“藏真隐秘。”

爷,怎么呢?”

云曦走了过来,俏脸望着沐

“三个毛贼。”

低声

说完,沐眉毛一皱,然后竟扯着嗓子喊

“那三个毛贼还躲那里不出来吗?”

距离沐一百多米之外房顶上趴着几身影,正那三个大汉。

大,那小子发现我们了。”

一侧大汉

“他怎么知我们这?”

另外一侧大汉惊疑

“蠢货,百尸将都躲到棺材里了。”

一侧大汉像白痴一样了另外一侧大汉,骂

“那就算百尸将躲起来了,但他又怎么知我们这呢?”

另外一侧大汉继续问

“······”

一侧大汉狠狠瞪了另一侧大汉一眼,都懒得解释了,似乎跟这样蠢货说话有辱智商,然后着中间大汉。

大,我们现办?”

“百尸将只有遇见魂海境强者时候,才会躲进棺材里,点子扎手,撤。”

中间大汉目光好像正向这里来。

等了片刻也没见那三个大汉出现,随即嘴角露出笑意。

“这就被唬住了。”

天界修行者眼中,能够使用魂力至魂境强者,那三个大汉也不出意外认为他魂境强者。

不过沐确实不知那三个大汉躲哪,他不魂境强者,精神感知没有那么远,所以最后一句‘那三个毛贼还躲那里不出来吗’,吓唬他们,

“云曦,走吧。”

转头向云曦。

云曦内心还有些震惊,美眸望着年年轻脸盘像有些不可置信,爷居然魂海境,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十八岁魂境。

让沐云曦所想,一定会认真告诉她我魂境,这样以后就不会被漂亮侍女瞧不起了。

爷,我们现去哪?”

云曦问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再说。”

面色有些凝重,那三个大汉毕竟还这里。

随后,沐和云曦快速离开了阴山镇,一路上很安全。

待沐走后不久,黄泉居客栈内。

身影正站一个者面前,者佝偻着腰,正那黄泉客栈掌柜。

“你说那小子魂境强者,你白痴吗?十八岁魂境,从娘胎里开始修练也修不到魂境。”

八旬着面前大汉。

“不仅见了,三也见到了。”

八旬者面前似乎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掌柜。

大说完,八旬者又冷眼两外两位大汉,那较为聪明大汉正二,也此时说

“我亲眼见百尸将都害怕棺材里,而且还发现了我们藏身地方。”

“我觉得那小子好像没到我们。”

三摸了摸头,模样憨厚,不像个土匪。

“白痴,魂境强者拥有神念,不需要用眼睛。”

二一巴掌拍三头上。

三‘哦了一声,有些委屈嘀咕:我只觉得那小子有古怪,他要真魂境怎还会跳窗逃跑。

二狠狠瞪了一眼三,心想子还觉得你古怪了,又要扬起手掌。

二住手!”

八旬者似乎听到了嘀咕,止住了二。

三,你说说,那小子哪里古怪呢?”

·····

阴山镇外,太阳开始缓缓升起,沐和云曦靠一颗大树上,喘着粗气,跑了大半夜,沐和云曦也十分疲惫。

休息了片刻之后,云曦面色渐渐开始红润,体内灵力开始逐渐恢复。

此时,云曦转过头年,眼中露出疑惑。

魂境,为什么要跑,为什么爷最后才露身手,她都好几次要死黑衣手中了,想到此处便心中有些难过,或许眼里我也只一个身份卑微侍女。

“云曦,你为什么这么着我。”

回头,见云曦盯着着自己,心中有些奇怪。

云曦从沉思中醒来,年颇为英俊脸庞,云曦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也许爷和别爷也没什么不一样,那些公子面前,侍女生命又有什么可值得珍惜

“云曦,你怎么呢?”

见云曦又盯着自己,摸了摸脸,毫不羞耻云曦不会上我了吧。

“我没事,只心里替爷高心。”

云曦收敛心中绪,微笑,只笑容有一抹凄然。

因为她知不管爷和别一样,她也只一个侍女,没有资格去猜测爷。

“替我高兴什么?”

顿时疑惑。

爷这么年轻,就魂境了。”

云曦脸上露出一抹高兴之色,掩饰着心中一抹凄凉。

“其实······”

一摸额头,还以为什么了,便想开口解释,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着云曦绝美面孔,沐一阵恍惚,三千青丝如柳丝垂落到发尾,弯弯月眉下,流转着淡淡妩媚,秀挺琼鼻下,如樱桃般红唇,白皙脸蛋如冬日里雪,洁白没有一丝瑕疵,好一个绝美女子。

站起来,遥望着远方,也许因为她美貌,让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云曦云家

云曦跟了过来,抬头望着年。

爷,其实什么?”

回过头来,眼神冷漠。

“云曦,你走吧。”

云曦见沐突然变得很陌生,那眼神好似着陌生,面色紧张。

爷,我去哪?”

淡漠开口:“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闻言,云曦俏脸上露出一抹着急之色,她不明白为什么爷要突然赶她走。

“为什么?”

望着那绝美面孔,语气冰冷,甚至眼中还闪过一丝杀意。

“因为你姓云。”

云曦似乎被沐突然冒出杀意吓到了,美眸望着沐不敢说话,不过片刻后,还担心:“爷,你这怎么呢?”

淡漠了一眼云曦。

“我再说一遍,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说完,沐便向着前方走去。

云曦呆呆地站着原地,着沐身影逐渐消失,原本已经红润脸盘再次露出一抹苍白之色。

爷这次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