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命之帝释天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七章 如何控制魂力

“云羲,扶我起来。”

凝重的道。

云羲俏脸也面露恐惧望,听到沐所言,将沐慢慢扶了起来。

云羲的娇躯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沐却是没有任何异样,现在这般时机哪容的他想怎么多。

慢慢站起的沐,便停在十米开外没有继续朝前,硕大的眼睛凶狠的盯少年,却是有丝恐惧之

显然刚刚沐击,让都有些恐惧。

居然只是受了伤。

也在沉思。

这样都没事,妖兽的体魄比人类强太多了,很难重创它。

双眼虚弱的看,而也凶狠的盯,但也只是仅仅地盯

“这似乎有些忌惮。”

隐隐明白,恐怖它也害怕沐还会再次施展出那击,现在只要他虚弱的倒下,那便敢轻易上前。

青脑海闪过个念头,然后沐云羲娇躯的身体,便是站直起来。

吼!

见沐动了动,竟是庞大的身躯向后了几步,大嘴低声的咆哮,猩红的大眼依旧凶残的盯

比狠?

亦是双眼闪过寒意,满脸狠的盯

吼!

低声咆哮,咆哮之声似乎比刚才要弱了几分。

向前踏出步。

顿时向后退出步。

许是牵动了伤势,浑身酸痛感传来,沐面目抽搐了下,这让沐年轻的脸庞更是多了丝狰狞之

步向前而去。

这时候能气势弱,若要让惧怕,就要比它气势更强。

目光死死的盯,动作牵扯到伤口,让沐的面目更显凶残之

此时,沐宛如人形野兽,眼尽是凶光。

云羲在背后美眸望少年步朝而去,颗心都提了嗓子眼了,心深深的担忧,生怕突然暴怒将少爷给吃了。

吼!

低声的咆哮,见沐满脸凶意的走来,似乎比它更凶狠,竟是随的步伐步向后退去。

云羲捂小嘴,可置信的看幕,心更是喃喃自语。

少爷居然将逼退了。

在这奇阴谷深处,露出这样滑稽的幕。

位渺小的人类将只体型庞大的巨兽逼的步步倒退。

若是让人知道这渺小的人类还只是个修为全无的少年,凭借眼神生生吓退个妖丹境的巨兽,如果没有亲眼目睹杀了他们都会相信。

步逼退,心并没松懈,这个时候更加能示弱,只有彻底恐惧了才会离开这里,他们的危机才能解除。

青凭满眼杀气,将硬生生逼退三十多米。

但就在这个时候,沐突然浑身颤。

身旁的根草木树枝戳到了胸口伤痕,股钻心般的痛传入脑海,沐痛的瞬间忍住闭上双眼痛哼了声。

霎那间的松懈,吼的了声,顿时向沐扑来。

头顶上股阴影笼罩。

猩红的大眼,巨嘴旁还淌鲜红的血液,让看起来凶残至极。

吼!

颤,同时也敢示弱抬头就是声怒吼,满脸狰狞之意的望扑来的

的大嘴瞬间在沐头顶停下,头比沐整个人还大,低头在沐头上低声咆哮,震得沐耳朵内鸣如打雷般。

兽就这样僵持在起,名副其实的大眼瞪小眼,但双眼都是带嗜血的凶意。

浓厚的血腥味从上空传出,沐,依旧抬头凶狠地望

云曦缓缓松了口气,刚刚那幕发生的太快,来及提醒沐,但好在没有张嘴咬下去,过云曦的颗心也紧张的‘噗通’‘噗通’的快速跳

就这样僵持了知多久,也许是刹那,也许是很久。

在这安静的峡谷落针可闻,突然声异响传来。

水潭的阴灵果,竟是有颗掉落在水潭,荡起波涟漪消失在水潭,而其余的阴灵果也隐隐有坠落之势。

巨顿时腾空而起,朝水潭乘风而去,沐也是反应过来,也迅速朝水潭跑去。

阴灵果显然到了成熟期,若是全部掉入水,那么他这趟就白来了,他可是刚才看见,这阴灵果掉入水,可是融化了。

但沐速度哪里比的上飞行的,当赶到时,那阴灵树上只剩了三颗灵果。

的大爪子又要伸出,沐顿时面愤怒地冷喝。

“畜生,你敢。”

闻到声响,爪子又伸了回来,朝顿咆哮,最后还是扭庞大的身躯离开了水潭。

松了口气,若是还要摘,他也没办法。

唬退,沐及待的进入水潭。

刚步入水潭,脑海之便是颤,像被什么攻击了般。

这种感觉像被电击了般,沐顾。

小树上的三颗阴灵果摇摇欲坠,心急,忍电击般的感受,快速的向小树走去。

待走到小树下时,那树上却只剩下颗阴灵果了,另外两颗已掉落水潭里,看这仅剩的颗阴灵果,沐心痛已。

拿出备好的玉盒,将阴灵果放了进去,塞回灵戒之

吸了口气,有了阴灵果,就能凝居丹,也能打开修大门了,心也是有抹激动。

回头看了眼趴在草地上的,沐有种将它活劈了的冲动,这摘了大半树的灵果,在它手至少有七八颗。

见到沐望来,便是朝声怒吼,似是在警告沐别打它的主意。

“等我凝丹了,再好好收拾你。”

收回视线,以他目前的能力绝是他能对付的,他现在只有力,除非能凝结丹。

脑海又是颤,又被莫名其妙的攻击了。

低头看去,潭水竟是深的,沐水潭找了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站在原地,沐默默感受这种攻击。

“莫非是力。”

那阴灵果掉落融入水潭,那么阴灵果的力是否也融入了潭水之

沉思,然后便在坐了下来。

身体更多的部位侵入水潭之,那种被电击般的感觉更是强烈。

浑身颤,脑海之传来阵刺痛的感觉,似乎有些承受住了。

过沐脸上却是露出喜,因为他感觉他的神念变强了,那就意味他的力正在增强。

草地盯,大眼竟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沐,然后爪子上抓颗阴灵果塞进嘴,然后闭上了大眼。

妖兽的智慧并比人类低多少,它们也有自己的智慧,像野兽只知嗜血嗜杀,而妖兽也懂的修炼,吸取天地灵气,也知道天材地宝,这闭上眼便是消化阴灵果去了。

坐在水潭之,水潭并深,即便沐坐下,水面也刚到沐脖颈。

水潭力从沐毛孔进入,再进入沐脑海之

过片刻间,在沐那漆的脑海之,便是涌进了力。

这些受人控制,像脱缰的野马,在沐脑海四处乱撞。

脑海,那混沌的空间,便是海未开辟之前时,也可是说个人的灵,灵是人最为虚弱的地方,此时这些力在混沌之却是胡乱的撞来撞去。

顿时惨白毫无血,比之前更为严重,之前被所伤,皆是内伤,但服用过清灵丹会逐渐痊愈,但这是伤,灵乃是个人活的根本。

“如何控制这些力?”

“到现在我才想起,我忽略了个很重要的问题,该如何控制力。”

恍惚,这是思想在沉迷,思考问题的那种状态,而是他的灵在被步的摧毁。

如灯,人死灯灭。

而现在这种状态便是风摇曳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

恍惚的意志在支撑这盏烛火被吹灭,依然存在丝意志在思考问题。

“世间修行者,以功法控制天地灵气,在丹田内凝结颗金丹。”

“那么力受受功法控制呢?”

闪过这个念头,沐开始运转沐灵经。

但涌进身体的力依然是齐齐的向脑海方向涌去,而这同样宣告失败。

潭水力纷纷涌进沐脑海,沐感觉脑袋要爆炸了般。

以他的状态又如何能脱离水潭,除非会飞,即便能脱离水潭,但力进入脑海后也会消散,直到完全摧毁沐的灵

“太大意了,这该死的帝释天经。”

脑海传来阵阵的刺痛,次催残的意志。

人之忍耐力是有限的,哪怕拥有在坚强的意志,但总有会个临界点。

“轰!”

感觉脑海阵轰鸣,像是脑海爆炸般。

顿时眼睛凸,便向潭倒去。

如灯,人死灯灭,灯灭人死。

那么这盏灯便是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