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君不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5章

11.

阿君觉得自己答应过来还冲动了。

她怎么能想到会清源边遇见鬼乱呢?

不过恐怕她爹叫她来里的原因。

因为冥道大开,为了不弋涟原她们面前暴露自己,阿君又向四处转了转。

很意外的,她遇上了云——之前再见到她把她送走的

不过值得庆幸的,他现功夫招呼自己,那么多的鬼怪叫他分不出心来。

阿君觉得,清源里的煞气还重了些——尤其今天个日子里。

九辰虽然以“渡魂使”做幌子把她带到了界,现她觉得自己可没能力把么多的鬼魂引去往生。

阿君时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还桥边上坐着为好。她又觉得,她现很渴望力量。若,她便要以那绝对力量来洗濯里。

那些实力相当的渡魂使呢?阿君不禁想,她之前边碰见过几个,怎么不见他们往边过来?难不成里的鬼,渡魂使也别无他法吗?

里的鬼怪中虽然不乏恶念者,更多的似乎被缚魂此处,永生永世,不死不灭,无法远离。

悲哀之余,阿君觉得些愤怒,虽然她不知道怒从何来。

阿君听个名为“清源”的神死里,只觉得他的殒身之地如此污浊邪秽,对他身后也不好事。

如果会儿弋涟原她们要上清源观去,她不跟着上去了,光山脚下她觉得心中些不快,上去了只怕她自己更不好受。

阿君看着云的身法,觉得他确实资格当日给她放狠话。

为了免于被他给送回去,她还躲上躲为好。

如此想着,阿君要远离此地,哪想到云不知道放出了什么线,将她的手给缠住了,时之间还无法解开。

不知道刚才怎么回事,应该云天赋太高,实力太强,下子把能去往生的游魂送去往生,不能的也挫了它们的锐气。部分似乎此消散,回到它们的阴暗处继续积蓄力量。总之处冥道已然没刚才那些鬼怪的身影。

云干脆利落地关闭了里的冥道口。

好像突然之间爆发了股力量,如神助。

而阿君则随着冥道口的关闭被云的丝线拉出了冥道。

云已然看向了她,阿君马上开口为自己争辩:“我已经找到我爹了!”

云本来还些疑惑的样子,时听了阿君的话,倒笑开了,问她:“那不我吗?”

阿君出了冥道,现云眼前半显形的样子,他没用符纸开眼也能看到她。不过阿君样的身形也维持不了多久,时正出现和消失交替的状态。云暗道会儿还得把她送回冥道去。

阿君没料到时倒愿意承认他她爹了,要不她知道了她爹另会儿恐怕会高兴地凑过去,大喊他声“爹”。

阿君见他如此,觉得些闷闷的,:“我爹不你。”

云笑完了,才:“你现看起来不像只鬼。”

阿君听他,心里的底气也足了些,:“我本来。”

云觉得,她越来越像了。他都点怀疑,阿君本来鬼。

云还想要什么,接到了传音。接听完毕,把阿君塞回了冥道。

虽然如此,阿君还云的线缚着,单单看着像极了被牵着的往生

阿君等于云带去了山上,个山头可以看到山腰的清源观灯火通明,正座奇丽宫殿。

阿君见了,却又不出的感觉。只觉得那里往,分明又死气沉沉。

云和山头的交接汇报完,要下山去玩玩,也没拦他。

他见山头除了几个宫山阁的同龄,没个主事问:“方前辈呢?”

答:“刚才方前辈出现了处无看守的冥道口,她带着倾小姐下去看了。”

“她没别的交代了吗?”

“没了。”

如此,痛痛快快地到山下耍去。

12.

看到阿君吃东西,云觉得些新鲜。

他的认识中,鬼者,更多的吸食血气以蕴养力量。它们毕竟彼方的东西,食不来他们边的食物。

云觉得,恐怕阿君真的不鬼。

看着云那言难尽的表情,想到手里的食物还云给她的,阿君吃嘴短,身上又被丝线缚着,时间也不出什么狠话来。

刚才云他们的交流中多“四十年”几个字眼,阿君想起昨晚弋沫原用来唬她姐姐朋友们的话。弋沫原也提到了四十年。

如此,阿君便问:“晶烨个什么东西?”

听到阿君用种语气问出来,似乎对晶烨不顾屑的样子,时间也觉得些新奇。

起晶烨,灵域里的不晓呢?算不知道它干吗用的,也都听过它的名字。不过想了想,阿君不,她不知道东西也不为怪。

东西家手上,起来阿君也算问对了

晶烨自穿秋月之战后现世的块灵石,性戾,需用鲜血以温养,才能化用它的力量。如地方上灵气枯竭,又或者斗法后的残迹,都可用它来修复平息。

虽然族的血液颇得它的厚爱,但它也极为挑剔,每过四十年必要换。所以每逢四十年的时候,晶烨的力量会异动,若找到适合的血液平息还好,若找到,晶烨直异动到找到合适的血液为止。

阿君也随口问,没想到云和她讲了。话些东西能随便往外讲的吗?难道看不起她只鬼无法向他道?

不过阿君还:“邪物。你们与虎谋皮,不怕哪天被它吞吃干净?”

他们夜市里逛着,云指着边上的小摊:“那个也挺好吃的,我去买个两只吧,正好个。”显然不想上面和她多了。

阿君看了看怀里的纸袋,还大半没吃完呢。刚才东家几支烤串,西家几片薄饼,南边小瓶汽水,北边精致甜点,都可着劲儿地塞进她怀里的纸袋子里,空的。不过愿意给她吃的,她也很高兴。

如此,阿君怀里还抱着大半吃的,手里拿的刚吃干净,云塞了只大大的烤兔腿。

“好香。”阿君

看到阿君吃了么多,云忽然很想知道阿君要解决方便的问题。不过话他问不出来,便也作罢。

鬼会方便吗?他想。不过鬼绝对不会直接吃阳界的食物。所以阿君还算鬼吗?云还想不明白。

他张开口,从兔腿上撕下了大块兔肉。此时此刻,还吃着东西最幸福。尤其还他给别吃的东西,对方个不落地收下了,还吃得尤为高兴,他也更高兴了。

看到了前方个卖花灯的摊子,云更高兴了。他:“阿君,我们起去放花灯吧。”

也不等阿君回答,径自上去挑了个花灯。

阿君看着他的身影,总觉得些不对。花灯花灯,祈愿往生,怎么想怎么都要让她重上桥头往生去。

阿君忽然觉得,她因为些吃的把自己给出卖了。但她的手上还连着那条丝线,时候也还没法解开。

阿君瞅着手上的丝线,心里时犯难。不过她既然来往生的,自然不可能轻易地被道符纸送回去。如此想着,阿君心里了底气。

九辰总不能个问题上骗她。

么想着,阿君狠狠地咬了大块兔肉,也不知道泄愤还干什么。

那边飘荡着的几个往生见她个样子,实好奇她怎么还能够吃东西。对他们往生,除了强烈的转生愿望,对于其他的东西他们都心如止水的,看着好吃的东西也毫不心动,只觉得和做摆设的东西毫无二般。

云拿着花灯走了回来,要带着阿君去放花灯。

樱祭的群显然要通宵的,会儿还往。如此,自然免不了要遇见几个熟

那便钟月倾和关雨祈。

他们今晚都为关闭冥道口力搏,现下山玩玩看看,实不算什么。

钟月倾本鬼族的,于制鬼之道先天的优势。她他们同龄中极富天赋的物,现已经隐隐了挑大梁的势头。

钟月倾看见云身后还跟着只鬼,怎么看怎么违和。

云解释:“我未来的闺女,不然我好吃好喝地供着她干吗?”

也不知道钟月倾信了没,只叫他要把握个度过去了。

云见他们已经走远了,暗自吁了口气,:“还好他们没再问下去。”

看向阿君,得意地:“还好根线,不然他们要问我为什么要把只鬼带身上了。”

阿君时倒没反驳她不鬼,反而看着刚刚走过去的两个点出神。

她刚才看见了个女孩子:“下去帮他,永生永世。”

那个女孩子好像挺眼熟的。

云问她:“怎么了?”

“吃撑了。”她

“好了,乖崽崽,和为爹去放花灯吧。”

他们到了专放花灯的河边,许来的晚了,河面上已片烛光闪烁的花海。

阿君能够看到,那花灯之上几个渡魂使。

那执念之魂散作光点,想来已经去往生了。

阿君忽然想到,渡魂使,堕仙司职。所谓堕仙,不论何种缘由,终受罚下界。以微小之功积洗往日罪业,终日碌碌,往往还不到返天之日,身已先消。

毕竟,神也会死的。

到底,他们可渡,却不能自渡。

阿君明白,她不渡魂使。

云放了花灯,刚想和阿君句话,却不见了她的身影。便料定她又回到冥道去了。

因此又用符纸开了眼,便见阿君正那头和几个话。

渡魂使,云认得。

便也断定,阿君不鬼。

只怕,她堕仙。